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澎第一天】「夜探龍宮」潮間帶體驗趣

【遊澎第一天】「夜探龍宮」潮間帶體驗趣 / 記者陳文發

遊澎第一天,夜宿龍床,精雕細琢,高貴典雅,是一生難得的體驗。圖 : 陳文發攝

做夢都想不到,待會兒即將搭機前往澎湖了!與飛機長期地別離,並非疫情的干擾,也不是瑣事的罥縛,而是不算太忙的日子裡,總能找到足以忙碌的藉口,以至於上一回搭機已是七年以前的往事了!是連續五天前往金門上課。上午授課是此行的主要任務,但下午的漫遊大金才是魂縈夢牽的重頭戲,除了飽覽戰地的風光以外,閩式建築才更令我醉心,而出國旅行更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這容易的歲月可真是無情,竟以一個疏忽就耗掉了大半的人生。

澎湖忠烈祠為重檐廡殿的最高頂級「大屋頂」,八柱七間,殿式彩繪,莊嚴肅穆。圖 : 陳文發攝

這回遊澎也是意料以外的事,但老天既然有意成全,我於是打包愉悅的心情,備妥期待的眼神,比伙伴慢了一天出發,懷著激越,揣著忐忑,搭上06:50的早班機前往馬公,但由於謹小慎微,恐怕遲到,於是05:30便早早抵達松山機場了!此時空蕩蕩的大廳植滿了疫情期間蔓生的諸般寂寥,看著各家航班的跑馬燈,重複地映現著何時起飛的訊息,竟也勾起了十幾年前,每年出國兩次的逍遙往事……。如今來到了資深中年的歲數,仍然掩藏不住搭機帶給我的期盼與悸動,這幾千元就能解決的興奮體驗,竟被我耽擱了這麼多年,懷疑自己是否遜於駕馭人生,以至於乏味若斯?

忠烈祠的山門為四柱三間三樓式牌樓,季新造斗拱清晰可見。圖 : 陳文發攝

今晨颳著強風,飄著微雨,內心竄生出一絲絲莫名的擔怕,這班小飛機只坐了三分之一的乘客,在強大推進力的作用下,快速地往上爬升,此時朦朧的山勢,蜿蜒的水景,錯落的房舍,以及熟悉的街道,在氤氳的晨雨中,化成了一首首蒼茫淒婉的小詩,要磅礡,有磅礴;要秀媺,有秀媺,直到鑽進了稠醪如膏的雲層裡,機身震顫不已。此時的朝雲靉靆,行露未晞,驚恐的內心,宛若跌入了迷茫的平行時空裡,直到穿出了雲層,五百里晴空朗朗乍現,映照著蒸騰如浪的煙雲,心中的一塊石頭才肯落地;一小時後,平安地抵達了馬公機場,一批批遊客被事先約定好的車輛接走,剩我蹲踞在蕭瑟橫陳的長廊下,像一個缺疼少愛的流浪漢,直到民宿老闆的女兒前來接機,一顆糾懸的心才放寬了不少。

澎湖天后宮是全台最古老的廟宇,裏頭陳列了全台第一及第二古老的石碑。圖 : 陳文發攝

她帶我到(自由塔)民宿的二樓,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偌大結實的龍床,這頂床非同凡響,對於酷愛木雕的我來說,不會有更好的安排了!我於是打開火眼金睛,仔細地端詳一番。這頂大床有踏階,有天花,有床欄,還有雕工精湛的花罩。不管是方勝、柿蒂、驅魔刀劍、軟團祥雲、如意盤長、卍字不斷、松鶴延年或是富貴平安等雕飾,非官宦之家,不足以購置;非富豪之人,不堪能擁有;更難得的是卡榫嚴實,四平八穩,無磕無碰,完好如初,推估為清代上乘的手工藝品,若以目前的市值來估,非數百萬恐難以望其項背,試問看倌,有誰睡過百萬以上的眠床?單憑這點,就彀我驕傲一輩子了!

