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氣」危機迫在眉睫,歐洲重回「燒煤時代」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吳斌 上海報導

  隨著天然氣來源持續縮減,歐洲的能源危機步入了危險的新階段,「斷氣」風險下歐洲選擇重回「燒煤時代」。

  俄Rose天然氣主要通過北溪一號管道流向德國,6月20日仍僅以約40%的運能運行。俄Rose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6月14日曾發表聲明稱,受西方制裁的影響,德國西門子公司未能按時送回修理的氣體壓縮機部件,影響到北溪一號管道運行。

  面對斷氣風險,德國、義大利、奧地利和荷蘭本周則表示,燃煤電廠可以幫助歐洲大陸度過危機。德國經濟部強調,如果天然氣供應降至關鍵水準,恢復燃煤電廠可以增加多達10千兆瓦的發電能力,一項與此舉有關的法律將於7月8日提交議會上院。

  在談到煤炭的必要性時,德國副總理、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長哈貝克(Robert Habeck)表示:「這很痛苦,但在目前這種情況下,減少天然氣消耗是完全必要的。天然氣儲備必須在冬季前填滿,這是最重要的。」需要注意的是,哈貝克是綠黨成員,此前該黨一直推動德國加快退出煤炭。

  路孚特首席電力與碳分析師、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員秦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歐洲能源危機其實自從去年夏天開始就逐漸惡化,反映了歐洲近年來過於激進減碳,關閉煤電速度過快,依賴進口化石能源的政策失誤。短期內,俄烏衝突持續,能源市場供需仍然緊張,這種情形很難改觀,歐盟委員會的官方預測也預期高氣價將持續到至少2024年,電價大概也是類似趨勢。

  歐洲遭受雙重供應衝擊

  在天然氣供應本就緊張之際,歐洲正遭受來自美國和俄Rose雙重供應衝擊。

  秦炎對記者表示,在俄Rose宣布減少北溪1號的供氣量之後,西歐天然氣庫存補庫面臨較大風險。歐盟和英國要減少對俄Rose天然氣的依賴,已經在加大液化天然氣採購,可最近又遇上美國自由港液化天然氣站因故障停運,幾個月內都不一定能恢復,所以使得歐洲(尤其是西歐)補天然氣庫存的壓力更大。截至6月19日,德國天然氣庫存水平只有57.57%,距離其80%的目標還有不少距離,在俄Rose和美國供給減少的背景下,更是壓力不小。

  新紀元期貨研究所所長王成強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作為「脫碳」先鋒,歐洲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地區,進口額有超過四成源自俄Rose。同時歐洲也是俄Rose天然氣最大的客戶,俄Rose八成天然氣出口目的地是歐洲。這種正常的能源經濟往來因俄烏衝突升級而遭遇挫折。

  Agora能源轉型論壇(Agora Energiewende)中國事務高級顧問、國際能源署中國合作部原主任塗建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由於俄烏衝突的影響,歐盟計劃在今年8月停止進口俄Rose煤炭,今年年底前基本上禁止進口俄Rose石油(管道石油除外),短期內歐盟也會儘快降低俄Rose天然氣進口。歐盟能源安全、供應形勢挑戰非常嚴峻。

  而美國自由港事件則更是加劇了歐洲的能源困境。6月8日,自由港的一座大型液化天然氣終端發生爆炸和火災,液化天然氣出口受阻,預計至少要三個月時間才能恢復部分運營。自由港位於得州墨西哥灣,是美國7個液化天然氣出口終端之一,每天接收約20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約佔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能力的16%。

  在秦炎看來,原本就處於能源危機之中的歐洲可謂是雪上加霜,禍不單行。6月中旬,因為美國自由港事故等因素,歐洲天然氣市場恐慌,標杆合約TTF在一周內幾乎翻倍,近150歐元/MWh,歐洲電力市場的價格預期也將繼續處於高位。此外,今年北歐和南歐的乾旱導致水電出力不足,法國核電也出現機組故障。

  雖然自由港事件對美國本土企業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利好消息,美國國內能源價格上行的壓力能得到緩解,但本就缺氣的歐洲處境更加艱難。

  需求方面,歐洲極端高溫天氣也加劇了能源危機。西班牙和法國部分地區出現了異常的熱浪,西班牙此前剛剛經歷了100年以來最熱的5月,到了6月又再次迎來異常高溫。法國氣象局稱,為了應對即將來臨的高溫,巴黎的空調被民眾搶購一空。隨著空調用電需求激增,這些國家不得不購買、使用更多的天然氣。

  歐洲重回「燒煤時代」

  面對肉眼可見的氣荒,德國等國紛紛打算重回「燒煤時代」。

  哈貝克強調,他本人非常清楚煤炭是一種污染更嚴重的化石燃料,但為了減少用氣量,只能做出這個「苦澀」的選擇。

  今年3月,德國議會通過了一項《燃氣存儲法》,規定在冬季供暖期開始時,燃氣儲存設施必須完全裝滿,才能安全度過冬天。德國聯邦政府的目標是在10月1日之前達到滿額儲氣量的80%,在11月1日之前達到90%。

