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再砍一刀」

原創 王非 獵雲網

馬斯克將「砍價」的理由瞄準了虛假賬戶。這一舉動,也讓市場認為他放棄收購Twitter的機率達到了60%。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作者丨王非

一波三折,似乎已經不足以描述馬斯克私有化Twitter這一世紀收購案。

周一,馬斯克在「All In」播客峰會上發表講話時,質疑了Twitter公開文件的真實性和準確性,並表示,如果交易要進行,就必須以更低的價格進行。

從當前行情來看,Twitter股價已回落至36.85美元/股,市值281.60億美元。相較於此前官宣的每股54.2美元的收購價格,已大跌32.01%。

其次,馬斯克收購Twitter也似乎累及特斯拉。就在馬斯克與Twitter達成私有化交易後一天,特斯拉的股價暴跌逾12%報收於876.42美元,市值9058億美元,蒸發超過1250億美元。據相關統計,自馬斯克提出收購Twitter以來,特斯拉的股價已經下跌27.94%。

不管怎麼看,這似乎都已經是一筆越來越不划算的交易。然而根據馬斯克簽署的收購協議,他不可能僅僅因為股票下跌就退出。

所以,馬斯克將「砍價」的理由瞄準了虛假賬戶。據美國《紐約郵報》《新聞周刊》17日報導,一項新的審計揭露,馬斯克9330萬Twitter粉絲中則有約70.2%是「假粉絲」。

即便如此,作為一名擁有9000多萬粉絲的「新Twitter之王」,馬斯克不斷發出的關於本次交易的言論,也總能左右著Twitter的股價大漲大跌。

無論是成為Twitter最大股東,還是宣布私有化Twitter,後者的股價總會一路瘋漲。然而,馬斯克顯露出「不買」意圖後,Twitter的股價也會應聲下跌。而這也證明了馬斯克大V的身份以及自己的影響力,對於資本市場的控制力和主動權。

於是,一腳剎車過後,也讓市場認為馬斯克放棄收購Twitter的機率達到了60%。這不免讓人懷疑他的真實意圖,到底是什麼。

恨Twitter不成微信,「再砍一刀」Twitter深陷被動

近日,Twitter盛讚微信,對於Twitter卻似乎有著「恨鐵不成鋼」的強烈不滿。

有報導稱,在回答是否會在收購後為Twitter增加支付功能時,馬斯克表示,「如果你在中國,基本上你可以活在微信里,它什麼都能做到,有點像Twitter加PayPal。在中國以外,就沒有這樣的東西。我認為這樣的App是非常有用的,它沒有垃圾信息,你可以在微信上發表評論、發佈影片,最重要的是內容創作者可以獲得收入分成」。他還強調,大家想要的只是這樣一個非常有用、讓人喜愛的產品,要麼把Twitter改造過來,要麼從頭創建一個新App。

然而,相較於支付功能,馬斯克顯然對於虛假賬戶更加「較真」,甚至於直接「暫時擱置」了收購Twitter的交易。外界對於他的這一舉動,普遍觀點是「買貴了」,心有不甘,只能在虛假賬戶上「較起真來」。

但顯然,馬斯克並不是在最近才突然意識到這一嚴重問題的。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財務報告中,Twitter就承認其平台上存在許多「虛假或垃圾賬戶」,以及合法的每日活躍用戶。但比例不到日活用戶量的5%。

馬斯克也曾發佈推文表示:「如果我們成功收購Twitter,我們要麼打敗垃圾郵件機器人,要麼在努力中死去!」據SEC此前披露的Twitter和馬斯克的一份聯合新聞稿,他承諾通過「打擊垃圾郵件機器人」等方式「讓Twitter變得更好」。

最新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文件顯示,馬斯克在4月23日和4月24日周末就Twitter交易進行了談判,沒有進行任何的盡職調查。Twitter也在文件中表示:「馬斯克先生沒有要求籤訂保密協議或從Twitter尋求任何有關Twitter的非公開信息」。

然而4月25日簽署協議以來,馬斯克一直在質疑Twitter公開提交的關於垃圾郵件賬戶占其用戶群不到5%的準確性。

馬斯克AllIn峰會上還表示:「20%的虛假/垃圾郵件賬戶,雖然是Twitter聲稱的4倍,但真實數字可能會『高』得多」。但他並沒有詳細說明20%的數字如何得出。

此外,馬斯克建議SEC展開調查。他還呼籲,對Twitter用戶的隨機樣本進行測試,以識別虛假。

事實上,根據協議,若馬斯克方面終止收購交易,Twitter將收到來自馬斯克10億美元的賠償。此外,馬斯克還將面臨來自Twitter的違約訴訟,這或將使他多花數十億美元。

唯一合理的解釋,似乎只有股價。自馬斯克4月14日提出收購要約以來,Twitter的股價已經從45.08美元/股,累計跌去18.26%,市值相較於收購總價少了158.40億美元。

