立陶宛這個操作,徹底激怒了俄羅斯!

  近日,立陶宛的一項舉措,捅了個「大婁子」。

  在沒有提前告知俄Rose的情況下,立陶宛把俄聯邦最小的州——加里寧格勒州差不多一半貨物的過境運輸,給掐斷了。

  這個舉動,讓俄Rose十分生氣,當即召見立駐俄臨時代辦強烈抗議,並警告將「回擊」。從俄方反應也足以看出,加里寧格勒這塊飛地,到底有多重要!

  貨運被截斷

  立陶宛鐵路公司此前通知加里寧格勒鐵路局,6月18日起,禁止俄本土鐵路運送遭歐盟制裁貨品至加里寧格勒。

立陶宛稱對俄加里寧格勒州貨運制裁措施生效。圖片來源:路透社報導截圖

  遭禁運產品清單中,有煤炭、金屬、建築材料和先進技術,涉及受歐盟制裁清單中很大一部分商品。

  加里寧格勒州州長阿里漢諾夫估計,這些貨物占該州和俄其他地區間運輸貨物種類的40%至50%。

  不過,通過相關地區運輸石油產品的作業暫未受影響。8月10日之前,其過境不受限制。

  影響有多大?

  每月大約有100列火車從白俄Rose進入立陶宛,經立首都維爾紐斯,前往加里寧格勒。

  立陶宛採取措施後,加里寧格勒當局出手應對。該州政府新聞處負責人雷斯科夫指出,既然鐵路走不通,那就改走水路。

  「我們將考慮渡輪和整體水運路線,重新分配這些商品的運輸鏈」,他補充說,不會出現商品短缺,加里寧格勒當局正努力與聯邦中心一起解決問題。

  而且,加里寧格勒當局正討論3個回應方案,可能波及到波羅的海國家的運輸綜合體。

  「飛地」很重要

  作為俄Rose在波羅的海的一塊飛地,加里寧格勒位於該國最西邊,南鄰波蘭,東北部、東區與立陶宛接壤。

  從加里寧格勒到華沙也就400公里,無論是到柏林、哥本哈根還是斯德哥爾摩,距離都在600公里左右。

資料圖:俄Rose加里寧格勒,俄特種部隊舉行反恐演習。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1945年,據《波茨坦協定》,加里寧格勒被劃歸蘇聯。雖然這塊面積僅1.9萬平方公里的飛地是俄聯邦最小的州,但它如一把「尖刀」,插進波蘭和立陶宛這兩個北約成員國之間,戰略意義非同一般。

  作為波羅的海的一處重要戰略支點,加里寧格勒不僅駐紮有俄四大艦隊之一波羅的海艦隊,俄烏衝突發生以來,俄還可能在那裡部署了「匕首」高超音速導彈等重器,以回應北約的步步逼近。

  不過,正是由於不與俄本土相連,加里寧格勒要接收俄本土的物資,唯一鐵路路線就是通過立陶宛。

  俄方很生氣

  加里寧格勒部分貨物運輸中斷,讓俄Rose很生氣。加里寧格勒州長阿里汗諾夫就指責立陶宛的做法「非法」,「將給歐盟帶來長期後果」。

  他警告:↓↓

  第一, 你立陶宛不按規矩辦事,後果會很嚴重,而且,我們的反制會讓你「極其痛苦」。

  第二, 按照協議,本來你立陶宛可以坐收「過路費」,但現在這筆錢別想再賺了。

  第三, 立陶宛說是聽歐盟安排,只要歐盟委員會修改歐盟制裁方案,就能解決。這事歐盟脫不了干係。

  當地時間20日,俄外交部發聲明抗議稱,立陶宛「公然的敵對行為」違反了國際法律義務,尤其是2002年的一份聲明。

  這份聲明是在立陶宛尋求加入北約之際,俄與歐盟簽署的。主要內容是關於加里寧格勒與俄聯邦其他地區之間的過境問題。2003年7月1日,簡化的過境機制開始運作,直到被立陶宛打斷。

  按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的說法,立陶宛這次的做法是「史無前例的」,「違反了一切法律和準則」,比嚴重還嚴重。

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

  俄外交部還召見了立駐俄臨時代辦溫布拉謝涅、歐盟駐俄大使埃德雷爾,就立陶宛的舉動表示強烈抗議,並要求取消限制。俄方稱,保留採取行動以保護自身的權利。

  至於是什麼樣的行動?

