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ICU熬6個月死裡逃生,用手機敲字:我老婆是最好的

6個月,這是31歲的孫維(化名)在重症監護室度過的時間。

「有好幾次,我都怕他醒不過來了。」這6個月,孫維的未婚妻小樂(化名)度日如年。身處異地,她是孫維唯一的親人,不離不棄地陪伴。

「他吃盡了所有苦頭,我們也花光了所有積蓄。」小樂說。但是她依然覺得慶幸。因為,奇蹟最終眷顧了這對年輕人。

6月初,孫維從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出院,兩人有了新的希望。

簽字時,她的手不停發抖

孫維和小樂都是廣東人,兩人一年多前剛在老家擺了酒席,還未領證。孫維三年前到義烏,在一家飯店做廚師。小樂追隨著他,在義烏一家酒店工作。

兩人在義烏租了房子,盤算著打拚幾年,再回老家。

變故發生在去年11月中旬的一個午後,孫維吃完飯突然腹痛難忍,小樂陪他去附近醫院就診。

「做了檢查,醫生說是急性胰腺炎,要趕快住院。」小樂最初以為掛點鹽水就好了,沒想到,孫維住進去之後就再也沒出來,「他到醫院沒多久,疼痛就加劇了,開始還能走路,最後需要輪椅推著走,第二天就進了重症監護室。」

與此同時,小樂接到了醫院下達的病危通知書,孫維發展成重症急性胰腺炎。

孫維腹腔內反覆出血,做了開腹手術,卻又找不到出血點。

「非常非常恐怖。」那一周時間,小樂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被叫到醫院:要簽字、要急救。

最嚴重的一次是今年元旦,孫維再次嚴重出血。

「醫生讓我們決定要不要做手術,說如果手術後,兩個小時內還出血,可能人就沒了。」雙方家人都在廣東,孤身一人的小樂慌了,「我坐在地上,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有無盡的絕望。」

最後,一家人開了個影片會議。

「我們都覺得他這麼年輕,怎麼也要拼一拼。」帶著一家人的決定,小樂最後去簽字,她的手止不住地發抖。

手術之後,主診醫生就建議孫維趕緊轉院到杭州。小樂當時只匆匆問了醫生一句:能不能給我們推薦治療重症胰腺炎最好的醫院?

孫維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

在ICU病房外,她日復一日地守候著

重症急性胰腺炎合並嚴重的腹腔感染和腹腔出血、多臟器衰竭……這是浙大邵逸夫醫院接診時,孫維的情況。

重症醫學科醫生蘇偉對孫維當時的狀態印象深刻:皮膚灰暗、浮腫、肚子鼓脹、腹部切口有大量膿性滲液,氣管切開,呼吸機支持,整個人看起來奄奄一息。

更讓蘇偉醫師意外的是,雖然孫維只有31歲,但他的各項器官功能和化驗指標評估顯示,病死率高達83.97%。

重症監護室里,重症醫學科郭豐主任醫師、黃海英副主任醫師緊急召集科室醫生和重症急性胰腺炎團隊的醫生討論、制定治療方案。

「重症胰腺炎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患者病情又異常複雜,我們重症胰腺炎團隊第一時間處理患者腹腔感染問題並積極進行臟器支持治療,為他更換了腹腔引流管,處理了手術切口,並在抗感染、呼吸機支持、血流動力學管理、營養支持、鎮靜鎮痛、深靜脈血栓預防等方面進行精細化管理。」浙大邵逸夫醫院重症醫學科郭豐主任醫師說。

重症監護室外,小樂焦慮又恐懼。重症監護室不能進去探視,但她每天像上下班一樣,到病房外面「報到」。

「我很擔心,怕他隨時有什麼意外,我守在這裏,能隨叫隨到。」

浙大邵逸夫醫院重症醫學科醫生李曼記得每天進出重症監護室,都能看到小樂安靜地等在外面,「她一看到我們出來,就過來問裏面的情況,能看得出來,非常緊張。」

怎麼控制住孫維的病情,是醫生們面臨的巨大考驗。

腹腔動脈出血似乎是孫維走不出的「魔咒」,半個多月時間內,他先後兩次大出血:胰背動脈出血、胃十二指腸動脈出血,一次比一次兇險,一次比一次急迫。好在,技術精湛的介入科每一次都能幫助孫維化險為夷。

