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0萬中國殘疾人,如何被看見

原創 核真錄 核真錄

第206期

文稿 | 南大新傳未來編輯部·核真錄 學生

常雨薇 陳旻筱 馮奕涵

製圖 | 陳旻筱 常雨薇 鄧伊雯 馮奕涵

編輯 | 鄧伊雯 林歆瑤

自1991年起,每年五月的第三個星期日被定為全國助殘日,又稱中國殘疾人日。

本期核真錄在第32個全國助殘日來臨之際,進行了一個調研。一方面聚焦於主流媒體對殘疾人的報導,用數據揭示主流媒體如何呈現殘疾人相關的內容;另一方面,通過對殘疾人論壇中近一萬條帖子的分析,探尋殘疾人自身最關切的議題。

我們發現:龐大殘疾人群體自己的聲音,仍然需要更好地被媒體和社會傾聽。

01

「殘疾人」這個稱謂,一直在變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2018)將殘疾人定義為「在心理、生理、人體結構上,某種組織、功能喪失或者不正常,全部或者部分喪失以正常方式從事某種活動能力的人」[1]。

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認為,「殘疾是一個演變中的概念,殘疾是傷殘者和阻礙他們在與其他人平等的基礎上充分和切實地參與社會的各種態度和環境障礙相互作用所產生的結果」[2]。此定義將殘疾人放在更廣闊的社會交往中,進一步從互動的視角看到殘疾人因功能喪失遇到的阻礙。

2022年3月4日,中國殘聯宣文部印發了《關於宣傳報導中殘疾人及殘疾人工作有關稱謂的通知》[3],提示用「殘疾」、「障礙」等稱謂,註明身份時用職務和通用稱謂。今年兩會前夕,政協委員白岩松建議把「殘疾人」改成「殘障人」,強調平視視角[4]。可以說,正確稱呼殘疾人是尊重的第一步,稱謂變化的背後是社會觀念的變遷。

那麼,媒體報導如何呈現這類人群呢?

現有研究發現:總的來看,殘疾人報導總數少,時段分佈不均衡[5],呈現集中爆髮式的特點[6],重官方話語[7],有跟風傾向[8]。深入文本,研究者發現殘疾人媒介形象模糊,缺少性別和年齡特徵[9],體現出報導觀念保守陳舊[10]。複雜、多樣、真實的殘疾人生活在媒體鏡像中像經過了壓縮,顯得簡單而平面,缺乏深入其中的深度報導[11]。

當冬殘奧會、無障礙設施等話題進入公眾視野、引起關注和討論,當社會對殘疾人的觀念發生變化,殘疾人相關報導是否及時跟上這種變化?是否呈現出更多元的形態,展示更真實的殘疾人生活?最重要的,也是核真錄在此次稿件中最關心的問題是:殘疾人能否真的被看見?他們如何被看見?

02

核真錄在慧科新聞資料庫中以「殘疾人」為內容關鍵詞,限定時間為2021年2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限定媒體類型為「報刊」,檢索得到全部相關稿件共6624篇。核真錄對每個月7日至13日的一周時間內各媒體在版面內的所有自署名稿件進行抽樣。根據每月「殘疾人」相關報導總數的統計結果,所抽樣的報導數目和當月報導殘疾人報導總量之間的比例大致穩定。去除轉載內容,廣告內容和無關信息後,我們抽取了在這12周內,各大媒體共發佈與殘疾人相關的自署名稿件1173篇作為分析對象。

03

核真錄發現:新聞媒體對殘疾人的報導常常受「紀念日」和文體賽事驅動。

每逢與殘疾人相關的節日、大型文體活動,各大媒體就會對該類事件進行短暫而密集的報導,報刊中「殘疾人」報導數量也會隨之增加。

在抽樣的1173篇稿件中,共有132篇稿件受此類事件驅動,佔比11.2%。

從報導數量的變化趨勢來看,各大媒體關於殘疾人的報導在5月全國助殘日、12月世界殘疾人日、22年3月北京冬殘奧會期間前後出現了三個高峰。其中,2022年3月7日至13日,有關北京冬殘奧會多達到44篇。各大媒體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對在本土舉辦的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進行全方位、多側面、集中、全面、深刻的報導。此外,殘疾人報導主要集中在世界精神衛生日、全國助殘日、國際聾人節、國際盲人節、國際殘疾人日、全國愛耳日等幾個節日前後。如果當月沒有與殘疾人相關的節日或特殊事件,報導數量就相對較少。

04

核真錄還發現:公益活動、助殘政策和成就是「殘疾人」報導的主體,正面報導佔七成。

報導主題為助殘相關的公益活動的報導數量最多,共有361篇,佔全部報導數量的30.78%。政務活動類報導和助殘行動成果展示類報導,這兩類報導的佔比分別為18.50%和18.33%。

報導內容為介紹助殘模式的共有332篇,占樣本總數的28.30%。與殘疾人有關的活動內容報導,包括助殘公益活動、助殘文體活動等,佔比為26.42%。描寫殘疾人困境、問責制度建設、問責公共服務、問責侵權行為、倡導公共意識以及普及科學知識或技術的報導較少。前四類佔比分別不到1%,後兩類則不到2%。

