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跨區收割農機手: 提前預留隔離時間 減少跨區作業

今年農機跨區域收割作業呈現出一些不同特徵,如農機手加強與各地農機部門聯繫,部分農機手擔心疫情形勢變化提前出發跨區作業或減少跨區地點,本地農機與外地農機格局發生變化等。

6月20日,河北深州農民徐東考家的17畝小麥已收割完成,並全部種上了玉米。夏收夏種告一段落,徐東考給新種上的玉米澆了水,20日上午就返回衡水市區繼續打工。

據央視新聞6月19日消息,我國夏糧主產區已收穫小麥2.89億畝,收穫已過九成。夏種也在有序推進,農業農村部農情調度顯示,除雙季晚稻外,全國夏播糧食作物已播77%。

機收是小麥收穫的主要方式,我國小麥97%以上靠機收。徐東考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其所在村莊有十幾台聯合收割機,除了滿足本村小麥收割需求外,往年村裡的收割機還會跨區作業,今年出於對疫情的擔憂,購置有收割機的村民很少外出收割,村裡對外地農機手的作業需求也顯著降低。

我國不同緯度和氣候的地區小麥成熟時間不同,各地區農機保有量也存在差異,農機跨區作業由此而生。受農機保有量增加等因素影響,農機跨區作業佔比減少,但仍是小麥機收的重要組成部分。

受疫情影響,今年農機跨區域收割作業呈現出一些不同特徵,如農機手加強與各地農機部門聯繫,部分農機手擔心疫情形勢變化提前出發跨區作業或減少跨區地點,本地農機與外地農機格局發生變化等。但從採訪情況來看,受益於各地對小麥機收、農機跨區作業等的政策支持,小麥跨區機收整體順暢進行。

增加農機跨區作業確定性

「農機跨區作業是指根據不同地域農作物成熟期差異及農機保有量的不平衡,跨越縣級以上行政區域開展耕地、收穫、植保等機械化作業的一種農業社會化服務模式。」去年在一篇研究全國小麥聯合收割機跨區作業空間流動規律的論文中,江蘇大學中國農業裝備產業發展研究院教授張宗毅如是界定農機跨區作業。

張宗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我國農民戶均糧食經營規模不到10畝,租賃農機收割作業比購買農機作業更經濟、更有效率,由於農機價格高昂,地區農機保有量少,跨區作業需求大,因而1991年左右農機跨區作業快速興起。

甘肅農機手程朱清從2009年購置收割機開始,一直參与農機跨區作業,並以農機手為主業,現在是一個農機手車隊的領隊。程朱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一般5月從甘肅出發向南收割冬小麥,輾轉多省多城市,再回甘肅繼續收割其他作物,最晚10月中旬休車,「忙半年閑半年。」

作為領隊,程朱清要提前與作業地的合作社、經紀人、農機部門等聯繫,了解各地小麥收割需求,為車隊跨區作業提供更多確定性。

受疫情影響,程朱清表示,這兩年和各地農機部門對接更多。抵達下一個城市作業前,程朱清會提前聯繫當地農機部門,介紹車隊農機情況並備案,諮詢當地疫情形勢、防疫政策和作業需求等。

除此之外,在程朱清看來,疫情防控對跨區作業的影響主要是各地都增加了查驗健康碼、行程碼和核酸記錄等環節,並對核酸檢測提出要求,但整體而言對跨區作業進度影響不大。

「我一般離開一個地方前做一次核酸,到下一個地方立馬再做一次。每到一個地方手機都會接收到當地防疫政策的簡訊提醒,不做核酸如果被彈窗或出現黃碼,那就麻煩了。」程朱清說。

