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懲惡還需揚善,別讓見義勇為者流血又流淚

6月19日凌晨,廣東惠州發生一起宵夜店圍毆案件。據悉,主犯洛某龍(男,23歲)與女友發生爭執,並對女友進行毆打。附近宵夜店老闆譚先生聞聲上前制止,竟遭到洛某龍及其四名同鄉圍毆,頭破血流;宵夜店老闆娘冉女士試圖保護丈夫,也被毆打。宵夜店主夫婦傷勢嚴重。據警方通報,目前五名嫌疑人已全部抓捕歸案。

這一次,旁觀者沒有冷漠,而是選擇了挺身而出,但卻成了遭到圍毆的受害人。案發後,宵夜店老闆娘冉女士哭著說:「希望大家能給我們一個公道,幾個男的打一個女的,誰都會去伸出正義之手,現在如果真的是這樣,誰還敢去見義勇為?如果真的沒人管了,那以後怎麼辦?」

根據現場監控影片,起初施暴者踹飛並毆打其女友致其慘叫連連,後五名施暴者共同對上前制止暴力的宵夜店主狠毒下手。其殘忍、囂張之至,很難想像正是在全民呼籲嚴懲暴力犯罪之際發生。只有讓罪犯得到及時、公正的嚴懲,才有利於減少群體模仿,讓潛在惡人不敢「有樣學樣」。

根據刑法規定,隨意毆打他人,符合致一人以上輕傷或者二人以上輕微傷、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等情形的,應當認定為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構成尋釁滋事罪。本案中,五名行為人使用皮帶、磚頭、凳子等工具,在被害人店門口,肆意輪番毆打被害人。從監控中看來,被害人血流不止、傷勢嚴重,很可能達到情節惡劣程度。

而且,被害人系見義勇為者,其遭遇如此殘忍的毆打,更是對社會秩序和民眾安全感的破壞。因此,本案無疑涉嫌構成尋釁滋事罪。

與此同時,根據監控影片所示和冉女士所述,當被害人譚先生被打得滿頭是血、血肉模糊時,那群施暴者仍舊追著他打,警方趕到之時,有人還去取了刀具。可見即使當時被害人明顯已傷勢嚴重,毫無還手之力,行為人仍使用工具對被害人要害部位持續毆打,且意圖使用刀具等兇器繼續攻擊。

如果警方未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本案還存在故意殺人罪(未遂)的可能。

這樣一來,對於這種在尋釁滋事過程中,遇他人制止後,另行實施嚴重暴力行為的,除了構成尋釁滋事罪,不排除還觸犯了故意傷害罪和故意殺人罪等其他罪名。當尋釁滋事罪不能包容故意傷害和故意殺人罪時,則應當數罪並罰,而不是千篇一律,只能定尋釁滋事一個罪。

只有這樣,才能對這種公然肆意挑戰社會正義的街頭暴力犯罪予以嚴懲。

懲惡還需揚善,處罰惡人之餘,還要重視對善良、正義者的保護。而保護至少還包括兩個方面。

一方面,不僅要讓施暴者承擔刑事責任,還要令其付出民事賠償。本案中,起初施暴者洛某龍毆打女子並非發生在被害人店主夫婦的宵夜店內,夫婦二人並無安全保障義務。《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因保護他人民事權益使自己受到傷害的,由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受益人可以給予適當補償。

另一方面,在國家制度層面,重獎見義勇為者同樣重要。2017年公安部發佈《見義勇為人員獎勵和保障條例(草案公開徵求意見稿)》尚處於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階段,全國各地執行的是各自「見義勇為人員獎勵和保護辦法」。本案發生地廣東省2013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廣東省見義勇為人員獎勵和保障條例》對見義勇為人員的確認、援助、資助和獎勵、宣傳和鼓勵做了相應規定。

本案店主夫婦依規定在6個月內提出申請並被確認為見義勇為後,可被通報嘉獎、頒發獎金、授予見義勇為榮譽稱號等。若為見義勇為受傷,其救治期間的醫療費、護理費等合理的治療費用,應當由公安機關通知見義勇為專項經費管理部門先行墊付,後向侵權人洛某龍等人追償。還可對其住房、申請常住戶口等需求提供優先安排等。

此外,因見義勇為致使本人或者其近親屬人身、財產安全受到威脅、報復的,公安機關應當採取有效措施予以保護,這方面可以參照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的證人保護制度,予以參照執行。

當今社會沒有人是孤島。正確適用法律,及時懲惡揚善,是人民群眾獲得安全感的重要保障。法律既要懲罰惡者,也要保護好人,讓壞人不敢作惡,讓好人能有好報。唯有如此,社會才能不斷向善向上。(作者系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