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油比逼近5年低位 市場擔憂美國滯脹程度進一步加深

除了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之外,還有什麼指標能夠預示衰退?答案之一是銅油比。

用LME3個月期銅比上WTI紐約原油期貨價格測算,截至2022年6月20日,銅油比在83附近,已經逼近5年的低位。

銅油比,是指國際銅價與油價的比值。金屬銅又被稱為「銅博士」,是經濟景氣度的風向標。原油是大宗商品之王,隱含著市場對通脹的預期。同為大宗商品,金屬銅和原油都與經濟走勢密切相關,但二者的比值變化往往能夠反映當前經濟在美林時鐘中所處的位置。一般認為,銅油比持續走高,銅價上漲速度快於油價,表明經濟復甦向好;銅油比的持續走低,油價上漲速度跑贏銅價,則代表著滯脹程度的加深。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表示,銅對需求的高敏感性、與油對通脹的推升作用,使得銅油比走低能夠同時反映滯脹的兩個維度,可以更直觀地揭示經濟由滯脹向衰退的過程。銅價受經濟增長停滯影響更大,而油價受通脹影響更大,銅油比走低揭示了經濟由滯脹向衰退的過程。1990年以來的4次衰退預警中,銅油比突破前低後12個月內美國經濟均步入衰退。

國元期貨首席分析師範芮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原油可以大致代表工業成本,也就是折射供應端,銅大致可以代表需求景氣度,折射的是需求端。按照現在實時的價格計算(美元計價),銅油比現在大概是82.7,處於相對偏低的位置,這是由於銅價偏弱和原油偏強共同造成的。銅價偏弱主要是由於全球終端需求目前相對清淡,需求回升需要一定時間才能體現出來。原油價格偏強則是和地緣政治因素有很大關係。目前銅油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市場的滯脹憂慮。原油引領大宗商品市場成本提升,加劇市場通脹或者通脹預期;而終端需求仍然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回升,進而才能帶動全球經濟增長。

卓創資訊分析師趙穎日前在線上會議上表示,目前全球股市及一些大宗商品價格都已出現泡沫被擠出的狀態。大宗商品的高點應該出現在滯脹階段,而在大宗商品之中,原油價格是較晚見頂的。這也是哈耶克三角所表達的概念:在注入貨幣後,不同商品受影響的程度不同,貨幣通過影響相對價格和生產的時間結構來影響經濟的真實方面,它使資源在不同的生產環節上重新分配。而產業鏈越長的品種,需求調整反映到上游的時間越長。原油是眾多商品的上游原料,因此其價格在大宗商品中是較晚見頂的。

趙穎指出,目前在美元流動性收縮,以及美元走強的背景下,一些商品已經出現了泡沫被擠出的情況。雖然宏觀層面對於原油的計價還未完全,油價仍處於高位震蕩的狀態,但隨著宏觀層面對油價的計價逐步充分,原油價格也將迎來擠泡沫,回歸自身基本面的過程。

美國CPI同比增速已連續三個月位於8%之上,而美國一季度GDP環比年化增速為-1.5%,終結連續6個季度的正成長,自2020年中以來首次出現負值。高通脹、低增長正是滯脹階段的典型特徵。

最近美國對沖基金的持倉變化也反映出經濟陷入滯脹、大宗商品見頂的一些端倪,資金正在撤出大宗商品、湧入現金。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上周五公佈的持倉報告顯示,對沖基金6月14日當周的20種大宗商品凈多頭倉位減少5%,至2020年9月份以來新低,而投機者最近一周卻將美元的凈多頭押注提高至141.7億美元。

隨著美國滯脹程度的逐漸加深,市場開始擔憂美國經濟會逐漸滑向美林時鐘的下一個階段——衰退。

信達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此前表示,通過激進加息治理通脹的本質是犧牲需求,而與之伴隨的經濟衰退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美聯儲猶豫不決,對抗通脹有所保留,那麼等待美國經濟的,或許是「通脹+衰退」的場景。

美聯儲鮑威爾壓制通脹的態度沒有猶豫不決,只是刻意淡化衰退前景,不願意過多地正面談論這一話題。美聯儲上周五發佈的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告顯示,通脹正在折磨著美國家庭,美聯儲恢復物價穩定的承諾是「無條件的」。

有分析認為,美聯儲在採用一種自我實現的預期管理方式,即鮑威爾試圖讓大家相信衰退不會發生或者不會很嚴重,最後就真的不會發生或只是輕微的衰退。當然,結果也有可能事與願違,就像美聯儲去年說「通脹是暫時的」,描繪的只是當時美聯儲對市場的美好期許。

目前除了美聯儲自己不願意直面衰退,海內外各大投行都紛紛開始預測美國衰退的機率、程度和時機。美國銀行、德意志銀行、富國銀行和高盛等均預測美國經濟未來兩年內可能出現衰退。

一位業內人士直言:「美聯儲心裏其實什麼都清楚,他們只是在語言上『走鋼絲』,希望在控制通脹和抑制增長之間找到微妙的平衡,讓美國經濟付出的代價更小一些而已。」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