  俄聯邦委員會保護主權委員會主席克利莫夫就警告,對加里寧格勒的封鎖被視為「直接侵略」,將迫使俄「訴諸自衛」,「放開手腳以任何手段」解決問題。

  立陶宛「找補」

  俄方憤而召見立方臨時代辦後,立陶宛外交部當天也速度召見了俄駐立臨時代辦,表示「消息有誤」。

立陶宛外交部長蘭茨Bell吉斯。

  立陶宛這麼快就認慫了?並非如此。↓↓

  首先,它強調自己沒有實施「單方面的、個別的、額外的」限制措施。按立外長蘭茨Bell吉斯的說法,「該決定是在與歐盟委員會協商後做出的。」換句話說,我是「奉命行事」。

  眼見莫斯科怒了,這口「大鍋」必須歐盟來背啊!

  其次,立陶宛稱,這是部分限制。我們沒有全方位無死角封鎖,沒受制裁的乘客、貨物照常過路,比如……歐洲急需的石油。

  想要的就寬限,不要的就禁運,好一招「選擇性封鎖」。

  再次,為什麼突然間說封就封,招呼也不打一個,是因為歐盟制裁有「不同過渡期和最後期限」,剛好趕上了。

  根據歐盟第四輪制裁計劃,對俄鋼鐵和其他黑色金屬產品的限制措施,已於6月17日生效。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也為立陶宛辯解稱,該國沒採取任何單方面的國家限制,只執行了歐盟制裁,它「無罪」。

  對此,俄國家杜馬官員斯盧茨基猛烈批評稱,布魯塞爾的歐盟官員「並不關心加里寧格勒……也不關心頓巴斯居民的生活」。封鎖加里寧格勒,是「恬不知恥和虛偽」的行為。

  早已是反俄「橋頭堡」

  立陶宛早已是歐洲大陸公認的反俄「橋頭堡」,此次出來辯解,不排除其擔憂俄方一氣之下,從加里寧格勒發動襲擊,引火燒身。

資料圖:立陶宛維爾紐斯,工人移走蘇聯時期士兵雕像。

  幾個跡象可以看出,立陶宛在有計劃、有步驟地實施「去俄化」。↓↓

  6月2日,立陶宛議會提出公共空間「去蘇聯化」法律草案,包括拆除蘇聯時期紀念碑和重新命名路名。

  5月22日,立陶宛停止從俄進口電力。該國輸電系統運營商Litgrid指出,該國近年來一直有針對性地減少俄電力進口。

  2021年,俄電力占立電力進口總量的17%,占立電力消費總量的16%。「斷電」後,立陶宛的電力需求將通過與瑞典、波蘭、拉脫維亞的輸送來獲得保障。

  5月10日,立陶宛議會通過決議,指責俄武裝部隊和雇傭兵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並將俄認定為「支持和實施恐怖主義的國家」。

  4月4日,立陶宛外交部宣布降低與俄外交關係級別,要求俄駐立大使離境,並關閉俄在該國克萊佩達市的總領事館。

  實際上,自俄烏衝突開始以來,立陶宛就開始驅逐俄外交人員。

  包括立陶宛在內的波羅的海三國長期以來視俄為安全威脅,得到美國為首的北約保護,是他們的唯一指望。

  所以無論立陶宛做出什麼舉動,背後的邏輯都一樣。一個陷入「恐俄幻象」的小國,很難靠自己撥開迷霧,認清保持外交獨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