兩害相權取其輕,作為商人,個中利弊一目了然。

值得注意的是,分析師表示,如果馬斯克放棄競購,Twitter將不得不根據其基本面進行評估,這種前景可能導致股價繼續疲軟。TruistSecurities估計,根據要約前的交易情況,Twitter股價將跌入20美元或30美元的低位。CFRA則認為潛在的跌幅更大,分析師AngeloZino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如果交易根本無法達成,我們認為該公司存在重大下行風險,因為我們對該公司的獨立估值約為26美元」。

不難看到,騎虎難下的並不是馬斯克,而是Twitter公司。

據美國Fox新聞網報導,TwitterCEO帕拉格 阿格拉瓦爾在16日連發13條推文,詳細解釋Twitter上的垃圾郵件及處理問題。他承認垃圾郵件損害了Twitter上真實用戶的體驗,稱Twitter公司每天要處理超過50萬個垃圾郵件的賬戶,還有數百萬個懷疑可能是垃圾郵件的賬戶,但處理方法還面臨困難和挑戰。

對於這番解釋,馬斯克只是回了個「便便」的表情符號表明態度。

此外,在Twitter與馬斯克的交易協議中,並不包括招攬權條款,這意味著Twitter不得吸引其他潛在買家競購。

於是擺在Twitter面前的路似乎沒有太多選擇:1.交易按約定進行,對於股東來說,這可能是最好的情況;2.馬斯克放棄交易,Twitter董事會可能會提起訴訟,試圖迫使馬斯克按照協議完成交易,但這將是一場漫長且代價高昂的過程;3.馬斯克低價收購,這似乎是可能性最高的一個折中結果。

傑富瑞股票分析師BrentThill在題為「尋找替罪羊;更低的出價?」的報告中寫道:「馬斯克最近的評論表明他正試圖通過談判降低報價」。WedbushSecurities分析師DanIves在致客戶的報告中也對馬斯克的行為持懷疑態度,他說:「我們的觀點是,特斯拉股票自交易以來承受的巨大壓力、上個月不斷變化的股市/風險環境以及其他一些融資因素(股權融資)導致馬斯克將注意力轉移到Twitter處理機器人的問題,但這不是一個新問題,可能更像是拉低Twitter股價的替罪羊」。

只是,陷入被動局面的Twitter,顯然沒有太多時間和策略去進行應對。

三個月「明修棧道」,前車之鑒讓馬斯克「暗度陳倉」

馬斯克在2020年10月解散了公關團隊,特斯拉也很少投廣告、做營銷。但是作為自帶流量屬性的「網紅」,馬斯克本人其實就是特斯拉的超級公關部。

自2018年公開貶損扎克伯格後,馬斯克就退了Facebook和Instagram,專注在Twitter發聲。

時至今日,馬斯克已然成為Twitter的重度用戶,最多的時候甚至一天發佈幾十條推文。坐擁9000多萬粉絲的他,也因此被調侃為繼川普之後的「新Twitter之王」。

時常在Twitter上「指點江山」的馬斯克,也終於因為自己的「口無遮攔」,過度分享有關公司的信息,而惹來麻煩。

2018年8月,馬斯克在Twitter上發文表示自己已經獲得足夠資金,將要以每股420美元的價格將特斯拉私有化,並稱已有充足的資金保障,號召股東和員工給予支持。結果馬斯克被SEC指控,他和特斯拉分別支付了2000萬美元和解,還因此弄丟了董事長的職位。

有了前車之鑒,馬斯克也終於學會了「暗度陳倉」。

1月31日起,馬斯克購入超過62萬股Twitter股票。此後每個交易日他都沒有缺席交易,最多的一天買了480萬股。然而此時,市面上依然風平浪靜,絲毫不顯。

直到SEC披露相關文件,馬斯克已持有Twitter9.1%股份,搖身一變成為後者的最大股東。

甚至於早在公開披露入股Twitter前,馬斯克就曾向人透露過自己正考慮收購Twitter。

據新浪科技報導,今年3月20日,美國右翼諷刺媒體Babylon Bee CEO蒂戎(Seth Dillon)因為公開嘲諷跨性別人士遭到Twitter短暫禁言,嘲諷推文也以「仇恨言論」被刪除。得知此事後,馬斯克親自給第戎打了電話了解情況,並透露自己正考慮收購Twitter。

這一時間節點,也比馬斯克向Twitter高管透露自己「可能加入Twitter董事會、尋求將Twitter私有化或創辦Twitter的競爭對手」,足足早了一周。

此後,馬斯克本人繼續保持克制,很好地壓制住了自己的分享慾望。

哪怕是一步步將自己買成Twitter最大股東後,馬斯克仍未向外界透露自己的真實意圖。

4月5日,Twitter公司宣布,馬斯克將成為Twitter董事會成員。就在全球都期待馬斯克加入董事會之時,馬斯克突然改變了主意。4月11日,TwitterCEO發推表示,馬斯克已經拒絕加入公司董事會。馬斯克本人也並沒有對此作出解釋,他發了一條「捂嘴笑」的推文。

