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誰還在愛著手工琴?

原創 每每May 新音樂產業觀察 

新音樂產業觀察原創文章,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作者|每每May

6月初,全球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國際音樂產業盛會之一的美國樂器展,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阿納海姆會展中心舉行。展會上,來自中國製琴師的作品備受關注。

琴行經營者珍妮弗·普賴斯表示,這次計劃在展會上訂購更多中國製造的吉他,中國手工吉他質量上乘,音色好,性價比也很高,一直是店裡的暢銷貨。

STILLIFE Workshop | 靜物製造制琴工作室

如今,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樂器生產國,也是全球第二大樂器市場。但在流水線化、工廠化時代,手工琴作為一個分支鮮少獲得關注。此次中國手工琴亮相美國樂器展,也讓人們重新開始關注國內手工制琴師,這一僅有百人規模的群體。

和所有產品一樣,「手工」二字會帶來高價值感,再加上音樂人、測評師的渲染,玩家普遍認為手工琴優於工廠琴,手工琴也因此與高端、昂貴等詞語聯繫在一起。互聯網帶來了大量關於手工琴的教學影片,讓很多愛好者入坑,對成為一名制琴師產生了興趣。

但現在,還是不是手工琴的黃金時代呢?

A

手工琴的黃金時代?

手工琴一般可以分為兩類:手工琴品牌,以及獨立制琴師。

前者如北美四大手工琴(Bourgeois、Huss&Dalton、Santa Cruz、Collings),後者如制琴師中的制琴師Ervin Somogyi、日本吉他製作的巔峰內田光広、中國的高君、董旭、高藝等一眾獨立制琴師。他們都在為市場不斷輸出優秀的手工吉他作品。

手工琴區別於工廠琴,主要針對客制化需求,最大的特點在於制琴師會針對不同木材的特性,有策略地進行不同設計。北美四大手工琴之一的Santa Cruz表示:「與生產線的做法相反,我們不在乎數量,更在乎細節。我們的目的是製造出獨一無二、精益求精的樂器,能為他的擁有者帶來一生的靈感和挑戰。」

在經歷了眾多制琴師們的付出後,今天的制琴行業,相比於上世紀制琴行業剛興起時,各方面都有了長足進步。當前一代制琴師還需要自己DIY工具時,新一代制琴師們已經可以在專門服務於制琴師的商店中選購專業工具。

美國知名制琴師Dana Bourgeois曾在文章《What a Truly Amazing Time To Build Guitars》結尾,使用一連串的「lucky」描述當下這個環境, 稱「我很幸運,這是一個吉他音樂和吉他本身都受到熱愛的時代」。他在文中描述早年學習制琴的「痛苦」經歷:沒有職業制琴師的指導,所謂的制琴書籍漏洞百出,難以獲得高品質的制琴材料……

各大音樂學院也陸續開設制琴專業,為有志於從事制琴行業的人們提供更為系統的知識。國內的星海音樂學院,就設有吉他製作專業,這也是中國唯一一所開辦有吉他製作專業的本科院校。

通過互聯網,現在的制琴師也可以隨時獲得最前沿的制琴資訊,從世界範圍內購買到好材料,甚至還能夠運用網路直接與國際制琴大師交流,更不用說各種各樣的制琴書籍、教學影片等。

好的手工琴的確價格不菲,即使使用的不是名貴木材,由於制琴工序的複雜性,制琴師們製作一支琴往往需要數月的時間投入,市面上的手工琴價格也多在3萬元左右,這個價格比起工廠製作的吉他來說可謂懸殊。

但現實是,單純依靠製作和售賣手工琴,很難生活下去。手工琴動輒6位數的昂貴价格並沒有給制琴師們帶來實際的效益。不少制琴師選擇另謀出路,尋求保障。

制琴師的窘境在國外也同樣存在。曾經製作過單隻價格超過10萬美金的SJ-200吉他的美國傳奇制琴師任·福格斯曾坦言:「我做了很多我買不起的樂器。」

B

轉行的制琴師們

在中國,制琴這個行當仍然是一個小眾的行業,據統計全國以此為嚴肅職業的制琴師不過百位。作為製造業的一種,制琴的各種前期投入必不可少。這使得制琴師在入行初期基本屬於為愛發電,更讓人難過的是,真正能熬出頭的制琴師少之又少。

制琴行業門檻極高。一名有多年從業經驗的制琴師表示,制琴是一件需要身、心、眼、手相互協調的事情,並不只是簡單的木工,就像學繪畫不止是要能分辨顏色。要成為一位制琴師,需要有好的音感,對音色能夠細查,還需要有多年的積累。因此他在選擇學徒時,首先考慮的不是木工基礎,而是從長遠來看是否有從業的潛力,即對聲音的感知力。

