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型女性?賢內助?韓國「第一夫人」人設頻頻翻車引爭議

  澎湃新聞記者 王昕然

  知名學校兼職教授、展覽企劃公司Covana Contents代表理事……兩年前,時任檢察總長尹錫悅妻子金建希剛進入公眾視野,精彩的履歷與相當的美貌便引發了爆發性的關注。

  但隨著尹錫悅進入政壇,成為新一屆韓國總統,不尋常的爭議與批評也隨之相伴,關於金建希的是是非非一度瀰漫。面對履歷造假、學術論文剽竊、操控股價、干預選舉等各種爆料,她陷入了一場又一場的風波,「事業型女性」的形象搖搖欲墜。

  在成為「第一夫人」後,金建希曾一度保持「低調」,在尹錫悅確認當選後足足兩個月才「正式露面」。但近日,她又再次走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在「非公開」行程中因攜「熟人」同行引發了輿論的質疑與朝野兩黨的爭執。

  身份轉換後的金建希,進一步受到大眾的關注,但在「人設」屢屢翻車後,若要去掉「總統的弱點」標籤,她將何去何從?

  非典型「第一夫人」

  尹錫悅之妻金建希就虛報履歷向國民道歉

  1972年出生的金建希長期以來被賦予「事業型女性」、「職場女強人」的形象,這要歸功於她頗具專業性的學術背景與多年來在事業上的成功發展。在韓國京畿大學主修繪畫後,金建希先後取得了藝術教育碩士學位及數字內容設計博士學位。在藝術和設計行業「嶄露頭角」的她,曾在各大學校擔任講師,並創立了自己的文化藝術展覽企劃公司。

  「我從小就對藝術感興趣。」在2015年接受《東亞商業評論》(DongA business Review)採訪時,金建希談起了自己開始這份事業的初衷——「(我的學歷)自然而然地使我產生了創辦一家能夠傳播藝術價值的企業的願望。」

  此後,她領導公司成功舉辦多個知名展覽,從「卡地亞收藏品展」、「安迪·沃霍爾偉大世界展」到建築大師勒·柯布西耶、雕塑大師阿爾貝托·賈科梅蒂的作品展等,《釜山日報》報導曾稱,當時的金建希被評價策劃了大眾能夠更容易、更有趣地體驗藝術的展覽,該公司也逐漸成長為展場的「超級明星」。

  在豐富的事業經歷之下,金建希首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2019年7月。尹錫悅因時任總統文在寅的賞識連跳三級破格成為檢察總長,金建希與他一同出席任命儀式而受到了關注。

  當時,二人12歲的年齡差曾引發討論,金建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兩人早已相識,在一位僧人出面給她「結緣」後於2012年3月步入婚姻。「他沒有錢,我想如果不是我,沒有人會跟他結婚。」金建希回憶道,結婚時尹錫悅的存摺里只有20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10.37萬元)。而在大選前韓國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公開的信息顯示,尹錫悅所申報的財產中,本人擁有近8.5億韓元,金建希名下則超過了68億韓元。

  在豐富的經歷、雄厚的財力之下,自競選時期,金建希就是一位比歷屆任何選舉都受關注最多的候選人配偶。同樣,在尹錫悅當選總統後,她亦像是一位「非典型」的第一夫人,《韓國時報》報導指出,她與此前諸多總統夫人的「賢內助」形象遠遠不同。

  金建希與尹錫悅

  「韓國前總統朴正熙夫人陸英修樹立了理想中第一夫人的榜樣,她站在弱勢群體一方,支援許多迫切需要幫助的人,樹立了『第一夫人應該做什麼』的理念。」韓國國民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洪聖傑表示,韓國人對「第一夫人」的態度一直比較保守,即使這麼多年過去,這一形象仍未改變,「第一夫人」被認為是能夠照顧有需要的人,並與他們分享社會利益的人。

  但在尹錫悅成為總統後,在諸多質疑與爭議之下,這位「非典型」第一夫人未來將面臨的道路註定不會平坦。

  「賢內助」

  「我不想因丈夫是高層官員就放棄個人事業。」2018年,在接受採訪時,金建希曾如此說道。但從「檢察官夫人」轉身為「第一夫人」後,比起獨立女性與事業精英的形象,「賢內助」、「默默支持」卻成為了民眾更渴望為她打上的標籤。

  韓國調查機構「NextResearch」本月公佈的民調顯示,60.6%的受訪者認為「金建希應該專注於做尹錫悅的賢內助」,認為「金建希應該作為第一夫人公開活動」的受訪者比例只有31.3%。調查結果還顯示,無論是中間政治傾向的民眾,還是保守傾向的民眾,都對金建希開展公開活動持否定態度。

  隨著尹錫悅「高調辭職」、宣布參選、成功上任,金建希不得不登上輿論舞台,但此次,她的事業經歷和商業頭腦卻未能成為輿論的焦點,短短一年多時間,她已陷入「漩渦式」的爭議。

