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策性農業保險擴容提速 為農民撐起防護網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汪文正

今年以來,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持續擴圍——

農業保險為農民撐起防護網

  5月初,財政部等部門宣布將廣西糖料蔗納入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5月底,財政部明確自2022年至2024年在內蒙古、黑龍江開展大豆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試點。中國政策性農業保險擴容提速,幫助農民抵禦自然災害,也進一步提高農民種田的積極性。

成為全球農業保險保費規模最大國家

  「去年年中一場大暴雨過後,我種的124畝早稻嚴重倒伏,加上因稻瘟病受損的106畝,當年種稻穀蒙受的天災損失不小。」回憶起2021年7月15日的暴雨,江西省遂川縣雩田鎮種糧大戶郭唐生印象深刻。

  幸好有政策性農業保險,郭唐生拿到了41400元理賠款。「每畝保費20元,我自己只需掏1/4,其餘由各級財政承擔。如果稻穀遇天災造成損失,每畝最高可理賠400元。」郭唐生說。

  如今,農業保險「安全網」織得越來越牢,農民面對風險有了底氣。遂川縣水稻種植保險承保機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2021年,全縣範圍內有2.16萬畝受損水稻獲保險賠付229.6萬元,相關投保農戶得到了及時賠付,充分體現出農業保險災後損失補償作用。

  什麼是農業保險?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農業風險有哪些。農業生產的收益約等於收入減去成本。其中,收入主要由價格、產量兩大因素決定,成本則包括物化成本、土地成本、人工成本和災害事故等造成的損失。上述因素的波動都屬於農業風險。農業保險,即保險公司對被保險人在農業生產過程中因保險標的遭受財產損失承擔賠償保險金責任的保險活動。

  為什麼要發展財政支持的農業保險?據介紹,這是考慮到農業易受大面積自然災害影響,農業保險出險機率較大,農戶參保意願較低,承保機構組織經營效益不高,純商業性質的農業保險難以持續,需要財政對農業保險給予支持。此外,以政策性農業保險代替直接補貼,也能在世貿組織規則的框架下,對農業生產實施合理保護。

  近年來,中國農業保險體制機制日益完善。2007年起,中央財政為農業保險投保農戶提供一定的保費補貼,拉開了發展政策性農業保險的序幕。2021年,中央財政撥付保費補貼333.45億元,帶動農業保險實現保費收入965.18億元,為農業生產提供風險保障4.78萬億元。目前,中國農業保險保費規模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農業保險保費規模最大的國家。

  同時,財政部等部門採取多種舉措,不斷加強農業保險保費補貼資金管理。今年初,財政部修訂出台《中央財政農業保險保費補貼管理辦法》,優化大宗農產品保費補貼比例體系和地方特色農產品保險獎補政策,促進承保機構降本增效,確保農業保險政策精準滴灌。《辦法》提出,農業保險承保機構應當公平、合理擬訂農業保險條款和費率,保險費率應當按照保本微利原則釐定,綜合費用率不高於20%。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辦法》明確了政策性農業保險綜合費用率20%這一「紅線」,將促進農業保險承保機構降本增效。

農業保險「擴面、增品、提標」

  農業保險「保」哪些領域和品種?

  據了解,目前中國農業保險已基本形成了以成本保障型產品為主,產量保險、收入保險和指數保險等各類創新性產品共同發展的農業保險產品供給體系。從糧食作物、特色農產品到林業、畜牧業和漁業產品,政策性農業保險保障網覆蓋面越來越廣,各地也進行了大量的探索實踐。

  今年以來,生豬價格持續走低,許多養殖戶一度很發愁。在浙江寧波,政策性生豬價格指數保險給生豬養殖戶吃下定心丸。該險種以保險生豬在約定周期內國家發改委監測發佈的「預期盈利」為參照,當「預期盈利」的平均值低於0時啟動理賠,單頭生豬最高虧損賠付額為1000元。

  寧波市農業農村局有關負責人介紹,寧波是浙江省首個全面推行生豬價格指數保險的城市。該市推行的生豬價格指數保險,政府保障力度大,保費由市縣兩級財政補助65%,在約定理賠方式上也比同類產品創新。「生豬價格指數保險為養殖主體解決後顧之憂,保護了寧波生豬優勢產能,可謂『雪中送炭』。」寧波市生豬產銷協會會長聞堯祥說。

