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手機成「新農具」直播成「新農活」,農民如何獲更多利潤?

近日,某知名教育培訓品牌農產品直播帶貨的影片衝上網路熱搜,在熱烈的點讚聲中,也有網友質疑直播間里「一根玉米賣6元錢」太貴,帶貨農產品的價格普遍偏高。

隨著數字經濟興起,直播帶貨不再是明星的「專屬領域」。在中國廣袤的農村,一些農民抓住機遇,把手機當成「新農具」,把直播當成「新農活」,以田間地頭為布景,以綠色生態為賣點,推銷售賣農產品。在農產品直播帶貨過程中,普通農民的收益究竟如何?如何讓農民在直播鏈條上獲得更多的實惠?

山東壽光的新型職業農民張先生家裡有近5畝地,主要種植西紅柿、黃瓜等瓜果蔬菜。他勤於鑽研農業技術,也曾通過直播平台銷售自家種的瓜果蔬菜。去年,他種的一款口感較好的西紅柿,通過電商平台銷售的最高價格是傳統渠道售價的三四倍。

張先生說:「我在當地賣,就是四五塊錢一斤,通過直播宣傳,然後加一些內容進去,(最高)就賣到了二十四塊錢一斤。這個不是我去做的,我邀請了幾個電商過來,他們在我這進行直播,他們就翻好幾番。」

起初,張先生也曾在直播平台上賣農產品,甚至在電商平台上開了店做直播。後來他轉變了思路,將農產品交給專業的直播團隊銷售。和電商直播平台合作,並沒有談具體的銷售分成,而是簡單地批發給電商團隊,由其作為代理商網上直播帶貨。

「同樣是我的產品,我種出來的果實,我應該是最知道的,我就把這個產品概念跟主播說了,主播就把概念分享給他的粉絲,實際上就是他在中間做了轉播(轉賣),他把價格提到了3~4倍,他就有銷量。」張先生說。

找代理商做直播帶貨的模式也沒能長久。張先生說,真正在直播平台上銷售農產品的,大多數是脫離農業種植的新生代。一邊在網上做直播銷售,一邊又在田間地頭耕種的農民,佔比數量較少。

此外,在張先生看來,部分農產品在電商平台的銷售價格翻倍,雖然利潤可觀,但分成給普通農民的利潤並不高,「他有包裝、有運輸,連包裝帶物流人家都包了,但是我知道他的利潤肯定要高很多。總的來說,他賣24,我一斤才掙兩塊,他最少一斤掙十五元。平台經營者首先考慮的是利潤點,不會考慮到底是助農、幫農。」

多位農民告訴記者,農民通過電商平台銷售農產品,看著熱鬧,但實際惠農效果有限。首先對普通農民來說,電商直播的技能門檻較高;其次,在電商平台開店也有一定的成本。銷售流量也並非普通農民簡單在平台上開店就能輕易獲得。

劉豐春從事農村電商培訓多年,培訓對象主要是農民。他告訴記者,在電商直播鏈條上,農民獲得的利潤比較微薄,「他們掙的錢很微薄,不多的。直播鏈條非常長,有些可能需要冷鏈,需要物流,需要有人賣貨,需要包裝。農民可能就是種植,把農產品種出來了,但是後面的環節,可能他也都沒辦法參與。」

劉豐春以種植紅薯舉例,如果農民在傳統渠道銷售,大多1斤只賣八毛錢到一塊錢,而拿到直播平台上銷售,1斤的零售價可以3~4元。這其中,快遞、包裝、倉儲物流到廣告銷售等環節的成本較高。

劉豐春說:「在這個過程當中,紅薯(成本)一塊,快遞基本上得一塊,店鋪的運營成本,打廣告又在一塊,還有紙箱的費用。紅薯其實是最簡單的初級農產品的,也不怕壞,直接包裝。如果是桃子或者櫻桃,它的成本會更高了,裏面得有防凍的冰袋。如果說在直播上可能成本會更高,(其中有)直播人員的分成,我估計一斤合下來都得兩塊。其實紅薯本身的成本是低的,整個運營過程佔了大量的成本。」

劉豐春認為,在直播產業鏈條中,只有解決了規模化種植、標準化生產等問題,農民才能在直播帶貨的產業鏈分成中擁有更多話語權和議價籌碼。除非直播的農民自己是網紅,但網紅農民顯然無法「批量化生產」。

劉豐春說:「規模化和規範化都跟不上,農民就沒有很好的議價權。現有的這種結構情況下,如果說老百姓這邊種了10畝,那邊種了10畝,然後下面人把它收過來,快遞成本還是沒有辦法降低,運營成本可能也沒有辦法降低。」

農學專業本碩畢業的代明亮自主創業做了一家公司,專注訂單農業的探索與實踐。作為一名業內人士,據他的觀察,雖然電商平台迅速發展,很多地方的農產品也想藉助電商渠道增加銷量,贏得更多收益,但農民獲得的收益有限。

代明亮說:「廣泛的農民,到目前為止,我認為還沒有通過直播電商來獲得比較明顯的平均收益。農民的價值收入,在離開土地把農產品交給第一手收購商的時候,他的利潤就終止了,跟他就沒有關係了。」

規模化種植、標準化生產,這需要專業的力量和團隊來組織。代明亮告訴記者,他看好「訂單農業」,這種模式可真正實現產銷環節無縫對接,既讓農民獲得更大收益,也讓消費者獲得實惠,「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把農民的利益和直播方的銷量相對更加直接、更加密切聯繫,他的利益收入才能夠給到這邊。『訂單農業』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三農問題」專家徐祥臨認為,讓農民增產又增收,在電商直播平台上獲得更大收益,應把生產合作、供銷合作、信用合作融為一體的「三位一體綜合合作」體系建立起來,也就是把農民按地域、成體系地充分組織起來,成立服務功能齊全的綜合性農民合作社。

徐祥臨說:「它能夠解決農民生產技術上的難題,購買銷售的難題,金融保險的難題,能夠讓農民分享全產業鏈的增值收益。在這個過程中,自然而然它就會解決過剩問題,它能夠解決農產品的質量問題,能夠滿足市場規模化、生產標準化的要求。」

去年,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中央農辦等四部門聯合出台《關於開展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綜合合作試點的指導意見》。意見明確,到2023年6月底,打造若干具有示範引領作用的「三位一體」試點單位。試點工作為期兩年,現已正式開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