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記憶—北港車頭當歸鴨麵線

舌尖上的記憶—北港車頭當歸鴨麵線 / 桃園電子報記者鄭國雄

在北風簌簌,淒風苦雨的冬夜,離開辦公室,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一個人走在冰涼個台北街角,從不遠處的巷弄裡,飄來一陣陣令人饞涎欲滴的熟悉香味——當歸鴨。頓時,腦海中盤旋著一股令人懷念的家鄉味,久久無法散去,惹得飢餓的肚腸,在孤冷台北街頭獨自咕嚕咕嚕的哀鳴。

當歸鴨麵線 scaled

腦海中盤旋著一股令人懷念的家鄉味北港車頭當歸鴨麵線。圖:鄭國雄攝

北港,從小就是我們這群鄉下孩子最崇拜的地方。只要哪一天家人說要帶我們到北港,那一定是會高興得猶如飛鳥般一飛衝天。坐著老舊的嘉義客運,在人擠人、充滿汗臭味的公車上,聽著引擎轟隆轟隆的怒吼,一路顛簸的來到北港,不為別的,就是想要一嚐心中最懷念的味道:北港車頭當歸鴨麵線。

不知從何時,開始對於這碗散發出濃郁當歸的香味、微泛油光,幾塊鴨肉點綴在棕黃麵線上的美食著迷。甘甜的湯汁配上鮮美的鴨肉,在寒冷的冬天裡,一碗熱呼呼的當歸鴨麵線下肚,這種道地美食的誘惑,實在令人難以抗拒。每次來到北港,走出車站後,就會看到攤子老闆穿著背心,手裡拿條毛巾,對著往來的旅客叫喊「當歸鴨麵喔」!那聲音似乎隱藏著一種魔力,只要聽到這個聲音,我的雙腳便不聽使喚的自動停下來,傻傻地站在路口,偷偷的嚥下幾滴口水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家人一起離開車站。因為只有等到家人辦完事情,要搭公車回家前,我才能吃到這碗令人魂牽夢縈的美食。現在的回首凝眸、痴痴相望只是培養回程的食慾,製造肚子的飢餓的感覺罷了。

高中三年,來到北港念書,每天在車站進進出出,聞著那令人銷魂的味道,但又吃不得,實在令人惱怒。上學時,下了公車便匆匆忙忙地趕到學校,放學後,又要留下來練田徑,每天只能趕著搭乘最後一班公車回家,對於夢寐以久的美食,根本沒有機會品嚐。每每要等到周六下午,沒有課的日子裡,悠閒的吃上一碗當歸鴨麵線,再擠上感覺隨時會停在路邊,等待救援的老舊公車回家,那種滿足感是不可言喻。

離開家鄉,來到繁華喧囂的台北,熱鬧而樸實的北港已經離我越來越遠。異鄉的遊子,已把他鄉當故鄉,把自己當成了一個紮紮實實的台北人,所以對於家鄉的一切已逐漸淡忘,也不知有多久沒再踏上北港小鎮,更甭說吃上那碗兒時記憶中美好的味道。對於那碗家鄉美食的記憶只存留在腦海的深處,但它真實的味道如何誘人,舌尖上已不復留存。

多年以後,當踏過風塵,走過時光,脫下國王的新衣,卸下偽裝的面具,以一顆誠摯赤子之心重新返回故鄉,北港車頭的那一碗當歸鴨麵線,依舊縈迴在我的心中。為了找回舌尖上的記憶,迫不及待的來到北港車頭,來了一碗思念已久的當歸鴨麵線,看著依然泛著油光的湯汁,麵上擺上幾塊鴨肉,那個熟悉的味道又隨著淡淡的鄉愁,飄進了鼻腔,穿越了心防,填補在記憶的空窗。隨即,拿起湯匙,舀一瓢瓊漿玉液,讓失落了舌尖,吸吮無限的思念。那味道,是遊子的鄉情,是離人的別愁,是他鄉的故知,是感情的依託,時時刻刻鑲嵌在我的心中。一碗麵,一份情,喚起了我對家鄉的記憶,也填滿了我無數的鄉愁,在鄉味的呼喚聲中,我再度回到家鄉。

這篇新聞 舌尖上的記憶—北港車頭當歸鴨麵線 最早出現於 桃園電子報新聞網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