攥緊農業「晶元」 端牢中國飯碗

  「老於的團隊又獲獎了,這個獎可是不一般!」最近,一件關乎「吃飯」的喜事在天津傳開,一時成了「民生熱話題」。

  老於,名叫於福安,天津市優質農產品開發示範中心研究員、水稻育種專家。不久前,他和團隊主持的《半彎曲重穗大粒理想株型創製及小站稻新品種選育應用》,獲天津市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這已是該團隊第8次獲天津市科學技術進步獎。

  「天津市科學技術進步獎增設特等獎以來,共20項成果獲此殊榮,於福安團隊的小站稻項目是目前為止農業領域唯一上榜的。」天津市科技局科技成果與技術市場處處長、二級巡視員劉惠忠說,該項目攻克大粒品種產量、品質、抗性難統一等水稻育種難題,育成推廣水稻新品種16個,創造社會經濟效益30多億元。

  種子是農業的「晶元」,關係14億人「口糧」。只有用自己的手攥緊中國種子,才能端穩中國飯碗、實現糧食安全。如今在天津,稻種「闖」出一片天,強筋春小麥品種可替代進口,花椰菜品種打破國外壟斷並走出國門,黃瓜育種成果創新能力國際領先,肉羊育種走在全國前列,鯉鯽魚苗種輻射全國……

  種源自主可控,關鍵在種業科技自立自強。天津瞄準農業「晶元」,創新攻關,扶優扶強,矢志不渝。

 「在心裏育種,好品種才能接連不斷」

  5月,水稻插秧正當時。

  在天津市優質農產品開發示範中心的水稻育秧基地,智能化大棚里綠油油一片,一排排秧苗長勢喜人。於福安蹲在地頭,抓一把秧苗,細細查看,笑容滿面。

  「今年新育的苗,長勢不錯,產量有指望。」於福安告訴記者。

  天津地處九河下梢,光溫資源豐富,是傳統的粳稻種植區,「小站稻」更是遠近聞名。

  然而,在上世紀90年代初,天津水稻遭遇稻飛虱暴發危害,全市幾十萬畝減產、十幾萬畝顆粒無收。聞著漫天的農藥味,聽著農戶的哭訴,於福安寢食難安。從那時起,「育一粒好種」成為他畢生的追求。

  「我十多歲下地幹活,深切體會到『一粒好種』對農戶的價值。讓農民多打糧、打好糧,是我的使命。」於福安很動情。

  說話間,於福安接到種植大戶陳金良的電話。陳金良種水稻近2000畝,一直用於福安培育的種子,跟著老於學種植技術長達10多年。

  「不用打藥,先觀察兩天……」聽完陳金良對水稻發生問題的描述,於福安支招。

  每年此時,於福安會接到許多農民打來的求助電話。他從不嫌煩,自信解答。

  這份自信,是於福安37年來俯身田間換來的。培育一個新品種至少需要7到8代種植選育,周期長、變數大。歷經9年,他和團隊率先研發出了克服稻飛虱和條紋葉枯病危害的水稻品種「津原45」,獲得2008年天津市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

  「在心裏育種,好品種才能接連不斷。」於福安先後培育出「津原89」「津原E28」「津原U99」等40個水稻品種,覆蓋天津水稻種植面積80%以上。

  近年來,天津實施小站稻產業振興規劃,推進種業自主創新攻關。小站稻成為全國地理標誌農產品,「津原U99」「金稻919」「天隆優619」等小站稻品種多次榮獲全國評比金獎,並實現從品種選育、綠色栽培到收儲加工全鏈條標準化。

  許多津牌稻種更是北出長城、南到長江中下游,賦能希望的田野。

  小小一粒種,釋放大能量。截至目前,天津已培育審定糧食作物品種74個,主要農作物良種覆蓋率達96%。2021年糧食產量「十八連豐」,達到249.9萬噸,創歷史最好水平。糧食綜合自給率由2011年的28%提高到2021年的36.2%,其中口糧自給率由35.4%提高到65.4%,在全國糧食主銷區中位居前列。

  從龍江之畔到海南南繁,天津建立覆蓋全國的水稻育種實驗基地,組建水稻產業技術體系創新團隊。2020年以來培育和引進8個新品種,研發17項新技術,解決3個產業發展的重大問題,「津強」系列強筋春小麥品種推廣面積覆蓋京津冀地區。

「哪怕萬里挑一,也必須打破國外壟斷」

  孫德嶺是國家大宗蔬菜產業技術體系花椰菜品種改良崗位專家、天津市農業科學院研究員。他半輩子都在培育中國人自己的花椰菜品種。

  花椰菜俗稱菜花,19世紀傳入中國。直到20世紀七八十 年代,花椰菜種子依舊被國外壟斷。

  「過去,中國本土菜花種植面積小,品種混雜。農民想種只能靠『洋種子』,渠道被國外公司壟斷,價格昂貴。」孫德嶺說,「用『一克種子一克金』形容並不為過。每年,國家要耗費大量外匯,進口花椰菜種子,而且花錢都不一定能買到。」

  20世紀90年代,孫德嶺加入天津市農業科學院,帶領團隊沒日沒夜培育花椰菜品種。夏日大棚內氣溫近40攝氏度,衣服被汗水浸透,擰乾了穿上接著干。2012年,孫德嶺在育種試驗田突發腦梗。出院後,身體尚未痊癒,又一跛一拐來到田裡。

  「要選出優良菜花品種,百里挑一不行,就千里挑一,哪怕萬里挑一,也必須打破國外壟斷。」孫德嶺憋著一股勁。團隊平均每年種3000多個菜花雜交組合,每個雜交組合至少種20株,每株都要做翔實的實驗記錄,還要在實驗室比對、檢測……

