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椰島一季度靠賒賬帶動增長 「貼牌」模式能挽救海南椰島嗎?

  出品: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浪頭飲食/ 郝顯

  2021年4月,海南椰島高調入局醬酒領域,但是醬酒並未給公司帶來好運。

  2021年全年,海南椰島實現營收8.33億元,同比僅增長3.16%,虧損6014.09萬元。合計占營收56%的貿易和食品飲料業務均在下滑,占營收40%的酒類業務營收僅增長3.1%,毛利率則減少了10.26個百分點。

  從銷量來看,2021年白酒銷量僅471.84千升,由於2021年公司將部分「其他酒系列」產品分類進「白酒系列」,將兩者合並起來看,2021年白酒和其他酒類營收合計1.66億元,前一年其他酒類系列則實現營收1.12億元,總共增加約5400萬元,如果剔除原有產品,則新增白酒產品營收還要縮小。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海南椰島並不掌握白酒產能,相當於酒廠的貼牌商,負責消化合作方產能,2021年公司的預付款甚至大於合約負債。在這種合作模式下,公司的白酒業務能發展起來嗎?

  預付大增引來監管問詢 海南椰島只是白酒「貼牌商」?

  2021年海南椰島大舉進入白酒領域,但是採用的全部是和酒企發起設立合資公司的方式。

  2021年3月16日海南椰島全資子公司海南椰島酒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椰島酒業」)與宜府春酒業指定的四川宜府世家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宜府世家」)簽署協議,雙方共同發起設立椰島糧造(成都)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椰島成都糧造」),其中椰島酒業認繳3000 萬元,占註冊資本的 60%。椰島成都糧造定位是打造草本兼香型白酒—椰島糧造系列產品。

  2021年3月17日,椰島酒業與衡湖緣釀酒簽署協議,雙方共同發起設立椰島糧造(衡水)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椰島衡水糧造」),其中椰島酒業認繳1800 萬元,占註冊資本的 60%。椰島衡水糧造定位是打造中國草本香健康白酒品牌。

  2021年4月,海南椰島全資子公司椰島酒業與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糊塗酒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糊塗酒公司」)共同出資設立貴州省仁懷市椰島糊塗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椰島糊塗酒業」)。椰島酒業以現金出資 2.4 億元,占註冊資本的 80%。椰島糊塗酒業定位是結合糊塗酒業在醬香型白酒領域的優質基酒、生產基地、技術優勢等,打造醬香型白酒品牌。

  通過成立合資公司的方式,海南椰島一舉涉足了醬香、濃香、清香三個領域。但是產能仍掌握在合作方手裡,由合資公司每年向合作方採購。

  比如和仁懷糊塗酒公司的合作協議中就約定,合資公司將出資向乙方(仁懷糊塗酒公司)採購醬香型大麴坤沙酒,乙方應保證按雙方約定價格每年提供不低於5000噸53度大麴坤沙醬酒給合資公司。

  這種合作方式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預付款。2021年海南椰島預付款達到1.48億元,同比增長230%,到今年一季度仍高達1.36億元。

  預付款佔比最大的是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糊塗酒業(集團)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糊塗酒業銷售公司」),達到6238.96萬元,佔比42.19%。

  根據天眼查信息,糊塗酒業銷售公司由糊塗酒公司實控人劉清明控制,其中劉清明持股40%,糊塗酒公司持股60%,而劉清明持有糊塗酒公司51%股權。

  雖然從天眼查信息來看糊塗酒業銷售公司與海南椰島並無關聯關係,但是上交所在發給海南椰島的問詢函中要求海南椰島明確說明,「對糊塗銷售存在大額預付款的合理性,是否符合公司與糊塗酒業的合作模式,是否存在相關款項實際流入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等情況,是否構成非經營性資金占用」。

  這也很容易理解,在這種特殊的合作方式下,海南椰島其實是比較「吃虧」的。白酒企業一般採用先款後貨的方式銷售產品,賬面一般都存在較大的合約負債(預收款)。而2021年海南椰島合約負債為1.14億元,預付款1.48億元,預收款甚至低於預付款。

  糊塗酒公司每年白酒產能6000噸,而按照協議,每年合資公司要向其採購不低於5000噸53噸大麴坤沙酒。海南椰島更像是糊塗酒公司的貼牌商,每年負責消化其新生產的白酒,並向其支付大額預付款。

  之前水井坊和國威公司的合作也採用了合資公司的方式,但協議中還涉及到了商標轉讓、現有成品酒合約的託管、以及國威公司及實控人競業協議等內容。

  事實上糊塗酒公司是有自身品牌和基酒的,2018年-2020 年,糊塗酒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 3.47 億元、3.4億元、2.89億元。相較水井坊和國威公司,海南椰島和糊塗酒公司具體合作模式是怎樣的,如何保證合資公司利益呢?海南椰島並未有明確披露。

  營收增長現金流惡化 貨幣資金不足以覆蓋短債

  2022年一季度,海南椰島出現了業績的大幅增長,營收同比增長26.19%,歸母凈利潤增長603.57%。

  根據公司披露的一季度經營數據,白酒系列營收實現了大幅增長,營收達到1.02億元,佔總營收的46%。

  與此同時,海南椰島的現金流則在惡化,一季度在營收增長26.19%的情況下收到的現金減少了34%。繼去年經營活動凈流出2.06億元之後,今年一季度繼續流出6002.88萬元。

  其賬面貨幣資金從2020年的2.2億元降到2021年的9129.92萬元,今年一季度繼續降至8842.48萬元。而公司有息負債總額達到了3.12億元,其中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2.35億元,遠超賬面貨幣資金。

  我們注意到,一季度海南椰島新增經銷商28家,達到去年新增數量的55%,公司應收賬款增長53%達到1.51億元。合約負債同比減少40%,相比去年底減少了2706.88萬元。一季度的高增長也許得益於此,在經歷了2021年的虧損後,海南椰島急需扭虧為盈。

  但是海南椰島要扭虧恐怕沒有那麼容易。2021年公司賬面有其他應收款期末餘額 0.89 億元,其中向幸福華夏文化產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鑫潤時代(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及北京財富傳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3家公司的預付廣告款達到0.45 億元,賬齡均在 3 年以上,壞賬準備計提比例均不足50%,而且2021年未計提壞賬準備。

  此外公司在建工程期末餘額 0.18 億元,其中保健酒易地擴建技改二期項目和 ERP 項目已掛賬多年,進度緩慢。保健酒易地擴建技改二期項目工程進度自2019年以來一直停留在 99.70%,2019 年至 2021 年期初餘額均為 255 萬元;2019 年、2020 年的工程累計投入占預算比例均為 86.70%,2021 年突然增加至 99.70%,但該項目本期增加金額僅為 6.98 萬元,轉入固定資產金額 125.98 萬元。

  上交所在問詢函中要求公司給出不進行壞賬計提準備的理由,同時質疑「是否存在款項實際流入控股股東、 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等情況,是否構成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對於在建工程金額過小、轉固金額突然增大,以及不計提減值準備同樣要給出說明。

  如果這些項目需要在今年計提減值準備,對公司的業績將造成不小的壓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