  在曾被稱為「非好感大選」的第20屆韓國總統大選競選過程中,候選人及其家人相關的負面醜聞頻出,金建希同樣陷入諸多爭議,在大選過程中給尹錫悅帶來了諸多負面影響,公眾對她的質疑不斷衍生。

  2021年12月26日下午,金建希在位於首爾汝矣島的國民力量黨總部召開記者會,就其虛報履歷事件向國民致歉,承認自己曾為充實自己的簡歷造假,在兼顧工作和學業的過程中犯下錯誤。「那樣優秀的丈夫卻因我陷入難堪,我感到非常痛苦。」當時,金建希說道,若丈夫當選總統,將一心做好「妻子的角色」。

  在這一「框架」設定後,自尹錫悅確認當選到上任前的兩個月間,金建希都未在正式公開場合露面。《韓國先驅報》指出,「保持低調」的她幾乎沒有空間在公眾面前展示自己。儘管如此,面對仍未能平息的爭議,尹錫悅也選擇了將競選承諾付諸行動,廢除了輔佐總統配偶的第二附屬室。

  此外,金建希也已於五月底正式辭去展覽企劃公司的代表一職。《東亞日報》此前報導稱,該公司主要業務為策劃美術展覽等,由於是一家盈利機構,由總統夫人繼續擔任代表「顯然不合適」。

  有觀點預測,金建希今後或發揮自己策展人的經驗展開公益活動,但報導也稱,金建希表示暫無任何計劃,將專注於做好「賢內助的本分工作」。

  儘管如此,金建希的履歷造假爭議至今也未能平息。5月23日,韓國警方宣布就金建希涉嫌履歷造假一事展開書面調查。韓國首爾市警察廳廳長表示,目前還不能排除其嫌疑,將在充分獲取信息後做判斷。

  「不必要爭議」

  自尹錫悅上任以來,金建希所扮演的角色更多是「陪伴」。送尹錫悅上班,與他前往商場、市集與公園、一起在電 影院看電 影,陪同會見美國總統拜登……但與此同時,她的個人「非正式」活動也在低調開展,據韓國總統府6月19日透露,上周金建希參加了六次公開活動,包括會見數名前總統夫人,與國民力量黨議員會餐等。

  「第一夫人要重新開始個人活動了?」儘管「非公開」、「非正式」活動居多,但《韓國時報》報導也指出,與前任們相比,金建希的一周內排滿數個行程是相當「罕見」的。此外,她在拜會已故總統盧武鉉遺孀權良淑時也引發了不小的爭議。因為訪問峰下村時攜與活動無關的「熟人」同行,金建希被質疑「公私不分」。

  與此同時,《中央日報》社論還批評稱,自尹錫悅正式上任後,金建希接受了特定媒體的採訪,帶著愛犬來到總統辦公室與尹錫悅合影並在自己的粉絲俱樂部公開照片等,「按照歷屆總統夫人的標準來看,這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報導指出,這並非要否認總統夫人這一位置所具有的「非官方權力」,但也應「捫心自問」,她是否會成為「總統的弱點」。

  的確,在諸多爭議之下,有關第一夫人的批評不斷發酵。一名共同民主黨議員在接受韓媒採訪時表示,在公眾遭受經濟困難、國家面對迅速變化的國際秩序之時,她幾乎每天都站在「爭議中心」, 「一切都圍繞著她。」

  另有分析認為,這對尹錫悅來說是「一種壓力」,因為金建希引發的關注已遠遠超過了尹錫悅試圖對外界傳遞的「政治信息」。報導指出,她似乎成為了一個新的焦點,把民眾從重要事務中轉移開來。

  「在現行制度沒有輔佐第一夫人的官方秘書的情況下,如果發生爭議,對尹錫悅施加了不必要的『政治壓力』,金建希本人也應承擔相應責任。」德成女子大學國際政治學系教授趙振萬在接受《韓國時報》採訪時表示,第一夫人的職位有一種「象徵性的意義」,類似於做一些總統「可能錯過之事」來進行彌補。然而,在此類行動中,重要的是要防止任何爭議,並有一個組織或助手可以負責第一夫人的「公開亮相」。

  目前,「規避風險」的討論似乎已在持續展開。據韓國總統府相關人士透露,雖然一直在排除設立「金建希輔助團隊」的可能性,但已正在研究讓多名工作人員負責管理其形象的方案。與此同時,尹錫悅的親信和國民力量黨內也再三要求需要對金建希可能帶來的風險進行管理。

  眼下,已有分析認為,尹錫悅將赴歐洲參加於本月底舉行的北約峰會,金建希很有可能隨行。如果成行,這將成為她在國際舞台的第一次亮相。但在這之後,這位「非典型」第一夫人或將引發更多討論。

  未來,究竟是在爭議之下化身低調的「妻子」,還是突破輿論繼續作為「金建希」活動,或許她仍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做出抉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