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詳解「唐山打人案」嫌疑人陳某志可能涉及的「七宗罪」

  澎湃新聞記者 喻琰

  6月21日,河北警方發佈「唐山打人案」的警情通報。該通報披露了此案的關鍵性細節:6月10日凌晨,陳某志對在燒烤店裡就餐的王某某進行騷擾,遭拒後夥同馬某齊、陳某亮等人,對王某某、劉某某等4人進行毆打。6月20日,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出具了司法鑒定意見書,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此外,公安機關還發現犯罪嫌疑人陳某志其他違法犯罪線索,另外對於相關人員是否涉嫌黑惡組織犯罪,目前正在加緊偵查調查。

  對於通報內容,澎湃新聞採訪多位律師,進行了相關法律分析。律師們分析認為,結合警方通報,犯罪嫌疑人陳某志在「唐山打人案」中可能涉及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另外根據警方偵辦發現的犯罪線索,他還可能觸犯開設賭場罪、洗錢罪、非法拘禁罪、聚眾鬥毆等,若數罪並罰,情節較重的,刑期十 年也是可能的。此外,通報顯示,對於相關人員是否涉嫌黑惡組織犯罪,警方目前正在加緊偵查調查。

  如前述罪名均查實,則犯罪嫌疑人陳某志可能共涉及「七宗罪」。

  故意傷害致人輕傷處三年以下徒刑

  有網友對於通報提出疑問,為何影片中打的那麼嚴重,司法鑒定結果中,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那麼司法鑒定領域中對於輕傷、輕微傷是如何鑒定的呢?

  德禾翰通律師事務所律師曾悅告訴澎湃新聞,根據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等五部門發佈的《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輕傷」是指,使人肢體或者容貌損害,聽覺、視覺或者其他器官功能部分障礙或者其他對於人身健康有中度傷害的損傷,包括輕傷一級和輕傷二級。輕傷二級,是指各種致傷因素所致的原發性損傷或者由原發性損傷引起的並發症,未危及生命;遺留組織器官結構、功能輕度損害或者影響容貌。

  輕傷與輕微傷兩者有何區別?

  北京律師協會婚姻家庭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張荊告訴澎湃新聞,司法鑒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打致輕微傷並不構成犯罪,輕微傷屬於行政處罰的範疇,通常對於達到輕微傷的這類打架鬥毆事件,警方會對有過錯的一方採取行政拘留的處罰決定。曾悅也表示,輕微傷則一般不構成刑事犯罪,由警方對施暴者進行治安處罰。如果遠某、李某認為自己的鑒定有問題,可申請重新鑒定,向法院自訴維權。

  張荊指出,通報顯示,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則達到了刑事處罰的程度。不過,達到輕傷也存在受害人和致害人之間達成和解的情況,「輕傷案件,允許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進行和解。受害人可以諒解犯罪嫌疑人不追究打人的刑事責任。」

  「如果受害人對於打人者,不予諒解的話,構成輕傷的話,那麼打人者則構成了故意傷害的刑事犯罪。通常司法機關對於故意傷害的刑事犯罪的量刑是在三年以下。」張荊律師稱。

  曾悅表示,根據中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 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曾悅進一步指出,施暴者犯故意傷害罪,除了刑事處罰,還要對受害人進行民事賠償。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規定,對附帶民事訴訟作出判決,應當根據犯罪行為造成的物質損失,結合案件具體情況,確定被告人應當賠償的數額。犯罪行為造成被害人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付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等費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等費用。

  除了故意傷害還有尋釁滋事

  澎湃新聞注意到,警方通報中同時披露,公安機關在偵辦此案過程中發現犯罪嫌疑人陳某志其他違法犯罪線索:2015年12月12日,陳某志以追討索要債務為由,指使劉某、高某、侯某亮、王某對商某凱實施毆打後非法拘禁,經傷情鑒定商某凱為輕傷。2018年9月23日,陳某志明知他人向其抵債的轎車為盜搶車輛,仍指使嗎某宇、范某松隱瞞事實將該車質押貸款14.8萬元。2022年6月9日,陳某志、陳某亮、李某等7人在唐山某酒店實施網路賭博洗錢違法犯罪活動,涉案資金66.03萬元。上述犯罪嫌疑人已被抓獲歸案。此外,公安機關還發現陳某志、陳某亮、沈某俊、馬某齊、李某等人其他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線索,相關人員是否涉嫌黑惡組織犯罪,目前正在加緊偵查調查。

  犯罪嫌疑人陳某志劣跡斑斑,涉及暴力討債、非法拘禁、銷贓盜搶車輛,網路賭博洗錢,還有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等其他違法犯罪行為,這些過往「黑歷史」是否是法律考量的因素呢?

  張荊表示,對於犯罪嫌疑人陳某志既往的犯罪不良行為,是可以作為此次不論是追究刑事責任或行政處罰的考量因素。

  不過,警方在通報中將此事定性為一起尋釁滋事、暴力毆打他人案件,張荊指出,此案除了可能構成故意傷害罪外,還有尋釁滋事罪。根據《刑法》239條規定,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構成尋釁滋事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所以此事陳某志首先是尋釁滋事罪,其次才是故意傷害罪。」

  曾悅表示,從警方通報看,陳某志以往的犯罪記錄,有的可能已經處罰過了,有的最近才發現,還沒來得及處罰。對於已經受過刑事處罰的人,屬於有前科,可能還構成累犯(累犯有認定標準,要根據警察後續調查才能確定。)

  曾悅進一步分析,前科和累犯,都是法定從重處罰情節,也就是說,法官在量刑時會從重處罰。對於警方剛發現的犯罪線索,如果後續調查屬實,會跟故意傷害罪一起數罪並罰。具體刑期,由法官根據已查明的事實,綜合考慮各類因素後確定。

  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律師虞元堅表示,該案主要可能涉及兩個罪名,一個是故意傷害罪,第二個是尋釁滋事罪。「從犯罪構成上來看,可能尋釁滋事罪要更加適用一些。」至於陳某志涉嫌其的他的罪名,之前沒有發現的,這次可以數罪並罰,合並量刑。如果涉及黑社會組織犯罪,則有可能將本次犯罪行為合並作為黑社會組織犯罪的情節之一,加重處罰。

  《刑法》第294條規定,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沒收財產;積极參加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可以並處罰金。

  「如果是已經判過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在刑罰執行完五年內再犯的,或者之前因為黑社會性質犯罪被判刑的,這次再被判定為涉黑犯罪的,則屬於累犯,應該從重判刑。」虞元堅律師表示。

  此外,《刑法》第303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開設賭場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參與國(境)外賭博,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虞元堅律師表示,從警方通報看,涉案人員可能涉及開設賭場罪、洗錢罪、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等,若數罪並罰,情節較重的,刑期十 年也是可能的。

  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律師丁金坤指出,嫌犯還涉嫌其他罪的,應一並偵查到底。如果罪名成立的,譬如說開設賭場罪或賭博罪的,則以數罪並罰處理。如果另有尋釁滋事行為的,則可以與唐山案尋釁滋事行為,一並處理。

  丁金坤進一步分析稱,從通報上看,陳某志可能涉嫌的罪名甚多,比如:毆打他人致輕傷後又非法拘禁的,涉嫌故意傷害罪、非法拘禁罪;欺詐獲取貸款的,因金額未達到追訴標準,屬於騙取貸款的違法行為;網路賭博洗錢的,可能涉嫌開設賭場罪、賭博罪、洗錢罪;此外還涉嫌其他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行為。是否涉黑,目前警方正在偵查中,若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則組織、領導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