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快評:取款被限額1000元,銀行配合「斷卡」不妨更人性

  任何社會治理行動都要兼顧公共利益和個體合法權益,兩者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

  文 | 畢舸

  據紅星新聞報導,6月20日,一段儲戶到銀行取款被限制1000元額度的影片在網路流傳。涉事工作人員對此回應稱,此前銀行根據監管部門要求,配合公安機關打擊電信詐騙的行動,設計數據模型來防範電信詐騙。影片中的客戶,應該是數據模型根據客戶名下的賬戶歷史交易習慣,為其匹配了額度。客戶長期不使用的銀行卡,可能就會發現無卡支付有了額度要求。對於這種情況,如果客戶急需用錢,可以持卡在櫃檯辦理。

  誠然,銀行配合有關部門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以打擊、治理、懲戒銀行卡違法犯罪為主要內容的「斷卡」行動,是維護市場秩序和社會安全的職責所在,然而,「斷卡」行動本意是打擊各類違法行為,切實保障廣大儲戶權益,銀行相關執行過程中應避免簡單化。採取「一刀切」限制儲戶取款許可權的做法,會誤傷儲戶的利益,這種情況本應避免。

  那麼,類似問題該如何解決?銀行在配合「斷卡」行動的過程中又該如何獲得儲戶的支持和理解呢?這裏首先要做的,就是確保廣大儲戶的知情權,相關銀行應及時將有關「斷卡」行動的治理內容以及對「沉睡卡」、一人多卡等帶來的影響,以簡訊等方式告知儲戶。

  畢竟,部分儲戶存在「沉睡卡」、一人多卡現象,有其歷史原因,比如因異地工作或者工作生活需要,辦理多張銀行卡,有些卡使用頻次並不高。銀行應當提前通知,方便這部分儲戶了解相關治理內容,並提醒、督促儲戶儘快加以妥善處理,而不是到了緊急用錢時才發現取錢額度受限。

  其次,當事銀行對儲戶取錢金額限定為1000元,這是否於法有據?這是依據有關部門的規定,還是銀行自由裁量所致?如果是前者,銀行面對儲戶疑問應出具相關規定,做到管理依法有據;如果是後者,則應事先加以科學論證,徵詢用戶意見和建議,而不是單方面制定對應標準。

  畢竟,銀行屬於公共服務機構,其服務標準應堅持儲戶本位,各項規定的價值取向是為了方便儲戶而不是製造障礙。銀行在配合有關治理新政時,也要滿足廣大儲戶的合理需求,尤其是關注每一個個體,為他們提供人性化的金融服務。

  現實中,看似微小繁瑣的做法,可能會增添一部分服務成本,卻能貼近儲戶,急儲戶之所急,解儲戶之所難,這才是銀行在配合有關方面「斷卡」治理行動中應當起到的作用。

  任何社會治理行動都要兼顧公共利益和個體合法權益,兩者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銀行或其他機構部門在治理過程中要堅持文明規範的服務意識,不能將公眾當作管理對象。以良好的服務引導公眾積极參與和配合行動,才是切實提高社會公眾金融風險識別能力和防範能力的責任表現。

  就此去看,銀行還是要以法律為基準,充分尊重和保障儲戶在法律範圍內對資金的支配使用權利,在完善風控制度的同時,針對儲戶取錢不便等訴求,儘快優化服務流程、創新服務手段。這當是銀行服務意識和能力的體現。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