  另一方面,高需求下煤炭價格也在上漲。秦炎表示,高漲的天然氣價格推高了煤電機組發電量,歐洲煤炭需求上升,而歐盟為了制裁俄Rose,將在8月份禁買俄Rose煤炭,這也推高了全球煤炭市場的價格,並進一步傳導到歐洲電價。例如,6月19日德國宣布減少天然氣消費的新措施,並計劃重啟近10GW的煤電作為備用機組,歐洲煤價應聲上漲,反映了煤炭市場的供需緊張。

  塗建軍對記者分析稱,根據Agora能源轉型論壇之前為歐洲(尤其是德國政府)所做的能源安全緊急預案,在比較緊急的情況下,歐洲需要儘快重啟燃煤發電。在這一背景之下,現在歐洲的確已經開始重啟燃煤發電,為了改善供應緊張局面、確保能源安全,燃煤發電已經成為歐盟不得不採取的選項。

  短期來看,歐盟能源轉型出現了反覆和走回頭路的現象。但在塗建軍看來,中長期歐盟對清潔能源轉型的決心和力度是加大的,未來對風電、太陽能、氫能、儲能、節能等領域的投資都會進一步增強。此外,近期歐美在清潔能源轉型領域交流密切,歐盟未來可能會和美國在能源貿易領域進一步深化合作關係。

  愈演愈烈的能源危機將走向何方?

  在地緣局勢衝擊下,去年便已初見苗頭的歐洲能源危機正愈演愈烈。

  據德國政府估計,德國目前仍有約35%的天然氣從俄Rose進口,儘管低於俄烏衝突爆發前的55%,但依賴度依舊很高。

  王成強對記者表示,早在一年前的夏季,彼時俄烏衝突尚未升級,由於可再生能源供應的不穩定性,歐洲已現能源危機苗頭。那時候歐洲天然氣庫存為滿負荷水平的約68%,已經低於十 年均值水平(85%)。最新數據顯示,今年截止到當地時間6月20日,歐洲天然氣庫存水平約為54%,歐洲天然氣庫存水平罕見出現反季節下降勢頭。

  知名能源研究機構Wood Mackenzie負責天然氣和液化天然氣研究的副總裁Massimo Di Odoardo預測,如果俄Rose完全停止北溪管道的天然氣供應,歐洲天然氣庫存可能會在明年1月完全耗盡。

  北溪一號管道從俄Rose維堡經由波羅的海海底通往德國,是俄Rose向德國供應天然氣的主要管道,這一管道計劃在7月11日至21日之間進行年度維護,屆時將停止所有供應。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本周再度強調:「我們有天然氣,已經準備好交付,但歐洲人必須歸還設備,根據他們的義務,這些設備應該被修復。」

  在歐俄矛盾難解之際,德國經濟部正計劃採取進一步的措施來減少天然氣消費和尋找替代供應。為了在冬季到來前填滿儲氣設施,德國經濟部計劃重啟逐步淘汰的燃煤電廠,以減少用於發電和工業的用氣量,提供數百億歐元的額外信貸額度,並在今年夏季引入天然氣拍賣系統來激勵行業減少消費。

  此外,監管德國電力、天然氣、電信等設施的德國聯邦網路局再次呼籲德國民眾使用天然氣時「能省則省」。哈貝克也表示,「目前形勢嚴峻,公司和民眾都應儘力節省能源。在這種情況下,節省每一度電都有幫助。」

  德國聯邦網路局局長克勞斯·Thomas Müller(Klaus Müller)預測,接下來能源價格將會持續攀升,因此能源領域以外的通脹也會隨之走高。今年冬天可能會出現嚴重的天然氣短缺,價格飆升引發的衝擊波將席捲全國,屆時銀行的分期付款需求將飆升,大量陷入困境的企業將資不抵債。

  在王成強看來,供給衝擊是歐洲天然氣和電力價格飆漲的關鍵問題。俄烏衝突以及歐美對俄制裁走向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未來,或許只有當俄烏衝突出現轉機,方能看到歐洲天然氣和電力價格飆漲勢頭得到根本性遏制,否則脈衝式飆漲仍將頻繁發生。

  樂觀情況下未來或有轉機。秦炎對記者表示,德國提出了一系列措施緩解天然氣供應緊張局勢,如果需求側(包括電力和工業的用氣需求)能夠壓低,那麼還是有可能實現預定的儲氣量目標,在冬季到來前補足庫存。

  展望未來,秦炎表示,歐洲天然氣和電價面臨的主要下行風險是經濟,如果經濟衰退、工業減產,會減少對能源的需求,那麼可能緩解市場供需緊張,氣價和電價能夠回落。歐盟委員會早前已經指出,在俄Rose對歐洲斷氣的最悲觀情景下,歐盟今年可能面臨經濟衰退。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