除此之外,由於嚴重的腹腔感染及腸瘺,孫維不得不接受普外科另外三次手術。每一次手術,重症醫學科、普外科外、介入科、輸血科、麻醉科、超聲科等科室都拼盡全力。

「他經歷了密集的手術和各種有創操作,可以說是經歷了各種驚心動魄的搶救場面,真是吃盡了苦頭。」事後,浙大邵逸夫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郭豐感嘆。

他歪歪扭扭寫下:我老婆是最好的

在浙大邵逸夫醫院重症胰腺炎多學科救治團隊夜以繼日地努力下,再加上本身年紀比較輕,孫維的情況終於在入院後1個多月才漸漸好轉。

「他因為長久躺在病床上,肌肉沒有力量,手都不怎麼能抬起來,我們給他做康復治療。能抬手後,就給他一個手機,他通過打字或者寫字的方式和我們交流。」郭豐主任醫師說。

渡過最危險的治療階段後,對孫維來說,康復也是一道艱難的考驗。

「康復訓練是個漫長的過程,他很配合,但有時候也會沮喪,覺得都這麼辛苦了,還是沒什麼效果,就想放棄。」這個時候,李曼醫師會和同事們給他鼓勁,「我們說:你未婚妻每天都在外面等著你,你不好不努力的。」

李曼醫師記得,這樣的鼓勵對孫維最有效。有一天,孫維拿出手機敲出一句話:非常感謝我老婆,她是最好的,認識她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在杭州陪護的半年,小樂沒有去過其他地方,每天都在賓館和醫院之間往返,她擔心孫維的病情,又焦心他的治療費用。

長達幾個月在重症監護室,多次危急重症搶救,除去各種報銷,孫維的醫療費用有50多萬元,對這個家庭來說,是個沉重的負擔。

「我們籌款過,他的同事也為他捐款了,親戚朋友能借的也都借了,還是不夠。最後申請了慈善資助,醫院也給我們開通了綠色通道。」為了照顧孫維,小樂也辭去了原來的工作,經濟上更加拮据。

「他們中間一度沒有繳納醫療費用,但我們一直給他開著綠色通道,家屬非常信任我們,患者又這麼年輕,他病情嚴重,但不是沒有希望,所以我們也不想放棄。」郭豐主任醫師說,「說實話,一開始我們都沒有十足的把握,在醫療團隊與他愛人的共同守護下,最後,他還是挺了過來,非常不容易。」

從160斤瘦到90斤,只要人還在就好

5月11日,孫維在小樂的陪伴下,終於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

在ICU的這段期間,孫維受盡了人世間的最大痛苦,聽厭了各種機器的報警音。但這個病房留給他的也不僅是痛苦,更有對生命失而復得的敬畏與感恩。

病情轉輕的時候,他能躺在病床上蹺著二郎腿追劇;每天早上,值班護士向他打招呼的時候,他覺得很親切;康復師把他從床上扶起在床邊做各種鍛煉時,握著他的手、拍著他的肩,告訴他一定會挺過去,這讓他覺得有希望。「有時候,我覺得在這裏特別有安全感。」

6月7日,在經過將近一個月的康復後,孫維終於得以出院。小樂陪他回到義烏繼續康復。

在醫院保住了命,但孫維的身體依然虛弱,原本160斤的他如今只剩下不到90斤,他說話都是間斷的句子,說說停停,似乎每一句都很耗費精力。

「他現在每天就在家吃飯、休息、定時訓練。」小樂一早出去買菜,給他張羅餐食:排骨粥、雞肉粥……「他其實也吃不多,在重症監護室那麼久,他都沒有吃東西,都是營養液,胃腸道消化功能很弱,每次就吃一小碗粥,再多也吃不下。」

但讓小樂安心的是,孫維最終挺了過來,人還在。「等他再康復一些,能行動了,我們就一起回老家。」

新聞+

急性胰腺炎死亡率高達30%

據健康時報,海軍軍醫大學長海醫院的李兆申院士通過對9500多例急性胰腺炎病例研究發現,急性胰腺炎起病急、變化快,其中合並多臟器功能衰竭的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死亡率高達20%~30%。

而對於引起急性胰腺炎的原因,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消化內科主任醫師郅敏介紹,患有高脂血症、膽囊結石、經常大量飲酒的人群是急性胰腺炎的高危人群,而暴飲暴食、大量進食油膩食物、大量飲酒是導致胰腺炎發作的主要誘因。因此,切勿暴飲暴食、胡吃海喝、過食油膩。

(原標題:《「我老婆是最好的!」90後小伙ICU里熬過6個月,死裡逃生敲下一行字!這病為何如此兇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