氫能產業政策大迸發: 多地劍指千億規模 提速之路道阻且長

地方氫能產業發展規劃的最新一塊拼圖,由上海拼出。

6月20日,上海發布《上海市氫能產業發展中長期規劃(2022-2035年)》(下稱《上海市氫能規劃》),明確了2022年至2035年期間,該市氫能產業的發展基礎、總體要求、重點任務、空間布局和保障措施。

而在6月17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印發了《成都市優化能源結構促進城市綠色低碳發展行動方案》《成都市優化能源結構促進城市綠色低碳發展政策措施的通知》。文件指出,積極發展綠色氫能。構建「制儲輸用」全產業鏈,加快建設「綠氫之都」。

自去年以來,隨著各省份「十四五」能源發展規劃相繼出爐,各地氫能產業發展的目標、方向和政策力度普遍受到外界關注。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國各地已有超過30個省市公布了氫能發展的相關政策文件,預示著這條萬億賽道已經在全國主要省份掀起波瀾,成為各省份搶抓「雙碳」機遇的重要抓手。

「2019年是我國氫能政策的一個重要時間點。」一位氫能企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一年國務院首次將「推動充電(加氫)等基礎設施建設」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推動了后兩年涉及氫能的多項政策的出台。

事實上,在政策常態化的背景之下,我國氫能產業發展已經進入快車道。但對於各省份而言,需因地制宜,結合當地條件培育本地化氫能產業鏈的競爭優勢。

多地拋出千億發展目標

在近兩年來國家層面出台的有關能源領域發展的政策中,氫能成為常客。

例如,今年發布的《「十四五」現代能源體系規劃》指出,新型儲能和氫能有望規模化發展並帶動能源系統形態根本性變革,構建新能源佔比逐漸提高的新型電力系統蓄勢待發,能源轉型技術路線和發展模式趨於多元化。這進一步強調了在我國未來的能源體系中,氫能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不可否認的是,從政策體繫上來看,近些年來我國氫能產業的政策支持往往是自下而上的。即,地方性氫能政策的出台刺激著當地氫能產業的發展,並協同形成我國氫能產業向前進的欣欣向榮之勢。這其中,以上海、深圳、山東等為代表的省市均提出了千億級的產業發展目標。

《上海市氫能規劃》指出,到2025年,產業創新能力總體達到國內領先水平,制儲輸用產業鏈關鍵技術取得突破性進展。建設各類加氫站70座左右,培育5至10家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獨角獸企業,建成3至5家國際一流的創新研發平台,燃料電池汽車保有量突破1萬輛,氫能產業鏈產業規模突破1000億元,在交通領域帶動二氧化碳減排5至10萬噸/年。

而到2035年,上海的氫能產業發展總體將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建成引領全國氫能產業發展的研發創新中心、關鍵核心裝備與零部件製造檢測中心,在交通、能源、工業等領域形成豐富多元的應用生態,建設海外氫能進口輸運碼頭,布局東亞地區氫能貿易和交易中心,與長三角地區形成協同創新生態,基本建成國際一流的氫能科技創新高地、產業發展高地、多元示範應用高地。

從這兩個階段的目標可以看出,上海氫能產業最終的發展目標是形成國際影響力。而作為我國六大氫走廊之一「長三角氫走廊」的主心骨城市,上海的氫能產業勢必承擔著區域龍頭的角色。因此,在《上海市氫能規劃》中,加強開放協同合作成為重要的內容組成——打造上海氫能產業城市群,支撐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推動國際開放創新合作。

這其中,上海氫能產業示範城市群頗受關注:建立東西部技術創新、集成示範、氫能供應的長效合作機制,加速東西部地區燃料電池產業鏈協同升級;發揮好嘉興、南通、淄博、蘇州、鄂爾多斯及寧東能源化工基地等兄弟城市的資源優勢,擴大氫能產業「朋友圈」。

