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看起來很嚴重卻只是輕微傷或者輕傷」?警方解讀

6月21日,河北警方通報唐山打人事件最新情況,根據通報,被打女子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對此一些網友很疑惑,「為什麼看起來很嚴重的樣子卻只是輕微傷或者輕傷?」

對此,@江寧公安在線 發佈科普文章,法律上說的「輕傷」,「輕微傷」,可能和一般人的理解有很大差異。

全文如下

↓↓↓

根據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等五部門發佈的《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輕傷」是指,使人肢體或者容貌損害,聽覺、視覺或者其他器官功能部分障礙或者其他對於人身健康有中度傷害的損傷,包括輕傷一級和輕傷二級。輕傷二級,是指各種致傷因素所致的原發性損傷或者由原發性損傷引起的並發症,未危及生命;遺留組織器官結構、功能輕度損害或者影響容貌。

律師解讀唐山案通報:

嫌疑人涉尋釁滋事、非法拘禁、貸款詐騙等,均可入刑

6月21日,河北公安發佈了「關於陳某志等涉嫌尋釁滋事、暴力毆打他人等案件偵辦進展情況的通報」。詳情

通報中,除了對本案的情況進行了介紹外,公安機關在偵辦此案過程中還發現犯罪嫌疑人陳某志其他違法犯罪線索。陳某志等人還涉嫌哪些罪名,按照法律可能受到怎樣的處罰?21日,上游新聞記者諮詢了相關法律人士。

在公安機關的通報中,公安機關於6月11日將9名涉案人員( 7男2女)全部抓獲。6月12日,經檢察機關批准,9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

被害人就醫後,遠某(女,24歲)、李某(女,29歲)經醫院檢查無需留院治療後自行離開;王某某、劉某某在普通病房住院接受治療,目前傷情已好轉。6月20日,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出具了司法鑒定意見書,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公安機關還列出了相關嫌疑人另外幾條犯罪線索:

2015年12月12日,陳某志以追討索要債務為由,指使劉某、高某、侯某亮、王某對商某凱實施毆打後非法拘禁,經傷情鑒定商某凱為輕傷。2018年9月23日,陳某志明知他人向其抵債的轎車為盜搶車輛,仍指使嗎某宇、范某松隱瞞事實將該車質押貸款14.8萬元。2022年6月9日,陳某志、陳某亮、李某等7人在唐山某酒店實施網路賭博洗錢違法犯罪活動,涉案資金66.03萬元。

上述犯罪嫌疑人已被抓獲歸案。此外,公安機關還發現陳某志、陳某亮、沈某俊、馬某齊、李某等人其他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線索,相關人員是否涉嫌黑惡組織犯罪,目前正在加緊偵查調查。

重慶公孝律師事務所青年律師委員會主任徐斌認為,根據警方通報的內容與前期各種渠道披露的信息來看,案件是嫌疑人意圖騷擾未果,進而毆打女性,其中兩名傷者經司法鑒定為輕傷(二級),已達到刑事犯罪的立案標準。嫌疑人可能涉嫌尋釁滋事罪與故意傷害罪兩項罪名,司法實踐中一般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根據《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其可能面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此外,事件中有群體參與共同犯罪的情節,需根據實際案情劃分嫌疑人各自罪責的輕重。

2015年12月12日的線索中,嫌疑人以追討債務為由毆打他人致人輕傷並非法拘禁,可能涉嫌非法拘禁罪。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非法拘禁罪】規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具有毆打、侮辱情節的,從重處罰。該線索嫌疑人的行為觸犯兩個罪名:非法拘禁罪與故意傷害罪,司法實踐中一般以非法拘禁罪定罪處罰,毆打行為將作為從重處罰的量刑情節。

2018年9月23日線索中,嫌疑人用盜搶車輛進行抵債,並隱瞞事實進行質押貸款。接受盜搶車輛的行為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按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條,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而予以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另外,嫌疑人隱瞞事實,用盜搶車輛進行質押貸款的行為,可能涉嫌騙取貸款罪或貸款詐騙罪。騙取貸款罪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貸款詐騙罪情節特別嚴重的,將處以十 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2022年6月9日的線索中,嫌疑人實施網路賭博洗錢犯罪活動,涉嫌洗錢罪。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上游新聞記者 彭光瑞,綜合@江寧公安在線、中國新聞網

編輯:向家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