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網購搶單灰產:搶單軟體代拍低至8塊8 非法薅羊毛涉嫌犯罪

剛剛過去的「6·18大促」中,商家提供的限量版商品以及「折扣秒殺」成為消費者爭相搶奪的「心頭好」。如何搶購?為何會「秒殺」失敗?

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使用「搶單軟體」通過自動化的方式進行搶購或者直接找人「代拍代搶」成為了搶購商品的「捷徑」之一。

「搶單軟體」的存在,直接導致了部分消費者網購「秒殺」失敗,不僅影響消費者正常交易,還可能造成資金損失。6月19日,數美科技黑灰產研究專家吳茗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搶購工具中有可能暗藏木馬病毒,使得帳號密碼泄露、甚至交易密碼泄露,造成資金損失等。不過相比個人行為,這樣的工具在黑灰產手中往往就是操作成百上千個帳號『批量作案』,這會影響消費者正常交易,也會對商家的營銷活動造成影響。」

「必中代拍」服務售價8.8元到25元 記者下載到「搶單軟體」

「百分之百穩定!0秒下單1秒付款!」「你自己接代拍,利潤爆炸!」6·18期間,貝殼財經記者在網購平台上不止看到了熱銷商品,還看到了「代搶購」商品的服務。

一個售價9.9元「教代拍方法」的賣家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其可以出售給記者一款支持京東、淘寶、拼多多等多個平台的「搶購軟體」,通過該軟體可以實現自動搶拍;另一個售價8.8元的賣家則表示會提供給記者軟體的下載鏈接,「手機不卡就行,百分之百穩定。」

提供代拍服務的賣家店鋪簡介。

在一些黑灰產論壇中,貝殼財經記者也找到了不少搶單工具,在一款名為「快搶京東助手」的軟體中,記者發現其可以自動設置下單時間、搶單次數、搶單ID等,甚至還能設置是否開發票。該軟體開發者在「說明教程」中稱,搶購的關鍵在於設置好參數,「秒殺時根據你不同的網路環境,不同的參與人數都略有不同,需要自己根據經驗判斷,如果不會設置請保持默認即可。」

貝殼財經記者下載到的搶單軟體。

除售賣搶單軟體的賣家外,還有不少賣家直接表示提供搶單服務,如一個標價25元提供「穩定代拍」的賣家表示,其可以穩定在0秒下單,1秒付款,須提前發送需要搶單的商品鏈接,並提前墊付資金,「專業代拍,基本百分百中,拍不到全額退款。」而另一個代拍賣家則表示,代拍價格需要根據買到的商品來定,「收取商品價格5%的代拍費」。

對此,吳茗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早期黑灰產進行搶購主要依靠網速快或者簡單的自動點擊工具,後來則逐漸演變為「打介面」的自動化工具,「目前搶購類黑灰產往往通過BP鏈接+定時跳轉進行搶購(BP即Buypass,其可以跳過商品頁緩存、選擇尺碼、結算這一繁瑣的步驟,直接進入訂單確認頁),可以在搶購開始的一刻自動跳轉進入訂單確認頁面,從此不再需要掐表看時間,不再因為需要選擇商品屬性消耗時間,跳轉的一瞬間點擊提交,輕鬆實現毫秒級搶購。比如晚上8點開始搶購,真人的反應再快可能也需要幾十毫秒或幾百毫秒,而工具可以做到在0秒000毫秒就『出手』。」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為了保障能夠「自動下單」,使用此類搶購軟體的前提是首先在軟體中上傳好自己的網購帳號、密碼以及支付密碼和自己的具體收件地址和聯繫方式,這就為信息泄露甚至財產安全埋下了隱患。

「搶購工具中有可能暗藏木馬病毒,使帳號密碼甚至交易密碼泄露,造成資金損失;此外,在使用代搶服務時,收件人地址、聯繫方式甚至身份證號碼等隱私信息也有泄露的危險。」吳茗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

這一行為或已涉嫌犯罪。貝殼財經記者查閱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2018年有兩名黑灰產從業人員因開發並銷售針對淘寶優惠活動的「聯合搶拍器」,最終被法院認為其行為已構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罪。

賣卡密、非法薅羊毛擾亂市場秩序 黑灰產涉嫌犯罪

需要注意的是,通過特殊工具進行搶單在商家層面依然屬於「真實交易」,當商家的優惠活動開啟時,最為忌憚的是組團「薅羊毛」的專業黑灰產「搶單團隊」。

「黑灰產使用特殊技術工具產生的利益比普通人要大得多,比如6·18來臨,其會通過組建VIP群、羊毛群並發放搶購工具的方式引流,最後在這款工具中添加『卡密』等方式收取工具租金;一些擁有大量帳號的黑灰產則會在有利可圖的活動中搶購低價商品或稀缺商品再進行轉賣以賺取差價,這會導致囤積商品,哄抬物價,影響了消費者的正常交易,也對賣家的營銷活動造成影響。」吳茗對記者表示。

搶單黑產產業鏈。數美科技供圖。

在數美科技方面向記者提供的一則案例中,某電商平台發售新款球鞋,每次的發售量在1萬至3萬雙,官方售價1299元,而二次交易的價格遠高於官方發售價格,貴的甚至高達萬元。在這一情況下,黑灰產使用特殊工具進行搶購,搶走了首次發售中90%以上的球鞋,讓正常用戶很難買到。據統計黑灰產倒賣一雙球鞋獲利的均值在1000元左右,這意味著一次新款球鞋發佈,黑灰產獲利在千萬元量級。

東鵬特飲技術負責人、深圳市鵬訊雲商科技有限公司總監董文波曾公開表示,東鵬特飲在進行「掃碼搶紅包」促銷時曾發現,有不少異常的掃碼行為,內部估算有5%被羊毛黨薅掉,後來引入技術團隊發現,事實上被羊毛黨薅掉的紅包大概有8%-10%。

非法「薅羊毛」涉嫌犯罪,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官微曾披露一則案件,其中被告人黃小天(化名)針對某母嬰APP的優惠活動,使用技術手段批量虛假註冊帳號,並利用這些帳號「薅羊毛」,最終其因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針對羊毛黨攻擊,且原因不明時,分兩類情況:第一,若是不涉及系統破壞,僅是利用漏洞,這類情形嚴重的話,實踐中涉及盜竊罪、侵害知識產權罪,不嚴重的話,薅到的券屬於不當得利,應予返還,情節嚴重或者數額巨大的則可能觸犯刑法;第二,若是涉及計算機系統破壞出現Bug的,屬於《刑法》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情節特別嚴重有五年以上的刑期;第三,傳播這類信息的可能涉及前面罪名的共犯,也可以單獨構成傳授犯罪方法罪,或構成擾亂市場秩序的行政處罰。

湖北尊而光律師事務所張梅律師認為,薅羊毛黑灰產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直接侵害了經營者的財產權,並大幅提高企業的經營成本。薅羊毛黑灰產還會直接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因為經營者推出優惠活動的總金額有限,黑灰產大肆攫取了優惠券,真正的消費者獲得優惠券的機率就少了。對於薅羊毛這種新型的違法犯罪行為,執法和司法機關應當順應形勢需要,強化技術手段和偵查能力,在黑灰產形成之際抓住典型案件進行重點打擊,對不法分子進行法律威懾,避免因放任違法行為而出現「破窗效應」。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陳莉 校對 薛京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