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印太戰略」是冷戰思維和殖民主義再現

薛靜 清華大學中美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陳琪 清華大學中美關係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近期,美國使出渾身解數,全力拉攏一些亞洲國家,妄圖構建美國領導下的地區「小圈子」,以實現美國主導下的地區秩序。5月12-13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召開的「美國-東盟首腦特別峰會」就是在這種戰略指導下的一次重要行動。5月20日至24日,美國總統拜登又開啟了上任後的首次亞洲訪問之旅,造訪了美國在東亞的主要盟友日本和韓國。5月24日,美日印澳四國首腦齊聚日本首都東京,舉行「四方安全對話」。不僅如此,美國多位高官還在亞太地區進行穿梭式外交活動,全方位推動美國的所謂「印太戰略」落地實施。

美國的所作所為將矛頭直指中國,其「印太戰略」的核心是要圍堵遏制中國。通過在中國周邊建立美國領導下的反華包圍網,實現牽制中國力量、遲滯中國發展的目的。美國大力鼓吹「中國威脅論」,挑撥相關各國與中國的關係,企圖惡化中國的周邊環境。原本經過多邊協商已經取得相當進展的亞太爭議問題在美國的刻意引導下,又出現了激化的苗頭。應當看到,美國採用的手段本質上仍然是殖民主義的老一套,即製造地區分裂,挑撥各國相互爭鬥,從而為外部勢力介入提供機會,並從中攫取利益。

亞太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基本實現了地區和平,經歷了經濟快速發展,已成為世界經濟最重要和最有活力的部分。這一局面來之不易,值得每個地區國家分外珍視。而美國不顧及亞太國家的人民福祉,執意製造衝突、激化矛盾,根本上是為了一己之私,為了鞏固自身的全球霸權。無論是之前的中日釣魚島問題,還是中韓的「薩德問題」,再到「南海爭端問題」,背後都有美國蓄意操弄的影子。美國表面上看起來是針對中國的崛起,而實際上針對的是整個亞太地區的復興。

美國霸權絕對不允許這個全世界最重要的地區脫離其掌控,而是企圖讓亞洲各國永遠為美國的國家利益服務,因此任何一個地區大國的崛起都是美國所不能容忍的。這與美國所鼓吹的意識形態鬥爭毫無關係,完全是為了維護美國霸權。可以說,美國現在就是亞太地區和平發展的最大障礙和最不穩定因素。

美國的戰略思想似乎仍然停留在冷戰時期,這是由美國的國際秩序觀念所決定的。美國信仰「霸權有益論」,認為只有存在一個主導世界的領導者才能保證世界的秩序,而這個領導者又非美國莫屬。在美國的觀念中不存在各個國家和平共處、相互尊重、共同發展的世界圖景。然而,雖然美國極力推動世界格局走向其所希望的「新冷戰」,但是此一時彼一時。冷戰結束後三十 年的全球化發展早已將世界各國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為一個相互依存的命運共同體。在當今的國際格局之下,美國還妄圖重回冷戰世界,無異是痴心妄想。

實際上,美國的「印太戰略」不僅是殖民主義的「借屍還魂」,還帶有明顯的種族主義色彩。美國不僅企圖讓亞太地區像殖民時期那樣成為美國的經濟殖民地和政治附庸,而且還體現出「美國優先」和「白人至上」的特徵。具體而言,美國在亞太地區打造的「小圈子」大致可以分為幾個層次。

首先是AUKUS。它是由盎格魯——撒克遜國家組成的准軍事聯盟,是美國「亞太戰略」的最核心部分。接下來是所謂「四方夥伴關係」(QUAD)。這是一個政治同盟,除美國和澳大利亞之外,日本和印度也加入其中。還有最近非常吸引眼球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它包含更多國家,也因而更加鬆散。

縱觀人類歷史,亞洲在絕大多數時期內都是世界上人口最繁盛和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只不過在最近的數百年間遭遇了挫折,經歷了被西方侵略和奴役的悲慘命運。然而,如今的亞洲各國已經擺脫了殖民統治。亞洲各國人民通過自己的勤勞和努力而不是劫掠和剝削,正在逐步恢復著往昔的光榮地位。亞洲的事務應該由亞洲國家和亞洲人民自主決定,並不需要其他國家作為主人來發號施令。

「世界潮流,浩浩湯湯」。在當前全球發展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急劇上升的時期,美國應該審時度勢,而非逆流而動,仍然沉迷於「永世霸權」的迷夢中不能自拔。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所作所為違背了和平、發展、合作的歷史潮流,註定不得人心,既無法阻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更不能遏制整個亞洲重新成為世界的中心。(責任編輯:安然 樂水 宇馨)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