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冉:我的野心,都用在把角色演好這事上了丨人物

「我給自己的定義是做一個會拍戲的好演員,我在意的是觀眾評價我的演技。」

入行二十多年,李小冉塑造了眾多經典的熒屏形象。民國劇《來不及說我愛你》中,她是溫柔嫻靜獨立的尹靜琬;都市劇《大丈夫》里,她是不畏年齡差距,敢於追求真愛的顧曉珺;古裝劇《慶余年》中,她是集美貌智慧與心狠手辣於一身的長公主;現代劇《今生有你》中,她則是勇敢、堅強的單親媽媽談靜。

李小冉說,她從沒有年齡焦慮,反而這些年遇到的角色比以前更豐富了。  受訪者供圖

日前,在東方衛視熱播的電視劇《林深見鹿》中,李小冉再一次塑造了一個美麗而堅強的女性,倔強、敏感的女主角簡艾。儘管演繹了很多或孤傲清冷,或多愁善感的角色,但李小冉生活中卻是一個快人快語,做事乾淨利索的人。頂著「盛世容顏」的美貌,李小冉卻從來沒覺得自己有多美,反而從小有著男孩子般淘氣的性格。而她在拍戲這件事上也顯得很「隨心所欲」,不管戲份多少,只接自己喜歡的角色。

不少女演員都有年齡焦慮,李小冉卻坦言,自己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壓力,「我接到的劇本反而比之前更豐富,角色人物也更難把握,更有挑戰性,也更能讓我體會到作為一個演員的樂趣。」

《林深見鹿》

簡艾不是矯情,能理解她為何提出離婚

《林深見鹿》開場,靳東飾演的男主角林紹濤與李小冉飾演的女主角簡艾就離婚了。沒有出軌和家暴,也沒有價值觀的分歧和柴米油鹽的消耗,簡艾只是覺得,這不是她理想的婚姻。離婚後,兩人在相愛相殺的職場鬥爭中,重塑愛情,挽救婚姻。李小冉坦言,《林深見鹿》吸引她的地方在於,這部劇講述的是情感與職場的故事,雖然初期的簡艾有些矯情、挺討人厭的,但她後來有所轉變。簡艾表面看上去高高在上誰都不理睬,實際上,不管是為自己的母親、前夫、閨蜜,或是公司,都在傾盡所有的付出。

電視劇《林深見鹿》中,簡艾提出離婚讓很多觀眾感到困惑,但李小冉說她能理解簡艾為何做出這個決定。  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儘管很多網友對簡艾堅持離婚的行為表示困惑,李小冉卻認為,表演時她會一直把自己帶入到角色中,是可以理解簡艾的。在她看來,簡艾和林紹濤之間是有愛的,簡艾不是因為不愛而離婚,而是覺得在這段婚姻中一直受著深愛著她的男方的安排,男方也沒有錯,他覺得這一切都是為了簡艾好。「但我覺得當一個人沒有自我意識,所有的行為和行動軌跡都要受別人安排時,她心中必然會有一種危機感,認為自我價值得不到體現。簡艾也曾任職於全球500強企業,本身是很有工作能力的,因為婚姻放棄了工作10年,她是很想再去拼搏的。她不是公主,不需要被別人保護起來,我能理解她。」

除了人物的吸引外,搭檔靳東也是李小冉接下這部劇的一大原因,「這之前,東哥(靳東)就找我說過想一起合作,但都因為檔期問題沒能配合上。這一次東哥再次找到我,我也非常想和東哥合作,這些都是吸引我的地方。」對李小冉而言,這也是她第一次演職場戲,有很多專業術語比較拗口,「像是劇裡的運營部、人事部、行政部,很多部門我都分不清。拍的時候容易說亂,東哥就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教我這些部門是做什麼的。」

自我的選擇

選角色的標準,從來不是戲份多少

「在選擇角色上我還是比較自我的,不管戲份多與少,我只接我自己喜歡的。」李小冉說。

今年年初,電視劇《今生有你》首播就在央視八套創下高收視率,主演李小冉和鍾漢良相隔12年後再度成為觀眾心中經典的熒屏搭檔。與以往聚焦於年輕男女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不同,《今生有你》在最初就將角色的年齡定位在中年,這一點也與《林深見鹿》不謀而合,兩部劇都描繪了步入成熟階段後,伴侶之間感情變遷的心路歷程。在李小冉看來,少年的愛情也很甜,是那種勇往直前、不顧一切的愛,但中年人的愛更克制,是抑制的,是在隱忍中爆發的,這種力量其實更扎心,「有的時候是愛而不得,有的時候需要權衡很多。」

