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好配偶子女」,嚴守權力姓「公」底線

  ■ 社論

  規範領導幹部親屬經商辦企業,背後的實質是要加大對權力的約束,防止權力不當溢出變現,確保「當官發財應兩道」。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其中明確要求,領導幹部每年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時,應當如實填報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情況,年度集中報告後新產生的經商辦企業情況要及時報告。

  嚴禁領導幹部經商,以及嚴格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的經商辦企業行為,是從嚴治黨的必然要求。在這方面,其實一直就不缺乏制度要求。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中共中央、國務院就出台過一系列的規定。如1985年出台的《關於禁止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經商的決定》,就對領導親屬經商作出明確限制。近年來,各個層級和系統,也不斷重申和完善相關要求,不少地方還展開了相應的先行先試工作。

  這次出台的《規定》,實際是此前一系列試點與各級各類規定的再升級和再明確,代表著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有了更系統、更權威、更全面的要求,釋放出更強烈的治理信號。

  比如,《規定》對不同層級、不同類別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分別提出了禁業要求,且領導幹部職務層次越高要求越嚴,綜合部門嚴於其他部門;此外,要求領導幹部子女的配偶經商也需報告。

  這些都表明相關紅線越來越嚴厲,約束之網織得更緊了,有利於最大程度從源頭規範領導幹部親屬經商滋生種種亂象。

  從近年來查處的違紀違法案件,以及各級巡視工作中所發現的問題來看,以領導幹部親屬經商辦企業為特徵的「一家兩制」、官商一體現象,在一些地方和領域還不同程度存在,成為官商勾結、錢權交易和不當利益輸送的一個比較突出的豁口。

  這種行為不僅放大了廉政風險,也嚴重擾亂市場經濟秩序和營商環境,屬於社會深惡痛絕的一種現象。對之予以明確規範,很有必要。

  更要注意的是,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以及基於相關規範要求的震懾,近年來領導幹部親屬違規經商也呈現出隱蔽化的趨勢。如從一些被查處的案件可以看到,一些領導幹部親屬違規參與經營是以「影子股東」「影子公司」等形式進行,對外具有較大的欺騙性。甚至,一些明面上宣布退出的,實際是換個方式轉入「地下」。

  而這,正是《規定》要著力破解的一個難題。比如,其中就明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違反禁業規定經商辦企業和以委託代持、隱名投資等形式虛假退出,依規依紀依法進行嚴肅處理,對管理不力造成嚴重後果或不良影響的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員進行嚴肅問責。

  當然,法紀的生命力在於落實,越是嚴格的要求,越要注意在落實上下工夫。對此,除了增強系統內部監督,像強化對領導幹部報告情況的隨機抽查和重點查核之外,擴寬外部監督渠道,鼓勵社會對於領導幹部親屬違規經商的監督舉報,也同樣值得重視。

  畢竟,很多隱蔽的違規操作,社會更「敏感」。像過往一些查處的案例中,就不乏部分領導幹部親屬違規經商,在一些地方成了「公開的秘密」。若能善用社會監督,必將大大提升規範和查處的效率,讓領導幹部家屬的違規經商無處遁形。

  從嚴禁領導幹部經商,到逐步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的經商行為,其背後的實質都是要加大對權力的約束,防止權力不當溢出變現,堅決守住權力必須姓「公」的底線。用更通俗的話來說,當官發財應兩道。在這個問題上,不容再僥倖。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