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50家公司告別A股 退市制度有進一步完善的必要

來源:中國經營報

文/曹中銘

據統計,截至目前,今年已有超過50家上市公司收到滬深交易所的退市決定告知書或已進入退市流程。一年有超過50家公司退市,這在此前是不可想像的,但卻不幸變成了現實。儘管上市公司退市實現了常態化,但筆者以為,退市制度仍然有進一步完善的必要。

中國資本市場上市公司的退市,可謂歷經波折。從市場誕生至2000年這10年間,是沒有任何一家公司退市的,直到2001年PT水仙開啟上市公司退市的先河,此後才陸續有公司退市。但2008年至2012年5年內,由於上市公司採取各種方法規避退市,再加上監管缺失或缺位,期間再次出現沒有上市公司退市的現象,也導致退市制度形同虛設。

儘管從2013年開始,又有上市公司退市了,但數量卻非常有限。比如從2013年至2018年,退市數量分別為2家、1家、2家、1家、2家和4家。相對於數千家上市公司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對於退市制度而言,卻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而從2019年開始,上市公司退市明顯提速。2019年退市上市公司達到11家,2020年上升至16家,2021年退市公司數量則首次突破20家達到23家,2022年飆升至50家,也在不知不覺中創造了「歷史」。

毫無疑問,近幾年來上市公司退市數量的增加,以及退市真正實現常態化,與退市制度不斷深化改革與完善是分不開的。以2014年10月份證監會發佈《關於改革完善並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為標誌,此後證監會多次對退市制度進行改革。

由於退市制度存在缺點,此前滬深市場上存在為數眾多的或業績長期虧損,或財務狀況嚴重不良,或屬於「殭屍」公司的企業,這類上市公司也被市場解讀為「股市不死鳥」。其苟活於市場中,只具備殼價值與投機價值,沒有任何的投資價值。但大量的「股市不死鳥」存在於市場上,也催生出一系列的負面效應。

為了將殼公司與「股市不死鳥」清除出市場,2020年12月份的新退市制度引入了「營業收入低於1億元+扣非前後凈利潤為負」的組合類財務指標。今年超過50家退市公司中,96%的上市公司因觸及財務類退市指標而退市。其中,絕大多數又是因為觸及「營業收入低於1億元+扣非前後凈利潤為負」這一指標。由此可見,該指標對出現殼公司與「股市不死鳥」的威力有多大。

退市制度歷經多次改革,虧損退市、面值退市、年報非標退市、重大信息披露違法退市、營收+虧損退市、不披露年報退市、主動退市、欺詐發行退市等多種類型的退市公司都已出現。即使如此,退市制度存在的缺點同樣明顯。

主要表現在,一是上市公司退市率仍然處於低位。2022年即使有50家上市公司退市,相對於滬深股市4744家掛牌公司的數量,退市率也不過1.05%。在境外成熟市場,其每年的退市率高的達到8%,低的也超過3%。與之相比,A股上市公司退市率還存在明顯的差距。

二是現行退市制度,並沒有真正做到「應退盡退」。客觀上,2022年退市的50家上市公司中,觸及退市指標最多的還是殼公司與「股市不死鳥」。可以預見的是,今後每年還會有數量可觀的殼公司退市市場。但是,目前市場上仍然有垃圾公司、毫無投資價值的公司大量存在。比如,有上市公司連續10多年都不分紅,不回報其投資者,這樣的上市公司存在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提高A股上市公司的質量,既需要把好「入口關」,也需要加速出清劣質上市公司,且兩者缺一不可。加速出清劣質上市公司,需要進一步改革完善退市制度。基於此,筆者建議,在退市指標中,設置凈資產收益率考核指標。可規定,最近三年平均凈資產收益率不得低於2%,否則凈觸及退市條款。科創板與創業板由於實行更加包容的上市公司,可設置一定的過渡期(比如3年~5年),過渡期滿後,同樣適用該考核指標。

此外,還可設置分紅率指標。可規定,最近三年平均分紅率不得低於20%。同樣,科創板與創業板設置過渡期。一旦上市公司最近三年平均分紅率低於20%,將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通過設置凈資產收益率指標,能夠考核上市公司的盈利狀況,也可將那些盈利能力低的上市公司掃地出門。而分紅率指標,則考驗上市公司回報投資者的能力。無法回報股東的上市公司,讓其退出市場亦是應有之義。

作者系財經評論員

(校對:翟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