今年年初播出的電視劇《今生有你》,是李小冉與鍾漢良時隔多年後的再次合作。

很多觀眾說,從《林深見鹿》里簡艾的感情故事中看出了偶像劇的味道,在李小冉看來,小時候看劇只覺得好看或不好看,喜歡或不喜歡,現在大家會冠以一個頭銜,比如中偶、甜寵、古偶,但她對這些名稱不是很感興趣。「對我來說,是接到一個我想去演的劇本,想去演好的一個劇本,僅此而已。」

李小冉說,自己當時轉行做演員,雖然沒有一夜爆紅,但從出道到現在出演的多是女主角,可遇見很喜歡的角色即便是女二或戲份很少的角色,她還是會要求去演。「我覺得我是可以駕馭自己的演藝道路的,而且演戲的過程中提高自己的演技和自信是讓我特別快樂的。」比如她曾經為更加貼近一部作品中的中年單身母親形象,做了很多設計,除了為人物增肥、了解單親媽媽的心路歷程外,還特意在體態和表情上做了一些調整,包括表演的時候微微駝背,嘴角向下一點點……人物狀態應該是略帶憔悴的,所以當後期給她加上濾鏡和磨皮時,她立刻表示反對,「濾鏡和磨皮不是這個人物應該有的狀態。」

表演的樂趣

用人生百態,反哺表演與角色

上世紀八十 年代末至九十 年代初,李小冉就讀於北京舞蹈學院。畢業後,她順利被東方歌舞團選中。當年,能進入東方歌舞團,可以算是所有就業選擇中最好的結果了。李小冉進團後,就不斷有人建議她向演藝圈發展。1996年,她在電視劇《保鏢之翡翠娃娃》里飾演了一個小角色慕容白,由此踏入演藝圈。

2001年,趙寶剛導演的電視劇《像霧像雨又像風》開播後引發觀劇熱潮,李小冉也因在劇中飾演家道中落、個性倔強高傲的舞女安琪獲得了大量關注。她將安琪身上的一世孤獨、孤芳自賞展現得淋漓盡致,優雅、倔強的安琪至今是很多人心頭的「白月光」。此後,李小冉塑造的眾多人物中都或多或少帶著些直爽、果敢、敢愛敢恨的氣質,就如同當時身邊人都反對她從歌舞團辭職,她卻毅然決然地踏進了前途未卜的影視圈一般。李小冉說,人是要遵守自己的初心的,她認定的事情就沒有動搖過,「我本身性格就這樣,我也沒有想過改變。」

李小冉因出演趙寶剛執導的電視劇《像霧像雨又像風》,被更多人關注。

對李小冉而言,當時對跳舞的熱情遠不如在塑造各種人物中經歷不同的人生體驗高。從跳舞轉到表演,真正讓她愛上這個行業的是電視劇《別了,溫哥華》。她回憶,拍攝該劇時,導演趙寶剛一直說她不用功,天天就是玩。結果拍完那部戲後,趙寶剛說,「李小冉開竅了呀」,被他這麼一鼓勵,李小冉立馬有了鬥志,開始認真揣摩人物。從那部戲之後,李小冉才真正體會到表演的樂趣。「可能我的內心成熟得比較晚,到那一年我才能感受到人世間很多酸甜苦辣,我覺得我是從那一刻開始愛上演戲的,想為之奮鬥。」

在經歷了《別了,溫哥華》後,李小冉意識到,演戲已不再是自己養家糊口的手段,反而在其中找到了樂趣。而伴隨著年齡的增長,她也逐漸看到了人生百態,把這些感受放在戲裡和人物里。對李小冉而言,也是演戲和生活的一種雙向促進。

李小冉與陳坤合作趙寶剛作品《別了,溫哥華》。

對  話

新京報:簡艾的性格和你有相似或有特別不像的地方嗎?

