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勝有聲:聽障電競戰隊獲得八強

封面新聞記者 蔡世奇

提到電競戰隊,很多人腦海中都會浮現選手們手指如飛的快速操作,以及高頻率高分貝的交流甚至吶喊的場景。

5月初,一支特別的「無聲戰隊」改變了人們對於電競戰隊的固有印象:這支戰隊由6名聽障人士組成,他們在剛剛結束的第五屆王者榮耀全國大賽城市海選太原站,取得了八強的成績。

無聲戰隊全體成員

這支由山西省殘聯聾人協會號召發起的戰隊,雖然選手們的世界處於「靜音模式」,溝通也主要依靠手語,但他們對於電子競技的熱情,以及對勝利的渴望,向外界展示了殘障人士群體同樣可以參與到主流的社會生活的複雜文化、娛樂生活中,並且取得不輸給健全人的優異成績。

戰隊發起當日就有超30人報名 聽障人士渴望踏上競技舞台

無聲戰隊建隊時間並不長,今年4月底才確定了人選,隊長趙超穎是名90後社工,隊內還有一對夫妻王英喆和陳嘉怡,一名80後網路安全工程師張璞,以及一對兄弟夏敬堯和夏敬舜,五位先發,一名替補,他們都是聽障人士,因此才有了這個特別的戰隊名字。

隊長趙超穎

這支戰隊由山西省殘聯聾人協會發起,談及無聲戰隊的誕生,山西省殘聯組聯部主任劉素萍告訴封面新聞記者:「我們看到了全國大賽的活動,希望藉此平台,豐富聽障人士的文化娛樂生活,激發大家對生活的積極和熱情,吸引更多年輕一代的聽障朋友通過網路,相知相識讓他們的生活圈活躍起來。」於是山西省聾人協會便發佈了組建戰隊的消息,劉素萍表示,第一時間就有30多人報名,最終報名人數遠超預計,考慮到疫情防控和線下訓練等問題,協會不得不忍痛刷掉了很多報名選手,做了很多解釋工作,最終篩選出了五名正式隊員和一名替補隊員。

王英喆、陳嘉怡夫婦

記者了解到,無聲戰隊的選手中,除了新婚的王英喆陳嘉怡夫婦,張璞和夏家兄弟之前在學車時已經認識,正式組隊前他們就是經常一起玩王者榮耀的好朋友。

無聲戰隊的選手們幾乎都是因為兒時生病或用藥導致的聽力受損,因此雖然有些人可以簡單的口語表達,但發音、速度和語調和健全人依然有明顯不同,並且就算佩戴助聽器,他們也很難聽清外界的聲音,多數時候都是藉助手語交流。

雖然是業餘戰隊,選手們都有各自的工作,但他們因為對電子競技的共同熱愛走到了一起,也經過這一次特別的團體活動,感受到了難得的團隊配合所帶來的歸屬感和快樂。

此處無聲勝有聲

白居易的《琵琶行》曾留下千古名句「此時無聲勝有聲」,形容默默無聲卻比有聲音更動人的場景,後來用於表達不說話比說話更有用的意思。

無聲戰隊的選手們通過磨合,也達到了無聲勝有聲的境界,他們不僅無需出聲對話,配合就比一般隊伍更加默契,也的的確確在比賽中戰勝了很多健全人隊伍。

健全人士在組隊玩王者榮耀這類遊戲時,往往會藉助語音、連麥等方式隨時溝通,高頻進行語言溝通的電競職業選手們的內部溝通,甚至被外界戲稱為「花果山會議」,可見語言溝通在電競中對於團隊配合的重要性。

但由於聽力受損,表達能力也受到限制,健全人士之間普通的語言溝通,對無聲戰隊的選手們來說卻是巨大的困難。

無聲戰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線上訓練,他們為了增加默契,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觀察、理解、並配合隊友。陳嘉怡告訴記者,隊伍剛成立時除了經常雙排的張璞和夏敬舜,其他人對隊友打法特點和意識不是很了解。「因為我們大家都是聽障人,很難在語音情況下有條不紊地進行任何指令活動。我一般都是拉視野看看隊友往哪個方向走,試圖多想想這位隊友要準備幹什麼,然後我根據場合上的局勢去做一個方案。比如我是打野的話,我該不該去支援或者做什麼其他的活動。」

陳嘉怡講述團隊配合的過程

為了彌補無法語言溝通的弱點,無聲戰隊的成員們對彼此的觀察變得更加細膩,幾次線下訓練,他們也通過「進攻」「撤退」等手勢進行團隊指令的發佈和接收,隨著磨合的加深,他們的團隊合作也愈發順暢。

