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者喬羽:悼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唱他寫過的歌

全文1356字,閱讀約需3分鐘 

文/曾穎(專欄作家) 編輯 徐秋穎 校對 劉越

▲2017年8月26日,喬羽在廣州大廈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讓我們湯起雙槳》《我的祖國》《人說山西好風光》《劉三姐》《難忘今宵》……這些耳熟能詳的旋律,總有一首讓你印象深刻。

2022年6月20日凌晨,著名詞作家喬羽因病在北京去世,而這些傳唱已久的歌曲想必會永久流傳下去。

喬羽在世時,曾有人問他,如果要你為自己寫一段墓志銘,會是什麼?

喬羽答:「這裏埋葬著一個寫過幾首歌詞的人。」

這句回答符合喬老爺一貫的風格。既樸實低調,又高端大氣——確實,他是一個寫歌詞的人。但熟知這些歌詞的人,又有誰敢輕易將它僅僅當成幾首歌詞?說他為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心中最想說卻說不出的心裡話找到了出口,當不為過。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這是多少中國人關於祖國的共同想像;「讓我們湯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是多少代青少年關於童年的美好記憶;「你從哪裡來,我的朋友,好像一隻蝴蝶飛進我的窗口」,是多少情竇初開的少年男女對愛情的嚮往;「有人說你富貴,哪知道你曾歷盡貧寒」,讓許多歷盡苦難並渴望擁有更加嬌艷的生命充滿力量……

從20歲到90歲,喬羽寫了一輩子歌詞。他的歌詞,深切地貫徹了言簡意賅這一高難度的創作理念,用一種接近於大白話的通俗語言,將宏大而複雜的家國情懷和人類最美好的情愫,表現得淋漓盡致,氣象磅礴。這些貫注了他生命體驗和感悟的歌詞,感動和召喚出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心靈深處對這片土地割捨不下的真摯熱情。

▲2011年6月13日,《愛我中華——喬羽先生作品演唱會》在民族文化宮舉行。喬羽和李谷一共同演唱《難忘今宵》,李谷一落淚。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如果說歌聲是時代的年輪,那麼喬羽無疑用歌詞潤物無聲地為數代中國人,畫上了各自獨特的心靈年輪。

在長達幾十 年的時光里,無論是少年、青年或老年,無論在塞北還是江南,無論在收音機還是互聯網裡,當那些熟悉的旋律響起,那些近乎直抒胸臆的平白歌詞,就將聽者的心聯結在一起。在這一刻,一個關於中國人的共同想像,便油然而生。

而這種主旋律,是發自於真心,是建立於共同感動基礎之上的真誠共鳴。沒有一顆真誠熱愛的心,是做不到的。

喬老爺子逝世,為自己寫歌的一生,畫上了一個句號。人們遺憾於不再有新曲,從那雙巧手上流出。

但對於一個歌者來說,最好的悼念方式,莫過於唱他寫過的歌,讓他在離我們不遠的天上,聽到我們對他的熱愛和不舍——只要這天地之間,還有人在唱他那些溫暖的歌曲,他和他熱愛的祖國和人民,便會惦念著他,他和他的歌曲,就不會死去。

他曾經用短短一夜,為中國人寫下了一首傳唱三十 年,未來還可能繼續傳唱的告別歌曲《難忘今宵》。這首歌最動人之處,就是將告別當成重逢來寫,在離愁的藤蔓上,總是結著希望,如此時我們想唱的那樣:告別今宵,告別今宵,無論新友與故交,明年春來再相邀,青山在, 人未老 ,人未老……

青山在, 人未老!

喬老爺,一路走好!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