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迎今年最大規模IPO,募資金額或達15億美元 天齊鋰業的「基石投資者」猜想

天齊鋰業的港股上市,如期推進。

6月20日午間,天齊鋰業公告,香 港聯交所上市委員會已於2022年6月16日舉行上市聆訊,審議了公司本次發行上市的申請,大摩、中金和招銀國際為其聯席保薦人。

按照上市流程,接下來公司將進入路演、新股發行定價等環節。不出意外,公司近期便會登陸港股,並成為國內鋰鹽行業第二家「A+H」上市公司。

對此有市場機構預估,此次公司上市將募集10億至12億美元,創年內港股市場IPO募資金額新高。

而據Wind數據統計結果顯示,年初至今,港股總計上市22隻新股,先發募資合計21.7億美元,其中募資規模最大公司為金力永磁(約5.44億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由於天齊鋰業並未公告新股發行數量,同時最終定價也未確定,上述10億至12億美元的結果僅為預估值。

另據成都一位接近天齊鋰業人士20日介紹,「一般來說,H股發行後的新股佔比在15%到25%,但是這次天齊可能發不了那麼多,最新預估的募資金額大概在15億美元左右。」

相比之下,公司將引入哪些企業、機構作為基石投資者更加值得關注,此前市場也曾傳出特斯拉認購其IPO股份的消息。

考慮到當前行業供需現狀,以及上下游企業相互綁定的背景,天齊鋰業基石投資者陣容不排除出現多家產業鏈龍頭企業的可能。

時隔四年,二度上市

天齊鋰業港股上市,需要追溯到2018年。

彼時,港股IPO是作為公司收購SQM公司股權的後續融資計劃之一,不過最終未能成行。本報2021年5月曾報導指出,「2018年雖然港股IPO已經通過聆訊,但由於香 港市場低迷,降槓桿第一步宣告失敗。」

疊加後續配股不及預期和疫情等因素影響,這才使得公司在2021年因為債務問題一度陷入困境,最終選擇引入澳洲IGO公司作為戰投。

如今,時隔四年,公司再次通過港股聆訊,但是整個行業環境已經發生徹底變化。

聆訊後資料顯示,公司此次港股上市所募集資金,計劃用於償還SQM債務的未償還餘額及相關交易費、安居工廠一期建設投資、營運資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而截至6月10日,SQM債務的尚未償還本金為11.3億美元。

若參照上述15億美元的預估募資金額,將徹底解決掉公司此前因收購SQM公司股權遺留下的債務,甚至還有部分剩餘資金可用。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下半年開始,鋰礦、鋰鹽行業見底,其中碳酸鋰從每噸4萬元的低點最高陞至今年3月的50萬元以上。

上述背景下,擁有全球最大在產鋰輝石礦山、在鹽湖提鋰龍頭SQM公司中佔據重要地位的天齊鋰業,經營能力迅速提升,尤其是2022年公司將迎來有史以來現金流、利潤率最高的一年。

今年5月23日的股東大會上,天齊鋰業執行副總裁鄒軍曾表示,「一季度末的資產負債率是51%,即便不依靠外部融資,公司也有信心償還到期債務。」

顯然,天齊鋰業今年港股上市的迫切性,要遠遠小於2018年至2020年。反觀今年的港股市場,低迷依舊,為何天齊鋰業仍然要推進港股上市?

對此鄒軍指出,主要目的仍然是為了優化財務結構,如果負債率能夠進一步降低,將為公司產能擴張計劃帶來更多支持。同時,公司60%的資產在境外,通過港股上市也可以為公司搭建一個非常重要的國際化平台。

天齊鋰業董事長蔣衛平的說法更為實在,「比如智利當地就反映要關注公司發展動態,但是公司發佈的中文公告看不懂。擴大公司的國際影響力,也需要公司信息的國際化,要讓全世界都能看得到。」