  功夫不負有心人。孫德嶺團隊先後育成「津雪88」「夏雪」「豐花」「津品」等花椰菜品種,推廣到全國20多個省市,累計推廣面積850多萬畝,新增經濟效益59.5億元,改變了中國花椰菜優良雜交品種短缺的局面。2014年開始,團隊育成的花椰菜品種出口到巴基斯坦、印度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實現了中國花椰菜良種由依賴進口向批量出口的「華麗轉身」。

  人才是創新的關鍵。孫德嶺團隊現有8名科研人員,碩士5人,博士3人,全部是取得高級職稱的技術骨幹,平均年齡不到40歲。2019年,孫德嶺團隊在世界上首次完成花椰菜全基因組測序,使中國花椰菜基因組學研究水平進入國際前列。

  近年來,天津強化「蔬菜種質創新國家重點實驗室」等平台建設,加大財政支持力度,多方籌集資金支持科技創新和人才引進,一大批「卡脖子」技術取得重大突破。

  「我們首次開發出黃瓜育種可用標記16個,發現黃瓜隱性核基因控制的雄性不育突變體,在國內首次建立了高效穩定的黃瓜未受精子房培養單倍體育種技術體系,在國內率先研發出芹菜胞質型雄性不育系雜交育種技術體系,解決了芹菜雜交育種技術難題。」天津市農業科學院院長程奕說。

  密刺黃瓜育種資源技術優勢國際領先,花椰菜、芹菜、大白菜等優勢品種在全國廣泛種植;沙窩蘿蔔新品種「七星」成為國內鮮食蘿蔔市場標杆品種;「博洋」系列薄皮甜瓜推動中國薄皮甜瓜品種更新換代……依託自主創新,天津已培育蔬菜新品種121個,良種累計覆蓋面積1200餘萬畝,新增社會效益100億元以上。

  「下一步,我們將全面提升育種理論創新、材料創新、技術創新、方法創新和品種創新能力,讓越來越多『津』字牌蔬菜種子走向全國、走向世界。」天津市農業科學院黨委書記李金田說。

「跌倒再多次,也要勇敢蹚出一條路」

  位於靜海區團泊鎮的天津奧群牧業有限公司核心育種場內,一隻只健壯的白色種羊悠閑地吃著草料。產房內,剛出生不久的小羊依偎在種羊身邊。每隻羊耳上都有一個「電子身份證」,用手持掃描終端一掃,羊的基本信息躍然屏幕之上。

  據介紹,目前,這家天津市規模最大的肉羊育種企業,通過獨資和合資的方式建有萬隻規模核心育種場1個、萬隻規模擴繁制種場5個,胚胎工程中心2個,百萬隻肉羊生產基地2個,並建成國家級肉羊生產性能測定中心。

  天津奧群牧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華說,她鑽研20餘年,終於在肉羊育種領域闖出一番天地。

  20世紀90年代,陳華留學歸國,從事種羊進口貿易。「考察國外肉羊產業後,發現國外總是把相對差的種羊賣給我們,理由是我們年年引種,又不選育,沒必要給最好的種羊。」陳華很不服氣,決定改做種羊產業,立志做中國最好的肉羊育種場。

  1998年,陳華正式開始肉羊育種。「第一步是選種,我選擇了國內尚未引進、符合未來趨勢的肉羊品種——白頭杜泊綿羊。很多人不看好,但我鐵了心干。」

  2001年,陳華在內蒙古呼倫Bell的鄂溫克旗開始肉羊雜交實驗和產區制種。「不知道跌倒過多少次。最難的時候,種羊無人問津,甚至到要宰殺高價種羊當肉羊賣的地步。」陳華說,不管有多難,跌倒再多次,她都要堅持下去,勇敢蹚出一條路。

  經過不懈努力,白頭杜泊綿羊雜交實驗獲得成功。2008年,陳華將種羊場搬到天津。之後,又引進一個肉羊品種——澳洲白綿羊,與白頭杜泊綿羊一起,在本品種持續選育的基礎上,通過種質創新,培育適合中國的肉用綿羊新品種。這兩個引進品種經本土化選育後,種源供給量分別佔全國的66.7%和37.5%。

  2016年,陳華的丈夫林春建辭去海外企業高管職務,回到天津一起創業。林春建組建了34人的研發團隊,與國外合作研發了CT活體測定產肉性能和飼料轉化率測定設備、羊臉識別和體尺快速測定方法等。在政府支持下,他們參與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綿羊新品種新品系培育及良繁」等各類科研項目10項,取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成果4項,申請專利60餘項。

  「20多年披荊斬棘,我們實現了肉羊育種『從0到1』的突破。未來10年,要建成可持續發展的、世界級的肉羊育種企業,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若干肉羊新品種。」陳華和林春建夫婦信心滿滿。

  在畜牧水產育種方面,天津不斷發力,通過新品種引進推廣、種質資源保護等工程,培育了一批供應能力強、產品質量好的種業企業。目前,丹系長白種豬供給量約佔華北及東北地區的10%;淡水魚育種水平居全國前列,鯉鯽魚育成新品種數量佔全國鯉鯽魚國審育成品種的近20%。

  「天津將繼續加強種業基礎性研究和品種選育,堅持拼優勢、拼特色、拼質量,著力破解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打造全國種業自主創新、原始創新重要策源地以及全國種業交流交易重要平台,攥緊農業『晶元』,端牢中國飯碗。」天津市農業農村委黨委書記、主任王寶雨說。(記者王明浩、邵香雲、白佳麗)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