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規劃師激活城市角落 鄰居不再「相見不相識」

    疫情期間,「小紅莓」團隊的志願者在分揀物資。受訪者供圖
    來訪者在休息區自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魏其濛/攝

http://vod.cyol.com/vod/data/video/202206/20/0e13ef2f-04e8-4d72-ff08-d62755e63088/transcode_3ffda639-f4ed-ff3a-d742-b515e514.mp4/av-g.m3u8

    聚集了一眾網紅店的上海武康大樓、擁有多棟歷史建築和工業改造建築的高顏值休閑消費場所上生·新所、從老上海「弄堂工廠」改建而來的文化創意園區「同樂坊」……近幾年,熱衷於在上海「打卡」網紅地標的人們發現,新奇好玩的文旅空間不止集中在市中心最時髦、最前沿的商業區,越來越多的歷史建築、老社區、小弄堂、地下室等空間「舊貌換新顏」,成了全年齡層居民休閑娛樂、學習實踐的「家門口好去處」,鄰居們不再「相見不相識」。

    激活這些城市邊邊角角的,是一群有著建築、管理、社工、設計等才能的青年「社區規劃師」,他們的工作也不僅限於「重新裝修」,而是全流程參與調研走訪、編製規劃、改造空間、組織活動、維護社群等一系列社區營造工作,讓「微更新」後的空間擁有可持續的創造力和生命力。

    在上海本輪疫情期間,當居委會、物業遭遇人手不足的窘境,承擔起社區互助志願服務的,也是這群熱心、有責任感的年輕人。疫情過去,社區活力被激發,「自動」延續了下去。

    2021年9月1日,《上海市城市更新條例》開始正式施行,文件明確提出:探索建立社區規劃師制度,發揮社區規劃師在城市更新活動中的技術諮詢服務、公眾溝通協調等作用,推動多方協商、共建共治。

    閑置防空洞華麗變身「寶藏」工作室

    位於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的虹仙小區建於上世紀80年代末,這個一眼看去平平無奇的居民區,卻有一個吸引人流的「寶藏地下室」——「閑下來合作社」。

    在一幢幢頗具年代感的居民樓之間,「閑下來合作社」鮮艷而具備現代感的招牌十分醒目,通往地下室的階梯和牆壁經過精心布置,入口處的標語「戰時防空 平時服務 偶爾放空」是這裏的真實寫照。

    「閑下來合作社」有個「毛毛咖啡」,貼著各種風格的漫畫海報。經營者卞阿姨告訴記者,她的兒子毛毛是一位智力障礙者,她幫助毛毛成為咖啡屋的主理人,是想鼓勵毛毛和更多特殊人士走出家門,與社區建立聯繫。未來,這間咖啡屋將定期舉行針對特殊群體的培訓和就業支持。「我們已經是網紅咖啡屋了。」卞阿姨開心地說,「有不少人專門過來買咖啡,和毛毛合影,這些裝飾漫畫都是小紅書的大V博主畫給我們的。」

    咖啡屋不遠處,環保品牌創始人、英國人John Knauss正在向來訪者介紹他的閑置衣物二手市集。繼續往裡走,來自台灣的設計師梁忠正在「麥子設計」工作室指導幾位學員畫水彩畫,他想幫助大家畫出對小時候充滿人情味的街區的美好回憶;時尚攝影師Checky忙著給換上二手市集衣服的年輕人擺造型、拍「時尚大片」。在休閑書吧、自習室,逛累了的來訪者可以坐著休息。

    「閑下來合作社」由社會組織「大魚營造」發起,負責人張歡是一名95後青年。兩年前,她的團隊與區民防辦等部門合作,在走訪調研、活動試運行之後,把小區閑置的防空洞改造成36個格子間,社區內外的居民都可以低廉價格申請成為格子間的「主理人」,作為家政服務、遊戲手作、二手市集、科創學習等工作室。

    張歡告訴記者,在調研中,每次問起年輕人想在社區做什麼,得到的答案都是「沒時間」「閑不下來」「周末要睡覺」,年輕人對社區缺乏想像,一度讓她懷疑自己工作的意義。當團隊轉換思路,把問題換成「你閑下來時想做什麼」時,大家的腦洞一下子被打開,合作社的活動隨之豐富起來。放學後,孩子們會來這裏做作業、看課外書、玩遊戲;節假日,居民可以組隊做室內瑜伽、學上海話、錄製播課;平日里,大家還能在「阿姨驛站」找到實惠的家政資源。

    「閑下來合作社」入選上海市級青年中心、長三角最美公共文化空間優秀案例,獲得「中國可持續設計大獎」等榮譽。「這是我們探索社區共建的第一個項目,希望未來有更多人加入我們,可持續地運營下去。」張歡說。

    年輕的「小紅莓」在社區閃閃發光

    虹仙小區居民、85後青年陸聖岳在「閑下來合作社」初創時就認識了張歡,平時經常參加合作社的活動。今年3月底開始,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嚴重,這個有100多棟樓、老年居民比例高,有著「萬人小區」之稱的社區遇到了物資藥品短缺、運輸配送效率低等種種問題。

