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杯衛冕失利湯杯止步八強,國羽這是怎麼了?

5月14日,國羽女隊獲得尤杯亞軍。 圖/新華社

5月14日晚,2022年尤伯杯羽毛球團體賽決賽,衛冕冠軍中國女隊2比3不敵韓國隊。時隔4年,泰國再成「傷心地」。此前,男隊在湯姆斯杯1/4決賽0比3不敵印尼隊,複製了2016年無緣四強的最差戰績。結束本屆湯尤杯征程後,中國羽協主席、國羽雙打組總教練張軍致歉全國球迷:「讓大家失望了。」

5月14日,陳雨菲在比賽中回球,她在女單比賽中以2比1戰勝韓國隊選手安洗瑩。 圖/新華社

尤杯衛冕失利,小將「已經很努力」

2018年在泰國舉辦的湯尤杯,中國女隊半決賽2比3不敵東道主,創下參加尤杯的最差戰績。

4年後,泰國再一次成為國羽的「傷心地」。國羽去年10月在丹麥重奪尤杯,僅過了半年多,又拱手讓給韓國女隊。

張軍作總結時首先向全國球迷說對不起,「都希望我們衛冕,但確實結果讓大家失望了。」儘管如此,他認為隊員還是非常努力,特別提到出任一單、為隊伍打頭陣的陳雨菲。

作為東京奧運會女單冠軍,陳雨菲去年在國羽重奪蘇杯和尤杯的過程中都發揮出色,此次更是6場全勤且一場未失。張軍非常認可陳雨菲逆境中堅持帶傷作戰的頑強精神,為團隊贏得寶貴一分。

另一方面,張軍承認韓國隊決賽的整體表現更勝一籌。儘管外界普遍認為國羽女隊實力更強,「但往往強隊背負的壓力會更大。」這一點,充分體現在出任三單的王祉怡身上。一個月前的韓國大師賽,她剛贏過申玉靜,但這次交手,王祉怡始終無法擺脫被動,決勝局被打出13比1的崩盤比分。

00後小將首次在團體大賽決賽最後登場,比賽結果直接決定冠軍歸屬。張軍坦言不是每個人都能在經驗不足的情況下戰勝壓力。他認為王祉怡已經非常努力,但確實需要好好總結,「這就是年輕的代價。」

巴黎周期的第一屆尤杯(去年為2020年湯尤杯延期舉辦),國羽未能實現開門紅,張軍表態:「這不是終點,我們會把尤杯奪回來。」陳清晨則在社交媒體上傳了銀牌圖片,寫道:「記住這個顏色,記住難受的感覺,接受失敗,去總結,變得更強大。」

5月12日,劉雨辰(右)/歐烜屹在男雙比賽中,他們以0比2不敵印尼隊組合阿山/蘇卡穆約。 圖/新華社

湯杯最差戰績,男單教練組調整

2016年崑山湯尤杯,國羽男隊在1/4決賽以1比3不敵韓國隊,創下湯杯最差戰績。這一次則是遭印尼隊橫掃,一場都未拿下。因此,張軍賽後也是率先致歉。

儘管國羽男隊目前處於新老交替時期,本次前景並不被看好,但從小組賽開始,表現始終受到質疑。特別是最後一輪與丹麥隊爭奪小組第一,三單翁泓陽功虧一簣;淘汰賽階段面對印尼隊,一單和二單都被壓制。

出局夜,奧運冠軍蔡贇在總結比賽時直言:「單打選手怎麼能因時因人來使用戰術?雖然頑強,但是沒有內容,只有一種打法——拉吊、拉吊。」事實上,翁泓陽小組賽輸給丹麥老將維汀哈斯,就有業內人士指出,小翁進攻的特點完全沒能發揮出來,質疑教練為其制定的戰術並不對頭。1/4決賽兩場男單盡墨,全網將矛頭直指男單組主管教練陳郁。

昨晚,張軍承認,男單教練組將進行調整,最主要原因就是這次湯杯暴露出來了「打法消極」的問題。

談及男雙,張軍認為,當前最大的困難是在重組調試的過程中還要確保隊員儘可能多地爭取積分。

世界羽聯旗下賽事實行積分排名制,級別更高、積分更多的比賽意味著門檻更高,國羽男雙基本只能先從超級300這樣的低級別比賽打起。男隊本次湯杯使用的三對、也可能是本周期將重點打造的組合劉雨辰/歐烜屹、何濟霆/周昊東和任翔宇/譚強目前世界排名都在一百開外,處在磨合期的新搭檔發揮也免不了出現起伏。

對此,張軍表示要繼續研究規則,首先讓隊員拿到足夠的積分,在現有條件基礎上再嘗試人員調配。此外,國羽希望李詩灃、翁泓陽等00後男單隊員儘快成熟,儘管他們過去兩年沒有參賽,但張軍認為,這不是理由,「既然現在出來了,就要抓住跟世界上高水平隊員交手的機會,讓自己有進步。」

新京報記者 劉晨

編輯 韓雙明

校對 趙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