當然,沒有人會嫌棄公司發展資金過於充裕。於天齊鋰業而言,港股發行後至少可以帶來兩點好處。

其一,公司並購貸款清償完畢後,整體負債率會明顯下降,今年所支出的財務費用會大幅降低。

以前兩年為例,2020年、2021年公司利息費用分別達18.2億元和14.68億元。清償後,將會有更多的財務費用轉化為公司報表利潤。

其二,前兩年因債務問題,天齊鋰業自身產能擴張滯後,目前資金訴求仍舊強烈。

去年引入戰投得到階段性緩解後,公司正在全力推動新增產能落地,包括Green布希礦山擴產、澳洲奎納納二期項目和遂寧安居2萬噸碳酸鋰項目,甚至是有望重啟的雅江措拉鋰礦開發,都需要大量資金支持。

基石投資者猜想

可以被稱為全球鋰業巨頭的公司,目前只有美國雅保、智利SQM、天齊鋰業和贛鋒鋰業4家。

其中,前三家公司存在非常密切的合作關係,贛鋒鋰業則屬於「單幹」,並未進入核心圈層。

SQM公司為全球最大的鹽湖提鋰生產商,天齊鋰業持有其23.7%的股權,為SQM公司第二大股東;澳洲Green布希鋰礦,為全球最大的鋰輝石在產礦山,所產鋰精礦不對外出售,只供給美國雅保和天齊鋰業兩位股東。

根據Wood麥肯茲報告,天齊鋰業是世界第四、亞洲第二的鋰化合物製造商,目前年產能達到4.48萬噸。隨著上述奎納納二期等擴產項目的完成,公司鋰化合物年總產能將超過11萬噸。

產能倒還是其次,有資金就可以建設,國內不少二線鋰鹽企業長期規劃產能也超過了10萬噸,但是天齊鋰業最核心的優勢在於資源端。

截至目前,公司是國內唯一一家可以實現鋰精礦100%自給的礦石提鋰企業,贛鋒鋰業公開給出的原料自給率則僅為40%。

上述自給率指標,則直接決定了鋰鹽企業利潤率的高低,是可以兼顧礦端、鋰鹽兩端的利潤,還是只能賺取鋰鹽單個環節利潤。

同時,與海外市場相比,國內受到需求帶動,碳酸鋰、氫氧化鋰上漲領先一步,漲幅更為明顯,這是天齊鋰業此次上市的有利因素。

不利因素在於,港股是國際化市場,天齊鋰業整體估值體系、估值水平也有可能會向SQM公司和美國雅保看齊,而近期美股則出現了非常明顯的調整。

截至6月20日,SQM公司和美國雅保總市值分別為257.9億美元、248.3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731.04億元和1666.76億元。

反觀天齊鋰業,4月底至今開啟一輪顯著反彈,最新總市值已達1740億元,高出上述兩家鋰業龍頭。

所以,最終還要看公司港股發行前期的詢價和定價情況,海外投資者究竟會對公司給出多高的價格。

另外一個重要看點,在於天齊鋰業港股上市時的基石投資者陣容會出現哪些知名機構,和鋰電產業鏈內企業。

近期市場也有傳聞稱,特斯拉參與天齊鋰業的港股IPO認購,不過後者並未對該消息作出正面回應。

但是從行業角度上看,上述傳聞卻十分符合產業邏輯。

今年5月中旬,本報曾作出預判,「考慮到行業供需現狀,以及天齊鋰業已掌控的鋰資源和長期穩定供應能力,預計在公司港股上市後,可能會出現不少材料、電池、或者是整車等領域的基石投資者。」

換言之,供需缺口短期無法緩解,動力電池、整車企業又在推進宏偉產能擴張計劃的背景下,與上游企業「綁定」以穩定原料供給已成行業趨勢,今年比較典型的案例就包括了比亞迪30億元戰投盛新鋰能。

此前合作案例多數集中在二、三線企業,與「鋰業雙雄」合作案例不多,僅有國內裝機量排名第三的中創新航與天齊鋰業達成了供貨協議。

而在賣方市場下,上述四家鋰業巨頭又是繞不開的選擇,下游通過入股、合作等方式來「換回」一定數量的鋰鹽長期供應,以支持自身在當前關鍵階段爭奪更多市場份額,是筆划算的買賣。

這次天齊鋰業港股IPO,則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機會。

(作者:董鵬 編輯:林虹)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