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為祖國而歌

    6月20日凌晨,著名詞作家、劇作家喬羽因病在北京去世。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讓我們湯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難忘今宵,難忘今宵,不論天涯與海角,神州萬里同懷抱,共祝願祖國好,祖國好」……喬羽作詞的歌曲家喻戶曉,貫穿幾代中國人的成長記憶。在每年央視春晚臨近尾聲時,在童年守著電視機等《大風車》節目開場時,在北海公園泛舟湖上微風拂面時……很多隨口就能哼唱出的歌,都出自喬羽之手。

    喬羽代表作有《我的祖國》《難忘今宵》《讓我們湯起雙槳》《愛我中華》《大風車》《人說山西好風光》《夕陽紅》等。他曾擔任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中國音樂文學學會主席、中國社會音樂研究會名譽會長、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屆榮譽委員,也曾擔任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名譽院長。

    6月20日,著名歌唱家李谷一在知乎上發文悼念喬羽:「難忘我的喬老爺!我敬重、熱愛的合作夥伴!人世間雖再無他的身影,但他高尚愛國愛民的精神,樸實無華、善良可愛幽默的人品性格,無人能超越的偉大藝術才能和作品卻永遠留存在人世間,留存在億萬人的心中!喬羽老爺子我永遠想念您,一路走好!」

    喬羽1927年11月16日出生於山東省濟寧市,原名喬慶寶。幼時受到父親的文學熏陶,4歲時已能識字三千,從小閱讀《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經》,很早就懂得格律詩、樂府和古今民歌。

    1946年春天,正在濟寧中西中學讀書的喬羽,經中共地下黨員的引薦,進入晉冀魯豫邊區的北方大學就讀。當時按照規定必須是秘密出行,他要給自己換一個新名字。根據喬羽後來的自述,當時他看到外面正在下雨。「靈感突現,就叫『喬雨』吧。覺得有點俗,遂又想到『羽』字,便有一種輕盈飄飛之感浸潤心頭。我當即告訴那位地下黨員:『我以後就叫喬羽了!』」

    進入北方大學就讀後,喬羽開始在報刊發表詩歌和小說,還寫過秧歌劇。1948年,華北聯合大學與北方大學合並為華北大學,喬羽被調入華北大學三部創作室,開始專業創作。

    1949年10月1日,喬羽站在金水橋上仰望國旗,熱淚縱橫。他後來回憶那時的心情:「此時此刻,我突然覺得自己頂天立地、揚眉吐氣;此時此刻,我突然覺得天高地闊、春光明媚!」

    《讓我們湯起雙槳》是喬羽「為新中國而歌」的第一首作品。

    拍攝於1954年春天的電 影《祖國的花朵》,是新中國第一部反映少年兒童幸福生活的故事片。

    那年正在中國劇本創作室工作的喬羽,接到為這部電 影創作主題歌歌詞的任務。當時嚴恭導演的要求是:「花朵在春天裡開放,我們的祖國已邁出春天的步伐,要把一種美妙的開始寫出來。」

    起初一連幾天,喬羽都毫無靈感。有一天,他和女友佟琦在北海公園租了條小船在湖上泛舟,忽然看到一船少先隊員划來,他們划槳的神態,以及小船推浪而行的畫面,瞬間激發了喬羽的靈感。

    喬羽立刻拉著佟琦上岸,在一片綠草地上掏出個小本子趕緊開始寫:「讓我們湯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海面倒映著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著綠樹紅牆。小船兒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了涼爽的風……」

    《讓我們湯起雙槳》誕生於北海公園,喬羽後來感嘆:「我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歌詞創作生涯也在祖國的這個美好的春天開始了。」

    1956年夏天,喬羽正在為創作電 影文學劇本《紅孩子》搜集素材,長春電 影製片廠導演沙蒙接連拍電報,請喬羽為電 影《上甘嶺》創作歌詞,因此有了《我的祖國》這首傳唱度極高的歌:「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

    喬羽曾在自述中表示,《我的祖國》為自己的歌詞創作生涯開了一個好頭,「從此,我把祖國的命運與個人的命運與歌詞的創作緊密聯繫起來了」。

    在人們的印象里,《難忘今宵》這首歌一直是央視春晚的「標配」。

    1984年第二屆央視春晚,總導演黃一鶴找到喬羽,請他為春晚結束曲寫歌詞。歌曲沒有命題,只有一個要求:快。

    當時喬羽正在為音樂舞蹈史詩《中國革命之歌》排練,忙完自己的工作後已是深夜3點。他聯想到除夕之夜舉國團聚的場面,熬夜寫下「難忘今宵,難忘今宵,無論天涯與海角,神州萬里同懷抱,共祝願祖國好,祖國好」,交給了天亮便來取歌詞的工作人員。

    黃一鶴曾形容,歌詞的意境很美,歌聲響起的瞬間便抓住了大家的內心。春晚結束後,觀眾盛讚《難忘今宵》「寫得好,唱得好」。這首歌成為每屆央視春晚的結束曲,一唱便是近40年。

    《思念》《大風車》《夕陽紅》……喬羽的歌詞兼具古典與現代、童趣與哲思。「我們應該去尋找一種可能,使我們文學藝術有可能做到這兩點:一既是繼承的,又是發展的;二既是民族的,又是時代的。」喬羽曾對媒體說。

    在喬羽的眼中,寫歌詞並不是高貴神聖的創作,歌詞應當是「尋常人家一日不可或缺的家常飯,粗布衣,或者是雖不寬敞卻也溫馨的小小院落」。

    喬羽曾在接受採訪時說:「歌詞界都知道我有句話:歌詞最容易寫,因為它短,歌詞最不容易寫好,也是因為它短。」在喬羽看來,每一首歌詞不足百字,必須創作一個完整的世界,這個世界應該有聲有色,一唱三嘆。

    「我從青年寫到老年,可以說萬變不離其宗。雖然歌詞的名字各有不同,而主題只有一個,都是我的祖國!」喬羽在自述中如是說。

    「一條大河」激蕩愛國深情,喬羽這一生為祖國而歌。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傑群 見習記者 余冰玥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1日 03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