上海的氫能專項發展規劃在強調產值、技術等目標的同時,還強調了區域性產業集群的打造。而當前,儘管各地出台的氫能發展政策都有一定的差異,但在做大當地氫能產業鏈產值的方向上則不謀而合,而千億級的目標更是屢見不鮮。

2021年12月,深圳發布《深圳市氫能產業發展規劃(2021-2025年)》,提出到2025年,形成較為完備的氫能產業發展生態體系,建成氫能產業技術策源地、先進位造集聚高地、多場景應用示範基地,實現氫能商業化應用,氫能產業規模達到500億元。而展望長期,到2035年,該市氫能產業規模達到2000億元。

山東也是又一個明確提出千億產業目標的省份。在去年發布的《山東省能源發展「十四五」規劃》中,該省表示,到2025年,加氫站數量達到100座,實現產值規模1000億元。

政策催生資本密集奔向萬億賽道

不可否認的是,當前我國氫能產業發展的最大驅動力來自於政策。

在國家層面密集發布氫能產業相關政策的同時,各地方政府早已積極響應,紛紛出台氫能產業發展規劃或燃料電池汽車產業發展規劃,並在各地的「十四五」能源發展規劃中,幾乎無一例外地有著氫能的一席之地。

根據長江證券的不完全統計,僅北京、河北、廣東、河南、江蘇、山東、上海及內蒙古等13個省份發布的燃料電池推廣計劃,到2025年合計推廣的氫燃料電池車輛就超過10.1萬輛,加氫站建設超過1100座,預計帶動的氫能產業鏈產值突破萬億元。

與此同時,我國氫能產業頂層設計《氫能產業發展中長期規劃(2021-2035年)》於今年3月份正式發布后,氫能利用及產業屬性、定位等問題明晰,並進一步點燃了氫能產業的發展熱情。

值得一提的是,在各地的氫能政策密集出台時,「氫走廊」成了一個頻頻出現的熱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結合公開信息梳理髮現,截至目前,國內至少有六大「氫走廊」項目已經形成規劃,包括成渝「氫走廊」、浙江「氫走廊」、長三角「氫走廊」、廣東粵灣「氫走廊」、長江「氫走廊」、山東半島「氫動走廊」,覆蓋地區的GDP佔全國的近50%。

實際上,此次上海發布的《上海市氫能規劃》再度強調了氫能產業區域性發展的重要性。政策加持之下,企業或將入駐地方形成氫能產業鏈發展集群。

目前,上海在氫能產業發展方面已取得一定進展。例如,嘉定的「氫能港」已引進50多個氫能源和汽車智能化產業項目,總投資超過100億元;自貿區臨港新片區已集聚多家氫能上下游企業,中石油等企業在該區註冊了一批氫能產業鏈企業。

但需注意的是,目前,我國氫能產業處於發展初期,相較於國際先進水平,仍存在產業創新能力不強、技術裝備水平不高、部分關鍵核心零部件和基礎材料依賴進口等問題。

上述難題的攻克,一方面需要政策引導資本加大投資力度,擴大我國產能產業的發展規模;另一方面也需要全產業鏈目前發展核心,共同推動氫氣終端成本下降。

與此同時,鋰電池產業發展的「前車之鑒」也在時刻提醒著未來氫能產業發展避免走進誤區:防範地方氫能產業發展出現「騙補」現象。

針對此前很多行業在發展之初存在門檻過低、無序競爭的情況,國家發展改革委高技術司副司長王翔表示,各地方在研究制定氫能產業發展規劃和支持政策時,應充分考慮本地區發展基礎和條件,統籌謀划、合理布局,不搞齊步走、一刀切。嚴禁盲目跟風、一哄而上,防止低水平重複建設,避免造成基礎設施和資源浪費,嚴禁以建設氫能項目名義「跑馬圈地」,嚴禁在氫能產業規劃制定、投資規模、招商引資、項目建設等方面相互攀比,推動氫能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

(作者:曹恩惠 編輯:林虹)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