今年在程朱清的車隊里有一個機手到南陽忘了做核酸,健康碼變成黃碼,「三天兩檢」后提出申請才轉回綠碼。雖然他們的車隊提前抵達南陽,但該機手仍耽誤了一天的收割時間。

與程朱清的車隊相比,四川樂山夾江樂天農機服務合作社受當地疫情反覆影響,從樂山前往成都后閉環管理了一周。該合作社總經理王濤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5月合作社成員從樂山出發時都是綠碼,到成都后需要隔離,與當地有關部門溝通后,最終以住在租賃的房車上閉環管理一周代替隔離。

其後,該合作社前往安徽、江蘇作業,由於當地疫情未出現反覆情況,跨區作業正常進行。

相對來說,疫情對劉志剛的跨區秸稈處理業務影響更明顯。劉志剛是黑龍江一家秸稈處理合作社的負責人,合作社主要從事小麥收割完成後的田間秸稈處理工作。

劉志剛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與往年不同,受疫情影響今年合作社並未前往湖北、河南和江蘇作業,而是提前出發,5月10日從吉林直接抵達安徽,作業完成後再到山東。

受安徽疫情反覆影響,5月12日合作社成員抵達安徽后隔離了一周。由於提前預留了隔離時間,並未影響作業進度,5月28日-6月1日安徽小麥才迎來收穫高峰期。

政策護航小麥跨區機收

張宗毅指出,隨著農機購置補貼政策推行,各地農機保有量增加,小麥機收市場競爭加劇,疊加作業成本上漲、作業環境不友好等因素,農機跨區作業佔比有所下降,約從2004年的70%,下降到2020年的25%,跨區作業距離也在縮短。

「雖然佔比在下降,但我國小麥跨區機收的作業面積仍然很大,全球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這麼大的作業規模。」張宗毅說。

由於近年來徐東考所在村莊的農機數量增加,超過本村小麥收割作業需求,很多購買農機的村民會選擇跨區作業,但作業範圍多限於衡水市內,少部分村民會前往更遠的區域,但極少出省。

徐東考介紹,今年出於對疫情的擔憂,村裡的農機手很少外出跨區作業,鄰村的農機手情況類似,這些農機手以兼職為主。

徐東考表示,由於本村農機作業市場飽和,外地農機手需求小,今年僅有3台外地小型收割機到村裡作業,而且只收割高速路旁邊綠化帶間交叉種植的小麥,那些區域本地大型聯合收割機無法進入。

張宗毅指出,整體來看疫情對今年農機跨區作業產生了一些影響,但整體影響不大,而且相關部門也在積極部署以消除這些影響。

6月2日,農業農村部農業機械化管理司副司長王甲雲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指出,為保障夏糧收穫順利進行,今年農業農村部聯合小麥主產區採取了一些超常規措施。

這些超常規措施涉及多個方面,如指導各省及時打通影響農機手返鄉作業、農機跨區轉移、農機配件調運等方面的堵點卡點,保障麥收人員和機具暢通無阻;開通農機「綠色通道」,確保作業機具優先查驗、優先放行;對跨區作業人員提供核酸抗原檢測、屬地備案等「一站式服務」,確保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健康碼綠碼且體溫正常的跨區農機手能夠正常作業等等。

各地也相應推出多項措施為農機跨區作業、農機手跨區流動提供便利。

河北在各高速公路收費站和防疫檢查點開通聯合收割機車輛通行「綠色通道」,對符合要求的農機作業人員實行「即采即走即追」閉環管理,為作業人員提供核酸採樣便捷服務等。

與之類似,河南也開通了農機轉運綠色通道,在高速口、交通要道等設置固定核酸採樣點等便利跨區作業人員進行核酸採樣,並在全省設置400多個跨區機收接待服務站點,省市縣三級設立24小時機收服務值班電話,為跨區機收人員提供各類即時信息服務。

「今年我們與各地農機部門打交道的時間更長一點,每時每刻都要了解各地的政策。」程朱清說,「我們對接的河南、河北各地農機部門工作人員都挺熱情,給我們介紹當地情況,還提供當地小麥收穫的進度信息。」

(作者:李莎 編輯:李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