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旗科技:依賴果鏈卻遭客戶砍單 現金流承壓之下一邊分紅一邊募資

  出品: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壹零

  近日,榮旗科技通過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委員會審核,下一步進入提交註冊階段。

  本次發行上市,榮旗科技計劃發行新股不超過1334萬股,不低於發行後總股本的25.00%。擬募集資金2.92億元,其中2.32億元用於智慧測控裝備研發製造中心項目,0.6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等。

  榮旗科技主要從事智能裝備的研發、設計、生產、銷售及技術服務,通過智能檢測、組裝裝備在消費電子產品的生產過程中對其進行視覺、功能檢測及智能組裝生產。當前,榮旗科技是蘋果、亞馬遜產業鏈等企業的設備供應商,向為其服務的EMS企業提供應用於無線充電、MIM金屬結構件等的智能裝備。

  果鏈企業往往不僅頭頂光環,獲得蘋果的認可,更重要的是能擁有穩定的訂單與收入來源。然而,無限風光背後,是很多果鏈企業的業務過於依賴蘋果相關的訂單,失去自身的創新創造能力,承擔較大的經營風險,或有逐漸淪為「代工廠」之嫌,或業績脆弱易受影響。

  近年來,由於地緣政治衝突、新冠疫情反覆等原因,消費電子市場的需求遇冷。由於原材料短缺以及成本方面的考慮,蘋果對其果鏈產業鏈企業進行了一定的調整,導致多家企業收入增長放緩、凈利潤大幅收窄,甚至也有出現像長盈精密、歐菲光等企業的巨額虧損情況。

  目前來看,榮旗科技也難逃此劫。根據最新招股書顯示,由於消費電子市場需求增長放緩、大客戶砍單等原因給榮旗科技的經營業績帶來了不小的波動,應收賬款高企致現金流承壓,而在這背後,榮旗科技依賴果鏈、依賴大客戶的問題不容忽視。

  應收賬款高企現金流承壓 「失血」之下一邊分紅一邊募資

  根據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間,榮旗科技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02億元、2.43億元與2.91億元,在2020年同比增長了138%之後,2021年榮旗科技僅能保持不足20%的增長。同樣的情況在發生在凈利潤方面,2019-2021年,榮旗科技的凈利潤分別為2274.96萬元、4511.82萬元與5745.87萬元,雖然依然保持了正增長,但是增長幅度明顯放緩。

資料來源:招股書

  除了盈利能力在減弱之外,榮旗科技應收賬款高企的問題也同樣值得關注。2019-2021年間,榮旗科技應收賬款的賬麵價值分別為3279.72萬元、7512.73萬元與9695.03萬元,對於流動資產的佔比分別為33.97%、27.14%和34.64%。近三年間,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分別為94天、85 天和114天,應收賬款整體規模與周轉天數都在不斷擴大。

  而應收賬款的問題對榮旗科技的現金流造成了不小的影響,甚至導致了入不敷出的局面。2019-2021年間,榮旗科技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460.41萬元、7040.41萬元與-79.42萬元。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榮旗科技的凈利潤相比2021年有了超一千萬元的增加,然而體現在經營性現金流方面卻為負值。由此可見,榮旗科技所實現的凈利潤並沒有真實轉化為企業的造血能力,應收賬款高企與回款能力的下降問題導致現金流承壓。

資料來源:招股書

  不僅如此,榮旗科技的償債能力也不容樂觀。2019-2021年,榮旗科技的流動比率分別為3.36、1.74與1.96,速動比率分別為2.66、1.34與1.43,與同行業可比公司平均還有著不小的差距。同時,資產負債率更由2019年的28.27%近乎翻倍,在2021年達到了50.90%。

資料來源:招股書

  由此可見,面臨著現金流承壓、償債能力堪憂等問題的榮旗科技,亟需上市募資補充流動資金,為企業輸血。然而,令人迷惑的是,即便是在經營性現金流為負的狀態下,榮旗科技也要一邊分紅,一邊募資。

  根據招股書顯示,2020-2021年,榮旗科技共發生4次現金分紅,向全體股東累計分紅3375萬元。而在榮旗科技的股東中,錢曙光與汪爐生各自持有936萬股,分別佔總股本的23.40%,朱文兵持有682萬股,佔總股本的17.05%。錢曙光、汪爐生和朱文兵三人是榮旗科技的共同實際控制人,也是一致行動人。三人合計持有2554萬股,佔總股本的63.85%。由此來看,這幾次現金分紅的大部分金額應該是進了三人的口袋。

  而與此同時,榮旗科技此次上市的募資中也將有0.6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失血」、分紅、募資發生在同時,令人深思。

  依賴果鏈卻遭客戶砍單

  在榮旗科技的多項業績問題背後,與其依賴果鏈不無關係。

  一方面,榮旗科技絕大部分的收入幾乎全部由蘋果及果鏈相關企業所貢獻。2019-2021年,榮旗科技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分別為0.74億元、1.833億元與1.735億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2.93%、82.73%和59.85%,客戶集中度較高。其中,2021年的前五大客戶立訊精密、信維通信、富士康、領益智造、歌爾股份均為果鏈企業。

資料來源:招股書

  根據招股書披露,2019-2021年,榮旗科技直接或間接向蘋果的銷售金額分別為0.53億元、2.035億元和2.304億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2.11%、91.85%和79.44%,特別是在近兩年,業務佔比一度超過九成,依賴程度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以智能手機為代表的消費電子行業持續低迷。根據Canalys公佈的智能手機市場報告顯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3.112億部,同比下降11%;中國大陸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下降18%,環比下降13%至7560萬部。

  消費電子行業的低迷對於榮旗科技最為直接的體現便是砍單。立訊精密三年來均為榮旗科技的第一大客戶,然而向其銷售的金額由2020年的8676萬元降至6688萬元,無獨有偶,來自第二大客戶信維通信的銷售收入也由5663萬元降至3655萬元。

  「果鏈」雖具光環,撐起了多少中國製造企業的百億訂單。但紅利背後,也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潛在危機。消費電子低迷之下,蘋果也能獨善其身,但依賴於果鏈的大中小企業們,卻承擔不起砍單、停工、甚至是被剔除的風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