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改變命運」過時了嗎?這位大涼山少年可以回答

人不應僅只滿足於「會讀書」,在把握自己命運上還需更多前瞻性,前瞻性和「會讀書」一樣重要。

全文1466字,閱讀約需3分鐘 

文/新京報評論員 丁慧 編輯 遲道華 校對 趙琳

▲陳時鑫將從南京大學畢業。圖/新京報資料圖

近日,「大涼山娃全獎直博港中文」的話題衝上了熱搜。熱搜的主角陳時鑫是南京大學電子學院的本科畢業生,一位來自大涼山的少年。

從大西南的阿普路村小學,到冕寧縣第二中學,再到成都市石室中學、南京大學電子學院,如今,陳時鑫「直博」到香 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系,並且拿到了全額獎學金。他從山坳里一路走來的求學經歷很是艱辛,卻也完全改變了自身命運,也打動了許多網友。

縱觀他的經歷,真正讓人們內心產生觸動的並非只是他「如何學霸」,而是他從山坳里摸索著走出來的不屈不撓,還有他面對城市生活內心產生落差感後,處理自身境遇和出身二者關係的智慧。

他在接受新京報的採訪中說:「對於過往的經歷,有些人會說這是一種痕迹,擺脫不了的。我自己的想法是不要害怕跟別人談起這些,當我可以很自然地說出這一切的時候,我就真正跨過去了。」

他曾因自己的出身自卑過,也與自己順利達成「和解」,浸潤在字裡行間的那份坦然,是無比打動人心的。他思想上的成熟認識,也讓不少網友表示「學到了」,這其實就是人們心底里認同的,一部分人卻未曾擁有的「正視自身命運,並勇於改變命運」的價值觀。   

▲高中時的陳時鑫。圖/新京報資料圖

「讀書能改變命運」是個簡單的道理,但現如今,有不少人張口閉口「讀書無用論」,更有不少考上大學的學子自嘲是「小鎮做題家」,自嘲「只會做題,什麼也不會」,總之都是表達對於「讀書改變命運」的不信任感,同時也暗含了一種「做題無法改變命運」的無力感。但是,現實中一個又一個鮮活的案例,一直在向我們強調「讀書改變命運」這個道理並不過時。

陳時鑫的經歷,也不禁讓人想起了去年中科院黃國平博士的論文致謝。兩人有著相似的出身、同樣艱辛的求學經歷。要看到,無論是去年黃國平的例子,還是如今陳時鑫的例子,包括最近因6000多字論文致謝上熱搜的另一位大涼山小伙蘇正民的例子,都是對時下輿論中「小鎮做題家」和「讀書無用論」的有力回擊——讀書放在當下,仍可以改變自身命運。

只不過,人們要認識到「讀書改變命運」在當今社會語境下的複雜性。「讀書」並非一勞永逸,也並非考上一個好大學就「萬事大吉」。社會對人的要求複雜得多,人要時刻保持成長性,要保持對於未曾涉足過的領域機會的警惕性,這才是當下社會中「讀書改變命運」的關鍵所在。

這種成長性在陳時鑫身上有很好的體現。他並沒有因為考上南京大學沾沾自喜,相反,考上大學只是他人生的開始。比如,他在校期間將自己能利用的資源「拉滿了」:拿了不少獎學金,做過不少學生工作,也拿過「辯論賽新生杯最佳辯手」。

▲陳時鑫經歷了高中的心理落差,大一時變得更加自信,擔任學生幹部。圖/新京報資料圖

當陳時鑫周圍的同學們考雅思、考託福、參加美國大學生數學建模競賽時,陳時鑫一邊做家教,一邊在思考未來。他沒有將自己人生的「高光時刻」只停留在「考上南京大學」,而是一直保持了對自己成長和命運的思考性,這種思考促使他有不同的選擇和努力。  

藉由陳時鑫的案例,各大高校的學子也要認識到「讀書改變命運」的複雜性,不能只陷入「小鎮做題家」的精神困境中。人不應僅只滿足於「會讀書」,在把握自己命運上還需更多前瞻性,這和「會讀書」一樣重要。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