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教育是讓孩子遠離溺水危險的最好方式

    浙江省防溺水教育進校園活動場景。受訪者供圖

    暑假臨近,又到了每年青少年和兒童溺水事件的高發期。從3月開始,浙江省水上救生協會秘書長、「大手拉小手防溺不鬆手」防溺水教育進校園公益活動負責人洪峰就忙碌起來。2014年以來,每年從暑假來臨之前的幾個月一直延續到暑假開始後,洪峰與同事都要在浙江省的中小學校和幼兒園開展針對孩子、家長的防溺水教育。多年下來,防溺水教育在浙江取得了顯著成效,這項活動也入選了由國家體育總局群體司主辦的2021年全民健身志願服務項目庫,這讓洪峰感到欣慰。但同時,對於部分家長、學校依然認為防溺水教育屬於可有可無的現狀,也讓洪峰深感防溺水教育任重道遠。

    河網密布、湖塘眾多的浙江省,溺水事件時有發生。洪峰迴憶,他在2012年曾經向浙江省教育部門了解過,當時,浙江省每年因溺水事件喪生的青少年和兒童大約有300人,這是一個令人痛心的數字。作為一個外來務工人員較多的省份,浙江發生的青少年和兒童溺水事件主要以外來打工子弟和留守兒童為主,而針對這一群體的防溺水教育顯得比較迫切。

    洪峰介紹,從2012年開始,浙江省內的溫州、紹興等地開始舉辦防溺水教育進校園的活動,2014年,浙江省水上救生協會開始在全省範圍內組織、舉辦防溺水教育進校園的公益活動。2017年以來,隨著浙江省游泳救生志願者服務總隊的成立,目前浙江省已有數百名志願者投身在防溺水教育進校園公益活動中。

    可能很多人會認為,孩子只要學會了游泳或是叮囑孩子不去危險水域,溺水事件就會離孩子很遠。實際上,孩子對危險的判斷能力和對危機的處理能力,絕不是只靠老師、家長的幾句叮囑就能獲得的,專業、系統的防溺水教育對孩子有著重要意義。

    洪峰介紹,針對不同年齡的孩子,防溺水教育也有著不同的指導理念。比如,針對幼兒園的孩子,主要是教育孩子遠離危險水域,如果發生同伴落水,要學會呼喊大人幫助;針對小學生,主要是教育孩子避免群死群傷。洪峰表示,小學生溺水事件的一個特徵就是群死群傷事件佔有很大的比重,這和小學生所處的熱心助人、最講義氣但判斷危險的能力尚顯不足的年齡階段有著直接關係。近幾年國內發生的小學生溺水群死群傷事件並不鮮見,每一起事件都讓整個社會為之悲傷和痛惜。我們要教育孩子,救人的方法不對,不僅無法救助落水的同學,還會將自身置於極度危險的境地。

    在疫情之前的2018年至2019年,洪峰與同事們每年要在浙江全省進行1000多站的防溺水教育進校園活動,2020年以來,受疫情影響,活動的舉辦數量有所減少。洪峰與同事們也考慮使用線上教學的方式,但是相對來說,防溺水教育還是以線下的方式為佳。洪峰介紹,比如,只有在水裡,孩子才能體會到如何將一個空的礦泉水瓶頂在自己的脖子下面,去幫助自己更好的呼吸;以及如何用兩個空的礦泉水瓶,各放在左、右腋窩下一個,使自己獲得浮力;也只有在水裡,孩子才能體驗和學會大字漂。

    還有一些情景模擬,如同伴落水如何施救,孩子只有親歷過現場,才能在危機真正發生時保持冷靜的頭腦和使用合理的救助方法。這些體驗,都是孩子們無法通過線上方式獲得的。

    讓洪峰感到欣慰的是,防溺水教育在浙江已經取得了一定成效。洪峰說,「目前浙江省每年因溺水死亡的青少年、兒童已經降到50人以下,雖然很難做到零發生,但我們正在努力將學生溺水的發生率儘可能降到最低。」洪峰記得,曾看到一條新聞,說是一個孩子在杭州西湖落水後,用大字漂的方式平躺在水面上,成功獲得了救援。洪峰說,這個孩子顯然接受過防溺水教育,因為如果他像通常的落水者那樣情緒慌亂、身體緊張,是肯定做不出大字漂的。

    浙江全面開展防溺水教育進校園活動的這幾年,打工子弟、留守兒童群體一直是活動面向的重點人群,但是這部分人群對防溺水教育的重視程度確實還有待提高。

    洪峰就遇到過,有的打工子弟的家長認為孩子上防溺水教育課還不如多上幾節文化課;有些需要家長和孩子共同參與的防溺水教育課程,家長會缺席。洪峰說,我們的防溺水教育進校園活動是與學生免費游泳培訓活動配套的,只要是打工子弟、留守兒童都可以在參加了防溺水教育之後學習游泳,但尷尬的是,「我們的免費游泳培訓班還時常招不到孩子。」

    在一次去一所山區學校做防溺水教育活動時,洪峰還遭遇過學校老師的責難,老師很奇怪為什麼還要專門辦一個防溺水教育,言語中透露出似乎只有文化課才是教育的意思。

    不過,在洪峰看來,整個社會對防溺水教育的關注、認知和重視程度還是有所提升。越來越多的家長已經意識到,教給孩子正確、專業的防溺水知識和技能是保護孩子應對溺水危險的最好方式。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1日 08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