  同時,農業保險在從保成本向保收入轉型,從保生產環節向保全產業鏈條擴展。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副主任劉新立介紹,中國農業保險近年來積極探索由「保成本」向「保收入」過渡,並在不同地區開展不同種類的准收入類保險試點,主要包括完全成本保險、價格保險等。

  其中,試點價格保險的地區已擴展至31個省區市,品種包括糧食、蔬菜、生豬和地方特色農產品的4大類共50個品種。2018年,內蒙古、遼寧、山東等6個省份、24個糧食主產縣開展小麥、玉米和水稻完全成本保險試點,試點期為3年。2021年,財政部會同有關方面,在13個糧食主產省份的產糧大縣擴大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實施範圍。

  今年,按照中央一號文件部署,稻穀、小麥、玉米三大糧食作物主產省產糧大縣將實現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全覆蓋。在重慶,萬州、黔江等27個產糧大區(縣)今年起開展稻穀、玉米、馬鈴薯3種主要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預計財政補貼保費1.11億元,保額將達到30億元。在山西,財政部門在推進主糧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的同時,繼續擴大現有中央及省級政策性險種的保障覆蓋面,並鼓勵引導縣級特色農業保險發展。

  此次糖料蔗、大豆等作物納入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保障範圍,受到種糖料蔗、種大豆的農民歡迎。

  與傳統的物化成本保險和價格指數保險相比,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優勢頗多。完全成本保險覆蓋了物化成本、土地成本、人工成本等全部生產成本,可保障自然災害、重大病蟲鼠害、意外事故、野生動物毀損等風險,提高了對農作物單位面積收入(或產值)的保障程度;種植收入保險能夠同時保障價格、產量雙因素波動,保障更全面、更易觸發理賠,將大幅提高投保蔗農所獲賠償金額。

完善「保險+期貨」,發展農業再保險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對農業保險發展作出多項部署。完善「保險+期貨」模式、發展農業再保險,正成為中國農業保險提質增效的重要抓手。

  在創新農業風險轉移模式方面,優化完善「保險+期貨」模式被寄予厚望。

  劉新立介紹,中國此前的「保險+期貨」試點主要為應對農產品市場上的價格波動風險。「保險+期貨」的試點區域涵蓋東北三省、新疆、河北、海南等20多個省(區、市),品種範圍包括玉米、雞蛋等農產品。在這種運作模式下,農戶向保險公司購買作物價格保險,當作物預期價格低於約定期貨結算價格時,保險公司對投保農戶進行賠償,降低其因價格下跌可能導致的收入損失;同時,保險公司通過購買看跌期權而將價格風險進一步轉移到市場。

  「這類保險保障因產量下降或價格下降或二者同時造成的農作物收入損失,通常保障相當於歷史單位面積收入的65%至70%左右。應總結試點經驗,進一步完善這一模式,為農戶提供更多的穩定保障。」劉新立說。

  在完善農業風險分散機制方面,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積極發展農業保險和再保險。

  面對烈度高、影響範圍廣的自然災害,農業再保險如何分散風險?「保險作為市場化金融方法,其成功運行的基礎是大數定律,面對區域農業災害風險缺乏獨立性的情況,需在橫向上擴大分散範圍、縱向上延長分散鏈條。」劉新立說。

  2020年,為完善農業再保險體系,財政部和8家金融機構發起設立中國農業再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以來,該公司整合農業大災保險、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構建起堅固的農業保險大災風險準備金制度。2021年,該公司與35家農業保險承保機構簽署再保險標準協議,承擔行業20%的農業風險保障,保費規模超過190億元,為農業生產提供風險保障近1萬億元,服務農戶1.88億戶次,全面增強中國農業再保險的保障能力和韌性。

  「農業再保險的進一步發展,有助於在全球氣候變化的背景下,對農業大災風險未雨綢繆。通過再保險機製做好分散農業大災風險損失的準備,從而緩衝農業大災對國家財政的衝擊,承擔起市場化農業災害風險管理的關鍵職能。積極發展農業保險與再保險的政策,對於農業風險分散的可持續非常重要。」劉新立認為,未來應整合各類數據資源,探索資本分配模型基礎上的最優再保險模型,使再保險的風險轉移功能建立在科學合理、多方共贏的基礎上。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