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輕傷」鑒定之後,對法外狂徒當除惡務盡

唐山打人案的辦理取得階段性進展。6月21日,河北警方對此案做了權威信息披露: 6月10日凌晨,陳某志在燒烤店裡就餐王某某進行騷擾,遭拒後夥同馬某齊、陳某亮等人,對王某某、劉某某等4人進行毆打。6月20日,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出具了司法鑒定意見書,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此外,公安機關宣布,發現陳某志等人其他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線索,相關人員是否涉嫌黑惡組織犯罪,目前正在加緊偵查調查。

河北警方的權威信息披露,回應了公眾對案件的關注。目前披露的案情來看,陳某志可謂惡貫滿盈,劣跡斑斑,涉嫌多個罪名。就唐山打人案本身來說,被害女性僅被鑒定為「輕傷(二級)」「輕微傷」,甚至還有就醫後「自行離開」的表述,這和公眾對於案件的認知有一定的落差。

但是,須明白,法醫學意義上的「輕傷」一點都不輕,「輕傷」司法鑒定也是決定行兇者能否被追究「故意傷害罪」的關鍵法律條件。「輕傷」「輕微傷」和「重傷」,在司法鑒定領域有其特殊的含義,不能混同於我們日常的表達。

按照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聯合公佈了《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輕傷」是使人肢體或者容貌損害,聽覺、視覺或者其他器官功能部分障礙或者其他對於人身健康有中度傷害的損傷,包括輕傷一級和輕傷二級。即,「輕傷」足以造成人的部分功能障礙,或者構成「中度傷害」。比如,面部輕傷二級認定標準,包括:面部單個創口或者瘢痕長度4.5cm以上;眼瞼缺損;鼻骨粉碎性骨折;雙側鼻骨骨折;牙齒脫落或者牙折2枚以上等等。

所以, 哪怕只是「輕傷」,都是達到「斷牙折骨」的嚴重損害程度。而且「輕傷」意味著,可以追究行為人的「故意傷害罪」。

在專業的司法鑒定之外,公眾對唐山的打人案件關切,更是對自身安全的投射,是對法外狂徒的憤怒,對掃黑除惡之後朗朗天的期待。這必須得到重視。

從警方的披露看,行兇者劣跡斑斑:暴力討債,非法拘禁,雇凶打人,銷贓盜搶車輛,網路賭博洗錢,還有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為什麼還有陳某人這樣的法外狂徒?他們為什麼長期沒受到法律的制裁?這也是司法機關之後需要徹底查清的。這一夥這次因騷擾、毆打婦女而東窗事發,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在案發之後,唐山開啟了「雷霆風暴」行動,常態化開展掃黑除惡工作,「一露頭就打,打狠打掉它,打黑打惡,絕不含糊」,也亮出了掃黑除傘的決心:「誰也不會遷就,誰也不會保護,是誰就逮誰」。目前,唐山市路北區副區長,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局長馬愛軍,正在接受廊坊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事發地的派出所的相關民警也在接受異地監察調查。

還要看到,「輕傷」的故意傷害罪的最高刑僅僅只有三年,顯然相對較輕。能否將陳某人一干人等的餘罪查實查盡,應罪盡罪,讓他們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讓他們的刑罰與他們的罪孽相當,這應該是下一階段辦理此案的關鍵。除惡務盡,還需要徹底查清:陳某志囂張跋扈的背後,誰在給他們撐腰、壯膽?正義不能再遲到,讓「雷霆風暴」來得更猛烈一些,還公眾一片能安心擼串的朗朗天。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