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談會︱海外漢學視域下的中國古代命理與數術

2022年6月15日下午,由復旦大學中華文明國際研究中心主辦的「海外漢學視域下的中國古代命理與數術」講談會於線上召開。本次講談會由復旦大學歷史學系青年副研究員戎恆穎主持,兩位報告人分別是法國遠東學院(EFEO)的華瀾(Alain Arrault)教授以及法國雷恩第二大學助理教授安度(Radu Bikir)博士,復旦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王興、巫能昌與談。

在正式開始報告前,戎恆穎先為本次會議的主題「命理與數術」作了導言。她為與會聽眾們介紹了法國漢學界對於中國傳統的占卜與社會之間存在關係的重視,以及相關研究傳統。

華瀾教授的報告題目是「中國曆日:數術的通俗化」。他首先根據《漢書·藝文志》的記載,介紹了中國古代的六類數術和相關文獻:天文、歷譜、五行、蓍龜、雜占和形法。隨後,對此前出土發現的年曆中所題名「視日」與「質日」者作了簡單的介紹,並指出「曆日」這一說法是在公元450年才在月份歷上出現,後來亦見於吐魯番出土的684年《曆日》。接著,他以銀雀山2號漢墓出土的元光元年(前134年)年曆和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為例,分析了年曆與日書上的信息構成。根據《唐六典》的記載,華瀾注意到其中與「歷注」有關的內容,並對京都大學藏《大唐陰陽書》所見《開元大衍曆注》與989年敦煌抄本《具注曆日》(P.2705)進行了系統分析。

最後,華瀾得出結論:從年曆到曆日之間具有明顯的演變,曆日是將秦漢的年曆與日書相結合,因此在解讀方面更加簡單,這代表了從秦漢到唐初,選擇數術從專業性極強的知識逐漸下降到公共知識領域。不過他也提到,儘管選擇數術變得更加通俗,但囿於民眾的識字率和曆日的流通量,仍舊不是人人都可以掌握和運用的技術。

安度博士則以「宋代占卜的超越與內在效用:以洪邁的《夷堅志》為中心」作為報告題目。他先將西方與中國針對占卜的研究方式進行了對比,提到中國的數術接近於西方研究語境下所說的人工占卜(artificial divination)。他注意到,在《夷堅志》之中存在不同的占卜者的類型,其中有以超驗性的靈感進行占卜的術士,同樣也有單純依靠技術、生活閱歷等經驗來進行預測的人群。他將這兩種類型分為超驗之道(The Transcendent Way to Efficacy)和經驗之器(The Immanent Way to Efficacy)。

安度以《夷堅志》中「王浪仙」與「楊抽馬」兩個故事來論證術數中的超驗之道。王浪仙可以在不囿於術數知識本身的情況下,以他獨特的方式自由地解讀卦象。而楊抽馬則天生便具有異於常人的特徵,他可以隨時解讀、利用因果與命數,還能夠使用「以剪紙為騾」這樣神奇的法術,安度推測楊抽馬形象的出現可能與當時張果老信仰的流行有關。在這兩個故事中,具有超驗性力量的術士表現出了接近於仙人形象的一面,他們能夠不局限於形器與經驗,而以靈感和異能做出預言。

緊接著,安度以《夢溪筆談》中提到以話術誆騙別人的賣卜者引出了相對於超驗之道的經驗之器。他分別提到《夷堅志》中的「曹仁傑」、「僧如勝」、「汴岸術士」和「孫小九」與《太平廣記》中「盧齊卿」的故事。曹仁傑不會卜筮,但卻可以依靠簡單的相人達到與靈驗的術士們一樣的效能。僧如勝和汴岸術士則都表現出了擁有一定的術數經驗,但無法做到完全準確的特徵。前者雖然略通卦理,解出來的卦意與最終實際應驗的卦象卻南轅北轍;而後者儘管在預測別人命運時靈驗,但是卻沒能算出自己的死期而最終喪命。孫小九和盧齊卿則在完全不懂術數的情況,能夠依靠他們的生活經驗與社會閱歷精準地判斷一個人的前程。這些故事中的主角們都並不具備超驗性的靈感,但卻擁有各式各樣的知識以及經驗,在某些情況下,這同樣也幫助他們完成預測。在報告的最後,安度介紹了自己研究的靈感來源是其在台灣學習周易的經歷,並且提到,數術是一門與時俱進的學科。

安度博士發表報告
巫能昌進行評議
王興進行評議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