他建議想要進入制琴師行業的年輕人們,可以用業餘時間先自學和練習,而不要盲目進入,等確定自己真正喜歡這件事再考慮以此為職業。作為中國最早一批制琴師的郭玉龍老師表示,一個好的制琴師至少要做100支琴,才能夠擁有對技藝上的控制能力,偶爾做一支好聲音的吉他不難,難的是每一支都好聽。

制琴師的日常往往是枯燥的,磨木頭、鋸木頭、刨木頭……大量重複的工作會磨滅一個人的熱情,而一項工序的失誤會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制琴師們的工作是在一次次小崩潰中艱難推進。許多人在不知道且無自知的狀態下進入,又在實踐中經歷一次次崩潰,最終在還未體驗到制琴樂趣時便黯然離場。

一位有經驗的制琴師,從挑選面板開始就已經在頭腦中開始構想,想像吉他完成後的模樣和聲音,並在製作過程中持續通過拍,擦,敲等獲得反饋,進行調整,以此最大限度地發揮木料的聲學潛力,達到彈奏時的和諧。

但手工琴高昂的價格常常會使人怯步,雖然國內的樂器市場在不斷擴大,不過目前中國的手工琴市場卻仍然缺乏相應的鑒賞力和購買力,制琴師們時常要面對沒有訂單、或是琴製作好後卻無人購買的尷尬處境。

一名制琴師說,他在一家吉他品牌下的手工琴副牌擔任制琴師,本身十分熱愛這份工作,但最終也不得不面對薪資過低、轉崗的尷尬境遇。他說,即使是工廠琴,現在也不好賣,更何況高端手工琴這類本身受眾就窄的產品。

更多制琴師也在另謀出路,轉做調琴師、進入大型樂器品牌公司做研發、做自媒體……不少人開起培訓班,教人制琴,一位學員收28000元,一期收十幾個學員。僅憑一期,就已經比一年辛苦埋頭制琴的收入更多,這無疑是一條變現最快速的道路。

C

科技衝擊下的行業未來

如今,為了獲得更大的市場,眾多吉他品牌開始在顏色、外形、材質,甚至智能技術方面不斷推新。吉他的發明者一定想不到,有一天會出現碳纖維吉他、智能吉他、蜂窩結構吉他等一系列被玩出花來的吉他產品。

新技術、新產品、新概念,琳琅滿目的新型吉他讓人眼花繚亂,吉他好像突然就變成了一個很複雜的事情。

相關閱讀:眼下的大環境對手工琴從業者並不友好,制琴師們要以制琴為生,還有多遠的路要走呢?

雖然很多從業者心中覺得,手工琴必然會受到更具科技含量的智能吉他的衝擊,但他們仍舊認為手工琴行業充滿無限生機。

一支養護得當的木吉他,是會在使用的過程中慢慢開聲,而逐漸達到最佳的品質和最好的聲音反應能力,這是新型材料吉他所不能達到的。許多樂手都會說自己和自己的琴之間是有感情的,實際上琴自身也會逐漸適應樂手的彈奏習慣,潛力得以開發,雙方形成一種夥伴關係,互相成就。

不過,國內手工琴要想獲得進一步發展,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畢竟,相比國外,國內製琴行業的土壤並不成熟。

國內的制琴師們大多是半路出家,依靠國外資料自學,由於難以獲得系統訓練,音樂素養和相關的木材聲學知識都有待提高。制琴師譚俊松表示:「以1萬美金為分水嶺,中國製琴師要想進入1萬美金俱樂部,所要付出的努力會是國外製琴師的2到3倍。」

2021年上海樂展兩度延期,讓不少制琴師們大受打擊。一名制琴師遺憾地表示,自己很久沒有彈到好的大師作品了。國外有手工吉他制琴師協會,國內卻沒有這樣的組織,國內製琴行業缺乏真正的制琴大師,交流學習機會少,制琴師們大多時候是自己獨自摸索著前進。

如今,做琴比的不光是手上的功夫,還有制琴師們的思想。在突破了技術難點後,手工制琴行業則要更多地往聲學和美學方向進行研究創新,這是一片更為廣闊的天地,值得更多制琴師前往探索,開拓更多的可能性。

但就個人來說,要從木工師傅升級為制琴師,乃至形成個人美學,還需要從業者更多的沉澱。

「國內製琴水平和國外相比,差距還是太大,雖然這個差距在縮小,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位制琴師說,「畢竟人家手工琴已經做了那麼多年,我們現在還處在跟在別人後面學習的階段。」

這位制琴師還表示,自己做的琴,只要做出來,不愁沒有買家,但眼下他最想做的還是把活做好,而不是把做琴變成純粹賺錢的途徑。他曾從事金融行業,在事業成熟期突然轉換職場賽道。他坦言,如果真想發家致富,做金融比做琴容易多了,但他卻認為,做琴才是他熱情所在,這是一份可以做到90歲也不會想退休的職業。

-全文完-

原標題:《2022年,誰還在愛著手工琴?》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