綜上,主流媒體在對殘疾人進行相關報導時,更傾向於選擇正面的、已經取得成果的和具有公益色彩的主題,而對殘疾人權利的關注和維護以及相關知識的普及還不足。

正面情感傾向的報導處於主導地位,佔70.24%。這一比例說明,報導側重於展現對殘疾人的關愛、救助以及殘疾人自己的努力,傳遞正向、積極的情感,呈現尊重、愛護、支持殘疾人發展的社會氛圍。但這類報導無意間將殘疾人的媒介形象塑造為弱勢群體、受助對象,缺乏平視視角。此外,中立的報導佔28.90%;負面情感傾向的報導最少,僅佔0.77%,一定程度上體現出抽樣報導對殘疾人的困境、受損權利關注不足,不利於大眾對殘疾人真實生存狀況的認識。

05

核真錄還發現,新聞報導中一多半的「殘疾人」形象是模糊的,殘聯、助殘組織、助殘工作者往往是報導主體。

新聞報導中的殘疾人主要可以分為兩大類:有具體形象的殘疾人和形象模糊的殘疾人,其中後者佔比高達57.89%。

這也就意味著,在一半以上的關於殘疾人的報導中,殘疾人這一真正的主體是被隱匿了的、是模糊的,他們成為了一種符號。報導真正聚焦的,則是殘聯、助殘組織、助殘工作者等與殘疾人相關的群體。

而在有具體形象的殘疾人稿件中,有63.36%的殘疾人形象是社會福利的受益者。這些報導里刻畫的殘疾人形象通常比較簡單:對政府、殘聯、慈善組織的政策、福利、活動非常感激。這些報導中表達了對殘疾人的關愛之情。但需要承認的是,社會福利的受益者這一形象的建構使得殘疾人在公共領域較容易被呈現為被憐憫的形象,可能會有意無意地忽視了殘疾人自身的主動性、能動性。

除此之外,殘疾人形象為自強的奮鬥者稿件數總計86篇,佔全部稿件的7.33%,佔有具體形象的殘疾人稿件的17.4%;殘疾人形象為有卓越成就的榜樣稿件數總計41篇,佔全部稿件的3.50%,佔有具體形象的殘疾人稿件的8.30%。這兩類形象也是媒體報導呈現的重點。

06

殘疾人群體自己在關注什麼呢?

我們選擇了國內最大的殘疾人論壇之一百度「殘疾人吧」展開調研。截至2022年5月,殘疾人吧共有8.9萬名成員,累計發帖815.9萬條。核真錄爬取其中近三年來約一萬條帖子的標題及其主樓內容,得到詞頻圖如下。

(根據爬取數據所作詞雲圖)

殘疾人群體最為注重情感需求。

根據統計數據,我們可以發現,在高頻詞中,除了「殘疾」、「殘疾人」之外,出現次數最多的就是「朋友」,其次是「生活」和「徵婚」。而與此相對應的是,在我們抽取的相關報導的樣本里,很少有媒體關注到這一類問題。

殘疾人群體第二關注重點的是:就業問題。

數據顯示,「就業」、「招聘」、「公司」這三個詞出現的次數也同樣位居前列,就業話題也是其他殘疾人相關論壇中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儘管在過去的幾十 年裡,政府積極完善殘疾人保障政策,通過收入支持和就業融入兩種機制推進殘疾人社會保障的發展。但是,由於社會歧視、功能障礙、個人能力等問題,特別是疫情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依舊有部分殘疾人在為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而發愁。

除了這兩點,教育、醫療、服務,這些與殘疾人的日常生活和個人發展密切相關的問題,也是殘疾人群體關注重點。

通過在助殘日之前我們做的這個小小調研,發現儘管很多新聞媒體正在將視線投向殘疾人,但如何讓更多的公眾聽到殘疾人群體自己的聲音、如何關注與殘疾人群體利益相關的話題,媒體的殘疾人報導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注:本文中全國殘疾人總數來自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官網https://www.cdpf.org.cn/zwgk/zccx/cjrgk/15e9ac67d7124f3fb4a23b7e2ac739aa.htm

參考資料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https://www.pkulaw.com/chl/bae1a775ddfaf017bdfb.html?keyword=%E6%AE%8B%E7%96%BE%E4%BA%BA%E4%BF%9D%E9%9A%9C%E6%B3%95

[2] 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https://www.un.org/zh/documents/treaty/files/A-RES-61-106.shtml

[3] 上海市殘疾人聯合會:中國殘聯文宣部引發了《關於宣傳報導中殘疾人及殘疾人工作有關稱謂的通知》:http://www.shdpf.org.cn/clwz/clwz/xxgk/zxwj/2022/03/15/4028fc767f2a677f017f8b57d17f1297.html

[4] 新京報:《白岩松:要想盡辦法說得對、說得准,這才是政協委員要賣力的地方》: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6335684603308275&wfr=spider&for=pc

[5] 荊麗娜. (2013). 倫理視域下殘疾人新聞報導分析——以《新京報》為例. 青年記者, 33, 45–46.

[6] 徐俊星. (2018). 新媒體時代殘疾人新聞報導的新思路. 青年記者, 50–51.

[7] 曹芮. (2020). 中國殘疾人報導的媒體再現與框架分析(2007-2018) [碩士, 浙江工業大學].

[8] 禹玲玲. (2016). 關於殘疾人新聞報導的創新思考. 傳播與版權, 11–12.

[9] 高宇翔, & 劉晗煦. (2016). 對《人民日報》中聽力障礙者相關報導的內容分析. 殘障權利研究, 3(1), 21-41.

[10] 徐俊星. (2018). 新媒體時代殘疾人新聞報導的新思路. 青年記者, 50–51.

[11] 孫衛華. (2006). 媒介關於「弱勢群體」報導方式的思考——兼談新聞傳播者的責任. 新聞界, 22–23.

本文內容先發於《NJU核真錄》

轉載請聯繫本公眾號

原標題:《8500萬中國殘疾人,如何被看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