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析美歐失業率數據:40年來最嚴重通脹重壓經濟前景,勞動力市場或將降溫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何柳穎報導 美國正面臨40年來最嚴重通脹局面,美聯儲不得不在加息、縮表上「下猛藥」,而這將令經濟和就業付出代價。6月議息會議聲明顯示,美聯儲預計,2022年、2023年、2024年美國失業率將分別達到3.7%(前值3.5%)、3.9%(前值3.5%)、4.1%(前值3.6%)。

美國勞工部3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5月美國失業率連續第三個月維持在3.6%,仍高於新冠疫情前水平;歐盟統計局6月1日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歐元區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6.8%,歐盟為6.2%,青年失業率(25歲以下)均為13.9%。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盧鋒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從失業率來看,美國3.6%的數據已是處於幾十 年來的歷史低位,一般認為美國比較常見的自然失業率在4%-5%左右。而歐盟現在的數據,6.2%的失業率相比歐盟長期比較高的平均失業率來看,也是一個低值。」

經歷疫情的經濟創傷後,美歐就業數據是如何「修復」至當前水平?在通脹高燒不退、經濟增長預測放緩的情況下,美歐的就業率又將會往哪個方向走?

失業率數據略滯後 

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5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增加39萬人,高於預期的32.5萬人。5月失業率保持在3.6%,略高於預期值3.5%,勞動力參與率也如期上升至62.3%。

3.6%的失業率,雖仍略高於疫情前水平,但放在更長的時間坐標看,已有明顯改善。2020年4月,受疫情衝擊,美國失業率曾高達14.7%,現已回落超10個百分點。

圖為美國失業率(2019年5月-2022年5月)來源:美國勞工部

歐盟與歐元區失業率基本呈同樣的態勢,2020年,受疫情影響,失業率急速上升,但目前已下降至2008年以來的最低值,4月失業率分別為6.2%、6.8%,與十 年前兩位數的失業率形成鮮明對比。其中,作為重點就業人群,歐盟及歐元區青年失業率也在今年4月雙雙走低至13.9%。

圖為歐盟及歐元區失業率(2008年1月-2022年4月)來源:歐盟統計局

「美歐目前處於從原來經濟增長相當快,甚至偏熱通脹的局面,朝著周期性調整通脹的方向發展,失業率稍微滯後一點,也就是說這兩個經濟體的數據,還是之前經濟景氣狀態下的失業率水平。」盧鋒稱。

工作保留計劃助400萬人留崗 

長期以來,歐盟一直堅持高福利政策,在經濟困難時期,常通過失業補助金來保障人們基本生活。盧鋒指出,這中間涉及效率與公平的問題,不同國家的歷史發展階段以及老百姓普遍偏好不一樣,大家會在勞動力市場靈活度和失業率之間,選擇一個各自認為的最優平衡點,高福利制度的歐洲國家可能一直更青睞於提供補助。

「而在疫情期間,特別是在2020年,我們遇到了罕見的全球經濟衰退,這時候我們對於政策的考慮權衡會與平時不一樣。」盧鋒表示,目前各大經濟體的就業支持原則基本一致,都是能用盡用,多管齊下,既實施個體補助,也扶持市場主體。

在實施個體補助方面,工作保留計劃(Job retention schemes,簡稱Jrs)的廣泛使用,在減輕疫情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今年發佈了一份名為「歐洲勞動力市場和疫情大流行:影響和未來之路」的報告,其中指出,2020年,疫情大流行對歐洲經濟造成了二戰以來最大的衝擊,但在2021年第三季度,歐盟失業率卻下降至疫情前的水平,部分國家的勞動參與率更是創歷史新高。

這其中,工作保留計劃發揮了作用。報告估計,工作保留計劃的廣泛使用,使歐元區約400萬工人保住了工作崗位,若沒有工作保留計劃的支撐,歐元區的失業率或在2020年達到10.5%左右,而在2020年12月,歐元區實際失業率為8.3%。 

據了解,工作保留計劃是一套旨在讓受疫情衝擊影響的企業保留工作崗位的一系列措施,具體通過短期工作計劃(STWs),即允許遇到經濟困難的公司暫時減少工作時間,同時員工可獲得由國家提供的非工作時間收入支持;另一個途徑是薪資補貼(WSs),即為經營困難的企業提供補助,以支持企業向員工支付薪酬。兩者的核心在於,讓員工保持在受雇狀態。

類似的,美國也有短期薪酬計劃(Short-Time Compensation),疫情期間,STC允許僱主減少僱員的工作時間,而非解僱他們,並向工作時間減少的員工發放一定比例的失業補償金。

此外,美國還推出了「員工保留稅收抵免」(ERTC),營業額下降的企業,可憑此獲得員工薪資50%的就業稅抵免;薪資保護靈活性法案(PPPFA)為中小企業提供更為靈活的貸款,且貸款中大部分比例須用於支付員工薪資。