向來「難以捉摸」的馬斯克,做出這樣的決定也並不令人意外。如今來看,當初他拒絕加入Twitter董事會,其實已經在為後續收購Twitter做出相關準備。

直到SEC刊發相關文件,4月14日,馬斯克通過轉發這一文件,傳達了自己收購Twitter的意圖。

事實上,歷經幾輪交鋒,馬斯克的真實想法,也依然讓人捉摸不透。

馬斯克此番對Twitter虛假賬戶「發難」,外界甚至大機率認為他將放棄收購Twitter。

然而據彭博社報導,一份長達139頁的文件顯示,雙方顧問仍在努力促成交易。據了解,該文件顯示了這筆交易是如何發起的,以及Twitter為何決定接受馬斯克每股54.2美元現金的收購要約。這份文件經雙方經過數周的協商後形成,馬斯克在最終版本的文件提交之前簽了名。

這似乎,又是馬斯克的再次「暗度陳倉」。

一口價策略師承巴菲特,十天讓毒丸計劃胎死腹中

如果把時間線拉回到4月份,則又一次將馬斯克的「談判藝術」展露出來。僅僅耗時3個月,就完成對Twitter的獵殺。

4月14日,馬斯克表示想將Twitter私有化時曾表示,「我的報價是我能夠提出的最好、最終的報價。如果它沒有被接受,我將需要重新考慮我作為股東的立場。」

故事的一開始,馬斯克就一副完全沒有商量餘地的強硬態度。

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Twitter董事會,顯然也沒有更好的應對策略。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馬斯克發出不受歡迎的私有化要約後,Twitter董事會考慮採取措施來避免公司被馬斯克惡意收購。目前正在考慮的一個方案是採用「毒丸計劃」(Poison Pill),即股東權利計劃,其正式名稱為「股權攤薄反收購措施」。另一種情況是以報價太低為由拒絕要約。

於是收購要約發出的第二天,Twitter就宣布,董事會全體成員一致投票決定啟動「毒丸計劃」,以阻止馬斯克的敵意收購。

據知情人士透露,Twitter制定這項計劃是為了爭取時間。董事會周四開會審查了收購要約,希望能夠對任何交易進行分析和談判,並仍有可能接受。另據彭博社報導,Twitter已經增聘了摩根大通,以便為其阻止馬斯克收購提供顧問服務。此前,Twitter已經針對馬斯克的收購建議聘請高盛為顧問。

美國主流媒體報導,Twitter董事會在拋出毒丸計劃的時候,還在尋找白衣騎士來阻止馬斯克收購公司。此前外界普遍預計,馬斯克只有提出比60美元更高的報價,才可能促使Twitter董事會接受報價。

儘管Twitter董事會動作迅速,但馬斯克並沒有提高報價以打動對方。

「一口價」,正是股神巴菲特常用收購策略手段之一,完全不給對方討價還價的空間。從這一點看,馬斯克顯然是學到了股神的精髓。

當然,從收購Twitter這一案例來看,Twitter自身的議價能力也是比較薄弱的。

首先,過去幾年,Twitter的產品研發動作遲緩,用戶增長陷入停滯,連續數年出現大幅虧損,這些都拖累了Twitter股價走勢,也讓機構投資者非常不滿。

其次,馬斯克彼時已是Twitter的最大股東,持股已超9.1%。

最後,Twitter方面並沒有超級投票權,11名董事成員整體持股比例還不到2.5%,甚至於其中的2.25%由馬斯克的好友前TwitterCEO傑克·多西掌控。也就是說,只要馬斯克爭取到得到足夠多機構投資者的同意,就可以倒逼董事會接受報價。

於是,馬斯克拿出了465億美元的融資安排,包括他本人用特斯拉股權抵押獲得的125億美元、摩根士丹利等金融機構提供的130億美元貸款以及他自己籌集的210億美元,充分證明了自己的收購實力。

終於,心動的Twitter大機構投資者給予了馬斯克充分的認可。進而,在投資者施壓下,Twitter董事會的毒丸計劃胎死腹中,甚至於在接下來的十天之內,來了一次徹底的兩極反轉。

就在眾人以為塵埃落定,只等股東投票和監管部門批準時,馬斯克在5月14日突然宣稱,收購Twitter交易暫時擱置,因正在等待細節。

僅僅三天後,馬斯克再次表示,他對Twitter的收購「無法繼續推進」,因為他對虛假和垃圾郵件帳號有疑問。

於是,終於讓這筆原定於2022年10月24日前完成的交易,又陷入了巨大的不確定性中。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正在評估馬斯克對Twitter總額440億美元的收購要約,並在下個月決定是否對此展開深入調查。

外媒稱,FTC拒絕對此置評,馬斯克也尚未作出回應。

這也意味著,這一世紀收購案好戲正酣,遠未到終局,我們也只能邊走邊看,拭目以待。

(首圖來源:圖蟲)

原標題:《馬斯克「再砍一刀」》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