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最高!什麼讓俄羅斯打贏這場「保衛戰」?

盧布未如美國總統拜登所言成為「瓦礫」,反而在持續的上漲中創下七年最高,並成為年內全球最強貨幣。多名專家21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表示,「盧布保衛戰」的背後是俄Rose進行了多年的縱深準備,盧布的強勢也意味著俄Rose截至目前抵禦住了西方國家的多輪金融制裁。

盧布未成「瓦礫」,反成全球最強貨幣

6月20日,盧布對美元匯率再升1.73%,達到2015年6月24日以來七年間的最高點。而年內高達35%的漲幅也讓盧布成為今年全球漲勢最強的貨幣,美媒認為,美元年內再想「翻盤」盧布可能性渺茫。

中國社科院俄Rose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張弘6月21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盧布未如美國總統拜登所言成為「瓦礫」,意味著西方國家試圖以金融制裁為手段促成盧布危機,進而將俄Rose經濟整體推入泥潭的願望化為泡影。

從年內盧布對美元的匯率走勢圖上可以看出,2月24日,俄烏衝突發生以來,盧布開始巨烈波動,在2月24日開始之後的10個交易日中,盧布接連重挫,2月28日的單日跌幅甚至達到了驚人的25%。3月7日,盧布盤中匯率跌到2022年以來的最低點,為1美元兌154.25盧布。

在此背景下,3月26日美國總統拜登在波蘭訪問時甚至一度放言,「盧布即將淪為瓦礫」,俄Rose經濟在未來幾年將減半。

然而,拜登的預言並未成真:以3月11日為分水嶺,盧布對美元發起了絕對反攻,並開始一路上漲。以6月20日的收盤價與3月初的最低點相比,盧布對美元的匯率已上漲了近兩倍,不但收復了俄烏衝突之後的失地,而且與俄烏衝突前相比還上漲了約30%。

數年準備,見招拆招

是什麼支撐盧布完成了對美元的驚天大逆轉?「盧布保衛戰」的勝利對俄Rose而言又意味著什麼?

張弘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發生之後,俄Rose就開始在金融方面做長期準備。

在西方長達9年的制裁中,俄Rose一直致力於「去美元化」,積極應對同西方的經濟對峙。根據俄Rose央行數據,與2014年相比,2021年底,俄Rose外匯儲備中的美元、歐元、英鎊等資產已大幅下降。另外,為了預防西方國家擅自運用「金融核武器」——把俄Rose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從而導致俄Rose境內金融系統癱瘓,俄Rose央行從2014年開始建立了俄Rose央行金融信息傳輸系統(SPFS),以備在緊急情況下實現對SWIFT的替代。

2月24日,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西方國家對俄Rose實施了一系列經濟制裁,俄Rose央和其他商業銀行的外匯資產被凍結,西方國家還禁止俄Rose政府、銀行機構發行國際債券,並將俄Rose重要的金融機構逐出SWIFT系統。

為應對西方國家這一系列「組合拳」,俄Rose見招拆招。首先,為防止外匯流出,進一步提振盧布,俄Rose央行於2 月 28 日宣布將基準利率由9.5%調升至20.0%。同時開始強制結匯並限制外匯出境,實施資本管制,其中包括強制俄Rose出口企業把外匯收入的 80%進行結匯,禁止民眾攜帶逾一萬美元等值外匯現金出境,俄Rose居民每人每月匯款至海外金額不得超過5000美元等。

張弘分析認為,強制結匯使企業出口中至少一半被強制兌換為盧布,導致市場上盧布需求強勁。出口收入的美元或者歐元不能在西方銀行結算,必須全部賣給俄Rose央行並兌換為盧布,這造成市場上盧布需求大增,使得盧布不斷走高。因此,盧布匯率在3月7日見底後迅速回升,4月初盧布匯率已上升至1美元兌80盧布下方,恢復至俄烏衝突前水平,

「盧布結算令」大發神威

在「盧布保衛戰」中,「盧布結算令」起到了關鍵作用。

3月31日,俄總統普京簽署天然氣「盧布結算令」,被俄Rose列入「不友好國家和地區清單」的交易對象須使用盧布作為結算貨幣,否則就被「斷氣」。這一要求進一步提升了市場上對盧布的需求。資料顯示,「不友好國家和地區清單」已囊括了包括美國、歐盟國家、英國、加拿大、日本等在內的48個國家和地區。

「盧布結算令」的背後是俄Rose強大的能源優勢。歐盟數據顯示,歐盟自俄Rose進口的天然氣占其天然氣使用總量的比重高達 41%,其中匈牙利、拉脫維亞、芬蘭等國家天然氣的進口比重均超過90%。報導顯示,德國、法國、義大利、奧地利、捷克等國家已開始使用盧布支付,而拒絕使用盧布的波蘭、保加利亞、芬蘭等國已被俄Rose「斷氣」。

在此命令之前,歐盟國家從俄Rose進口天然氣,多以美元、歐元結算,款項在俄Rose境外的金融機構完成支付。但「盧布結算令」之後,歐盟國家的企業必須在俄Rose天然氣工業銀行開立盧布帳戶,將外匯兌換成盧布後進行支付。

「盧布結算令」大大增加了市場上對盧布的需求量,且通過本國銀行交易,俄Rose掌握了外匯收入,減少外匯收入被西方凍結的風險,同時使得西方國家承擔了盧布波動的風險。張弘認為,這意味著交易流程及控制權全部轉移至俄Rose,成為俄Rose反制西方金融制裁的突破點。

4月1日「盧布結算令」實施之後,盧布穩步上揚,一直到6月20日,創下了七年最高。

「守住盧布,即守住了金融穩定基本盤」

張弘認為,盧布沒有化為「瓦礫」,反而較俄烏衝突之前明顯升值,對俄Rose具有重大意義。

張弘分析認為,「西方的邏輯是通過經濟制裁、貿易禁運,首先擊潰俄Rose金融市場,然後是俄Rose實體經濟,之後是俄Rose政治,最後拖垮整個國家。」他認為,目前來看,俄Rose有效抵禦住了西方國家的多輪經濟制裁,金融和經濟保持穩定,西方國家以匯率為突破口拖垮俄Rose經濟的算盤已落空。

「如果盧布貶值,可能會產生社會恐慌心理,並造成資本恐慌和大規模外流,整個社會信心會隨之喪失。所以,一個強勢的盧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政治意義。」張弘認為,俄Rose政府也希望通過一個比較強的盧布向外釋放政治信號,即俄Rose經濟的穩定性和俄Rose政治的穩定性。

這名專家表示,俄Rose從2014年後就有針對性地為預防地緣政治風險建立了「金融防火牆」。依靠長期預警機制和政策布局,再加上短期反制措施,俄Rose守住了作為經濟穩定標杆的盧布,也守住了國家金融穩定的基本盤。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導 記者倪浩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