盧鋒補充指出,美聯儲設立的PMCCF(一級市場企業信貸工具)、SMCCF(二級市場企業信貸工具)等信貸工具,通過資本市場增加信貸向家庭和企業的流入,同樣對疫情期間保持工作崗位提供了支持作用。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認為,美國和歐盟失業率下降,主要由於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逐步趨弱,此前在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刺激下經濟較快修復,勞動力需求較強,導致勞動力市場緊俏並且薪資增長強勁,推動勞動力重返就業市場。

疫情期間的失業救濟是否會導致工作效率低下?盧鋒認為,目前各國採取的政策基本都是疫情狀態下的特殊措施,至於力度是否過猛,現在已經有很多討論,未來還會有經驗總結。疫情罕見危機背景下的政策合理性評價,與通常周期漲落背景下的標準不盡相同,背後的制約因素和機制也不一樣,顯然要考慮到特定環境下具體的危機情形。

通脹高企,就業市場或將逐步降溫

失業率走向歷史低位,是美歐兩大經濟體的經濟向好的一面,但另一方面,高通脹的風險正在持續發酵。

2022年5月,美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漲8.6%、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同比漲10.8%,均為40多年來高位水平;歐元區5月CPI同比上升8.1%,再度創下歷史新高 。

兩大經濟體經濟增長預期亦被下調。世界銀行6月發佈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顯示,受俄烏衝突和新冠疫情影響,預測2022年美國經濟增長2.5%,較此前預測值下調1.2個百分點;歐元區經濟增長率預計為2.5%,比1月預測值低1.7個百分點。

6月15日,美聯儲宣布加息75個基點,這是美聯儲自1994年以來的最大加息幅度。根據美聯儲最新的經濟預測,隨著央行提高利率以對抗通脹,預計未來幾年失業率將上升。鮑威爾表示,「對於健康的經濟來說,這可能是一個值得權衡的選擇。」

而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更是指出,美國失業率需要在一段時間內保持在5%以上,才能遏制住目前正處於四十 年來最高水平的通脹率。

綜合目前各種跡象,受訪專家認為,美歐的勞動力市場未來有降溫的可能。

明明表示:「目前美國就業市場仍面臨勞動力短缺以及較嚴重的通脹問題,未來隨著美聯儲較快以及較大幅度的緊縮政策,商品以及服務需求或將回落,公司經營壓力預計將增大,企業用工需求預計將下降,勞動力市場的供需將逐步趨向於平衡。」

他預計,今年美國非農新增就業人數將逐步回歸疫情前常態化水平,失業率可能會在今年小幅上升,明年與後年失業率或將繼續上升。

歐洲方面,「由於俄烏衝突對歐洲影響更為直接,歐洲的經濟下行壓力較美國更大,未來歐洲經濟增長或將較快疲軟,就業市場預計隨著用工需求下降而逐步降溫。」明明指出。

大力培養數字化人才

如今,全球疫情對經濟活動的直接影響逐漸減小,就業援助計劃應如何適配?

上述IMF報告指出,保持現有的工作保留計劃實施力度,可能會阻礙資源的重新分配,尤其是不利於員工尋找新的工作,但過早縮減政策力度,也可能會導致企業破產和員工失業。

報告認為,接下來的指導原則應當是對工作保留計劃進行適度調整,比如,更多地使用更有針對性的薪資補貼(WSs),逐步減少對非工作時間的補貼,以此激勵工作時間的正常化;或者允許並鼓勵工作時間大幅減少的員工暫時從事另一份工作,或成為個體經營者,同時保留其原始合約等。 

另一方面,伴隨著數字經濟轉型,人才供給如何與勞動力市場需求相匹配,也成為了這兩個經濟體在促進就業過程中需要解決的另一個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美歐都將數字化划進了重點就業支持領域。去年年底,美國科技創新智庫「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ITIF)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數字技能對提高薪資至關重要,ICT(信息與通信技術) 任務強度每增加10%,美國工人的平均薪資就會增加4%。

而根據 Coursera的數據,美國在商業、技術和數據科學領域的勞動力,數字敏銳度在100個國家中僅排名第29位。ITIF在文中提出,美國需要大幅增加對包括數字技能在內的勞動力培訓投資,作為 GDP 的一部分,聯邦政府現在對此類項目的投資不到 30 年前的一半。 

歐盟則指出,2019年,已有84%的人定期使用互聯網,然而,只有56%的人擁有基本的數字技能,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歐洲人擁有基本以上的數字技能。 

而目前90%以上的工作和幾乎所有經濟部門都需要一定水平的數字技能,如果歐盟要滿足日益增長的數字技能需求,這一領域的進展至關重要。

2018年,歐盟設立了「數字歐洲」項目,計劃向該項目撥款92億歐元,以確保歐洲擁有應對各種數字挑戰所需的技能和基礎設施。今年2月,歐盟委員會批准了總額約20億歐元的綠色和數字轉型資金,重點針對人工智慧、數字技能共享等領域進行戰略投資。

(作者:何柳穎 編輯:和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