網路安全工程師張璞是隊內王者榮耀「段位」最高的成員,他有六個號,每個號在每個賽季都能上最強王者這一最高等級,勝率高達70%,因此他也成為了無聲戰隊的打野位選手,扮演團隊裡節奏發動機的角色。和平時自己玩不同的是,配合他的四名隊友全部都是聽障人士,這既帶給了張璞更強的求勝慾望,無形中也增加了一些壓力。回憶起這次線上參加全國大賽海選的經歷,張璞告訴記者,最後他們輸掉的那場八進四比賽,對方入侵自家野區很厲害,開始大家沒有反應過來,張璞發現後組織大家積極反攻,隊友們也拿出了很強的鬥志,雖然沒能贏下比賽,但大家都覺得氣勢還是打了出來。

張璞回憶比賽的過程

本屆全國大賽,只有無聲戰隊這一支全員由聽障人士組成的隊伍參賽,選手們告訴封面新聞記者,「我們的優勢就是大家彼此對於語言溝通的需求比較少,更容易培養出默契,心照不宣。像張璞準備發起進攻的時候,我們看他的動向就知道要怎麼跟上。而且我們不會吵架,別人可能會因為合作矛盾發生爭吵,但是我們大家的心態就都很好。」

雖然初次參賽止步八強,沒能獲得進入線下賽的機會,但通過這次組隊參賽,無聲戰隊的選手們也通過訓練和參賽加深了對彼此的理解,溝通更加順暢,他們說這次參賽是一個很好的排解壓力的方式,「輸也要輸的漂亮一點。」

默契源自對生活的樂觀和熱愛

劉素萍告訴封面新聞記者,年青一代的殘障人士的教育水平普遍較高,他們受困於自身交流障礙,無法像正常人一樣擴展自己的社交圈,他們的社交需求往往被忽視,這次電競活動給了他們展示自我的機會,因此大家都很開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協會工作的角度看,青年一代對於互聯網和電子競技的接受程度更高,參與更加熱情。特別是聽障隊伍,對彼此默契度和溝通交流都提出了很高要求,這是很大的考驗。成立戰隊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我們會通過協會渠道整合資源,為大家提供更多便利。」她說。

夏敬堯比弟弟年長七歲

生活中,趙超穎是名社工,負責所在社區居民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兩部分工作。疫情以來,因為還要為居民們安排做核酸檢測,趙超穎變得很忙,不過她說太原現在疫情防控做得「都挺好的」,所以她現在也差不多回到之前的工作狀態了。趙超穎大學時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因此她對王者榮耀英雄的衣著特別關注,她告訴記者自己最喜歡貂蟬「貓影幻舞」和西施的「游龍清影」兩款杯賽FMVP皮膚,因為她很喜歡藍色,這兩套皮膚的英雄衣著也都是藍色的主題。

王英喆是一名退休運動員,是全國殘運會400米欄記錄保持者,他在為杭州亞殘會做準備。王英喆的運動員生涯中曾到全國各地參賽,也和很多聽障運動員有過交流,如今成為業餘電競選手,他也比較了傳統體育和電子競技的不同:他認為電競賽事對腦力要求更高一些,傳統體育賽事對體能和身體協調性的要求更高一些。他表示參加電競比賽感覺更亢奮,對抗感時時刻刻都很強烈。

陳嘉怡畢業於天津理工大學,七歲開始學畫畫,也參加了芭蕾舞團,她以環保為主題的手繪作品曾獲得天津市手繪設計一等獎。舞蹈和繪畫,是陳嘉怡和世界溝通的一種方式,跳舞的時候聽不到音樂,她可以跟著別人跳,老師也會打節奏進行引導,而繪畫則更加不受聲音影響,更多是靠自身的觀察和想像力。

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時間的張璞,曾任網路研發測試工程師、網路安全工程師,2011年調回太原,繼續從事技術工作,他日常工作涉及計算機網路設備的現場搶修和維護,整理所有山西和北京之間所有的設備回執單和技術性問題交給總部。曾經想學化學的他最終被分到了計算機專業,在後來的工作中他也慢慢喜歡上了計算機,掌握了很多網路安全的攻防、滲透知識。他說計算機改變了他的人生,為他提供發展自己特長的機會,因此也得到了更好的就業機會。強化自己的計算機技能,從而人群中脫穎而出,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可和支持,這和張璞在王者峽谷里喜歡打野這個定位,不斷發育積累,尋找機會取勝的模式,其實是相通的。

夏敬舜的兒子剛剛一歲

夏家兄弟年齡相差七歲,兄弟倆最自豪的成就就是雙排取得五連勝。哥哥夏敬堯在龍山墓園工作,弟弟夏敬舜的工作則是網路維護。兄弟兩人都有了自己的孩子,夏敬堯的兒子已經11歲,夏敬舜的兒子剛剛1歲,夏敬舜半開玩笑地表示,兄弟倆的孩子都是男孩,自己倒是想要個女孩。

無聲戰隊的成員們,覺得在5月初的海選賽中還是有不少沒發揮好的地方,他們決定繼續報名參加下一輪海選賽,爭奪全國大賽線下賽的資格。

無論能否站上最終的舞台,他們在相處的過程中,一個手勢、一個眼神、一個笑容,都在加深彼此的默契和友誼,為彼此的靜音世界,帶來更多的認同與快樂。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