李小冉:我和她特別不像,大家可以從花絮里看出來,在片場就是我平時的自己。簡艾會演得偏向於有點兒壓抑吧,演員就應該去駕馭任何角色,跟自己原生性格相反反而更有挑戰性。

新京報:故事開篇,簡艾和林紹濤便離婚了,有網友表示,不太能理解簡艾為什麼一定要離婚?當看到劇本時,你能理解簡艾的行為嗎?

李小冉:這也是大家在圍讀劇本時質疑的一個問題,但現實生活中我也看到過一些人會有類似的經歷。現在有個詞是「熟年離婚」,沒有外在的影響,在外人眼裡兩個人是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侶,但其中一方卻提出離婚。我覺得是婚姻中一種熟悉的疏離感,不想再和對方走下去,同在一個屋檐下沒有真實情感的交流的「單人生活」會讓人心生哀憐,到頭來也許更多的就是不歡而散。這也是簡艾想要追尋自我價值的一種體現吧。

新京報:劇中兩人離婚後也經過了重新認識、接納對方的階段。現實生活中,你認為讓愛情、婚姻保鮮的方式可以從哪些方面做努力?

李小冉:簡艾和林紹濤的愛情是電視劇,會更戲劇化。生活中,兩個人要及時溝通,有分享的快感。要一同進步,有相同的審美這些細節,才能讓愛情保鮮。

新京報:少女時期的你和現在相比,愛情、婚姻觀有什麼變化嗎?

李小冉:沒什麼變化,看自己的感覺,對了就是了。不對的人,再對我好也不是我需要的那個人。

新京報:你演繹過很多氣質堅定、清冷的角色,自己有偏愛的角色類型嗎?

李小冉:我喜歡《風箏》里的林桃,剛開始這個戲是找我演女一,但我看完劇本並不是很喜歡女一的戲,我更喜歡林桃。一個女人只有十集的戲,但卻是她的一生,經歷了很多不同的階段。在演繹上我還是比較自我的,不管戲多與少,我只接我自己喜歡的。

新京報:目前有沒有什麼類型的角色是你一直沒有演過,很想嘗試的?

李小冉:在不同背景里的每一個角色。就比如,不能說我演過一部諜戰戲後,就不再演諜戰戲了,一個角色就算放在同一個歷史年代下也會有不同的呈現。還有劇本、班底、對手演員,這些都是我選擇一部戲的綜合因素,不是一個角色單獨吸引我。

新京報:你認為自己是有野心的女演員嗎?

李小冉:我可能不會為野心付出我的所有,但當有一個好劇本找到我時,我會有野心把它完成到最好。

新京報:不拍戲時一般會做些什麼?自己嚮往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

李小冉:就會隨意生活,想幹嘛幹嘛。

新京報:回望這些年,你會覺得歲月給你帶來一些什麼改變嗎?

李小冉:感覺自己沒有什麼改變,還挺幼稚的。

李小冉說,她給自己的定義是做一個會拍戲的好演員。  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大家看這部劇最多的感嘆就是,李小冉這麼多年怎麼一直這麼美。「美」一直是你身上的一個標籤,可能也會因為「美」讓大家忽略掉你其他方面的一些努力和進步,你有過這方面的困擾嗎?

李小冉:「美」這個詞在每個人心中的定義不一樣。我從小就沒有覺得自己有多美,有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還行,但有時候覺得自己也不太行。從開始拍戲,我就沒有很在意過自己的容貌,我希望我在劇中所有的行為展示都是貼近人物的,包括容貌。就比如我剛拍完的電視劇《我們的日子》,從20多歲演到40多歲,每天都會化眼袋、法令紋、老年斑,拍攝的時候也沒有反光板和燈光的輔助,拍出來是會顯老的,但我覺得這是貼近人物的。我給自己的定義是做一個會拍戲的好演員,我在意的是觀眾評價我的演技。

新京報:女演員容貌太美很容易被當成「花瓶」,你介意這種既定印象嗎?

李小冉:還真沒什麼人把我當「花瓶」,別人怎麼說我的容貌其實無所謂,說我美醜的,我心裏會有一點點的波動,但我更介意別人評價我的演技。

新京報:生活中,你會有一些什麼特別的保養方法嗎?

李小冉:保養啥,都一個禮拜沒敷面膜了。特別懶。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王心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