方勝紋和富貴平安雕刻精細,抬升了龍床的價值。圖 : 陳文發攝

放好行李後,與伙伴們相約在忠烈祠見面,這是一座重簷廡殿七開間的古典建築,簷下布滿了金碧輝煌的和璽彩繪,箍頭、藻頭和枋心都以龍、鳳以及祥雲等元素為基調,充分體現了帝殿的霸氣,是古典建築中,最為尊貴的等級,與北京太和殿及台北的國家戲劇院是同等級的「大屋頂」。山門則是四柱三間三樓式牌樓,明間正對後方的主建物,左次間寫「成仁」,右次間寫「取義」,引自文天祥的(正氣歌):「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是也。正立面望去,明間簷下有五朵計心造斗栱,兩次間簷下各有三朵計心造斗栱,背面亦然。斗栱與拱券之間各有和璽(殿式)彩繪,但色澤已黯淡無光,正脊兩側為螭吻吞大脊,四條垂脊則各有四隻蹲獸,雖說忠烈祠的梁柱並非令我醉心的木質結構,但有斗有獸,有椽有昂,整體外貌也算是華麗典雅而奪人睛光了!

天后宮的大木作採用檜木,小木作及鑿花則使用樟木,三川殿門額下方有五塊豎柴,雕工精美。圖 : 陳文發攝

接著來到了遊澎的主要目的地──「天后宮」,從明代萬曆三十二年(1604)迄今,至少已有418年的歷史,「馬公」一詞也是由「媽宮」諧音而來,這也是全台年代最久的廟宇。這座廟的鎮宮之寶是「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石碑,除了是全台發現最早的石碑以外,更確立了天后宮成立的「起碼」年代。此宮鑿花以樟木為主,而樟木的優點在於容易雕刻,缺點則是不耐日照雨淋等大自然的侵蝕與風化,因此隔扇及豎柴等木作已呈斑駁龜裂的情形,現存木構建築由潮州匠師藍木主持。他的木結構特色很多,例如門楣上喜歡加上塊狀雕刻之豎柴,用以彰美,彎松雕得玲瓏剔透,有如匾額。另外他的垂柱,吊桶偏大而吊柱較小,尤其喜歡作方柱,更有趣的是他在排樓面上的彎松及連栱,當深接封柱(附壁柱)時,又另外增加了半顆斗,這種做法成為澎湖匠派之明顯特色,與台灣各大廟宇以泉漳師派為主的風格大相逕庭。三川殿正脊為雙龍護麒麟,而廟口的石階呈現多邊形則是筆者僅見之孤例,由於地勢前低後高,層次疊加,拾級而上,頗有莊嚴肅穆的尊貴感,因為後續仍有行程,只能草草結束眼前的古蹟巡禮,以待後緣。

圖中天后宮清風閣兩塊石碑分別為全台最古老及第二古老的石碑。圖 : 陳文發攝

接著搭公車來到「蔡廷蘭進士第」,蔡為澎湖有始以來唯一的進士,住宅佔地約51坪,為中留天井的四合院,以收「四水歸堂」之效,為澎湖傳統民居。正立面中央門楣有玄武岩石匾一方,陰刻「進士第」三字。次間身堵各有圓形泥塑「松鶴圖」鏤窗,正廳三間六隔扇,中間門扇刻有「文章千古業、詩禮一家春」文字,固定在上額門楣的門印左右各刻有「閥」、「閱」,彰顯了全澎唯一進士家族的地位。廂房為金形馬背硬山式作法,由於到訪時有抓周活動正在進行,因此大門暫掩,無法細探其微。

澎湖唯一進士蔡廷蘭故居,正面三開間,左右廂房為金形馬背,全屋為「四水歸堂」的口字型四合院建築。圖 : 陳文發攝

接著總歷了不知凡幾的步程,來到了「夜探龍宮」潮間帶體驗營,感受潮間帶豐富而綺麗的物種。此時狂風驟雨,漫捲雲天,遠潮近濤,急如兵馬。有多位生態老師親自帶領一行人尋顯訪微,蒐奇探妙,也吃了甘甜美味的海鮮粥以及石斑魚湯,結束了既匆忙又充實的一天。晚上小逛了微雨漫籠的馬公街衢,買了香味四溢的燒烤以及冰涼沁懷的啤酒,好慰勞饑渴已久的饕心,此時的行人極少,故事卻多,沒有閃耀的星辰,也鮮有璀璨的霓虹,頹然就醉於極盡奢華的龍床上,剎那間,竟迷迷糊糊地跌入帝鄉。

潮間帶體驗是下午重要的活動項目,一口氣發現了數十種罕見的生物。圖 : 洪翠燕提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