    作為一名青年黨員,陸聖岳很快加入了由社區青年陳驤牽頭組成的「小紅莓」志願團隊,配合居委會、物業承擔起小區內信息收集、物資搬運分揀、藥品採購配送等工作。這個團隊從起初的六七個人,逐漸壯大到150餘人。

    陸聖岳告訴記者,之前,小區大部分樓棟都沒有微信群,樓組長也多半是不能熟練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他在協助樓組長分發抗原檢測試劑盒、排摸統計老年人信息時感覺到,這種一家家敲門的工作方式太低效。他向樓組長提出組建樓棟微信群的建議,很快,小區裡每個樓棟都組建了微信群,還建立起了小區總群、團購群等微信群。

    陸聖岳在「建群」的過程中發現,鄰居中原來有那麼多有愛心、志同道合的青年,他說:「張歡作為『閑下來』的社長,雖然住在別的社區,但一直為『小紅莓』出謀劃策、引介資源;陳驤在小區微信群發起了防疫物資捐助,事先墊付了費用;在金融公司閉環上班的吳申婕每天下班後給志願者排班、做『日報』,被大家稱為『表姐』;在機場工作、懂得消殺知識的任樹錚為志願者的消殺規範操碎了心;翁海勤和李悅負責為大家記錄出勤和抗原核酸信息、拍照……」

    兩個月的志願服務歷程中,「小紅莓」們在助人的同時也收穫了自我價值感。他們曾幫助長期卧床的高齡老人籌到急需的成人紙尿褲;幫助有慢性病的老人及時採購到所需藥品;提高了小區運輸分揀物資的效率,緩解了居民們的焦慮情緒、減少了矛盾的發生。

    不止空間改造,還要「全流程運營」

    對遊客來說,上海市黃浦區的城隍廟、豫園是保留了老上海風情的必去景點,但豫園街道復興小區的居民卻長期面臨生活困擾:因年代久遠、房屋老舊、建築單位多,小區整體標識紊亂、排布複雜,快遞、外賣總是找不到正確的地方;有序停車、垃圾分類、文明養寵也成為社區「老大難」的問題。

    同濟大學「城市360」團隊已有6年多的城市微更新全流程服務經驗,團隊藉助自主研發的人工智慧設計平台,深入黃浦區開展城市治理工作。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工程管理專業大四學生吳詩、大三學生李沁怡都參與了這個項目,她們告訴記者,老小區改造的難處,不僅在於建築不能動、設計可發揮空間小,更在於要聽取各方需求和意見、持續深化方案、跟進規劃落地。比如,復興小區的兩幢居民樓每層有近10戶人家,都沒有樓道標識和門牌號,有的居民隨意塗鴉了一些標識,讓來訪者暈頭轉向。為了做好樓道標識微改造,「城市360」團隊在聽證會上聽取了居民代表們的意見,重新修改設計方案、制訂預算、與街道協商,最終在每個樓道都貼上了一目了然的平面圖,為每戶人家設計了個性化專屬門牌,受到了居民們的熱情「點讚」。「城市360」團隊的指導教師、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郭禹辰介紹說,早在2016年社區規劃師深入社區時,「城市360」團隊就發現,如果不能協調各方利益、全流程跟進,就會出現設計師對最初的空間設想不能實現的結果。這也是團隊開始展開「城市微更新全流程服務」的契機和初心。

    近幾年,同濟大學依託經濟管理、建築規劃、設計創意、機械能源、交通運輸等多門學科組成並不斷壯大「城市360」團隊,團隊目前已有30餘名指導教師、90餘名學生,還在長三角地區招募志願者600多名。以上海為先導,團隊已在全國將近50個社區開展微更新、微治理等全流程服務;還有不少學生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在上海社區積累的成功經驗,在自己的家鄉主導社區治理和鄉村振興。

    「微更新關鍵還是要做好『人』的工作,需要帶動居民共同參與,主動改變生活習慣。」吳詩說,「在復興小區,一些居民過去習慣把晾衣桿隨便往外架,既危險又不美觀,我們就和居民充分協商,規劃設計了室外晾衣區域;小花園和空地面積狹小,曾經到處是垃圾和寵物排泄物,髒亂差,我們的志願團隊就協助在地組織和樓組長髮動老年居民定期管理,形成完善的體系和制度,也為我們接下來設計停車、綠化、小朋友遊戲空間等區域提供了條件。」

    城市設計專業大二學生陳堯參與了楊浦區延吉新村街道的畸零空間改造項目,雖然在協調各方意見時遇到過很多困難,但居民們的創意、想法和暖心回饋也帶給她許多收穫:「改造完成後我們多次回訪社區,還帶著社區裡的小朋友畫牆繪,社區生活更熱鬧了。」

    吳詩感嘆:「在課堂上學習的知識不一定能直接應用到實地,需要很多調整和改變。從前期調研到最終落地,我們力爭每家每戶都要問到,全流程每個細節都要做到位,否則項目無法順利推進。」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魏其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1日 07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