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聞風喪膽的癌症之王,居然跟一個壞習慣有關

原創 粒粒沙拉醬 丁香醫生

癌症被稱為眾病之王,那麼癌中之王又是誰?

胰腺癌當之無愧。

2011 年諾Bell生理學醫學獎得主拉爾夫·斯坦曼、世界歌王帕瓦羅蒂、《哈利波特》中的「斯內普教授」艾倫·瑞克曼等眾多名人皆因患胰腺癌逝去。

2007 年,義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羅蒂因胰腺癌逝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用盡各種手段,都沒有辦法從胰腺癌手中奪回更多的生命。

胰腺癌一旦被查出來基本等於判了死刑,能活過 5 年的人不到 10%。40 年前如此,在醫療技術迅速發展的今天,亦是如此。

2018 年《柳葉刀》公佈了一項研究調查,分析了國內十多年來的癌症患者五年生存率的變化。

胰腺癌依舊墊底,甚至不升反降。

圖片來源:參考文獻[7]

胰腺癌為什麼這麼可怕?

1. 發現晚

胰腺癌早期診斷率僅 5%,雖說大部分癌症一發現都是晚期,但胰腺癌往往是更難早期發現的。

這就不得不提胰腺的地理位置。

胰腺這個器官,深深地藏在腹腔中心,前面是胃,上面是肝,下面是腸,被一眾臟器包裹著。地處「深宮」,它再怎麼翻雲覆雨,外面看起來也好似風平浪靜。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胰腺癌也不是沒有早期癥狀,諸如上腹部不適、腰酸背痛、消化不良或腹瀉等等。可是這些癥狀跟一般的消化系統癥狀太像了,沒什麼特異性,很難讓人往癌症上想,更別提胰腺癌,就算去做檢查也很難早期診斷。

而就在患者沒當回事的時候,癌細胞卻在迅速壯大它的勢力,在體內「攻城略地」。這是胰腺癌另一可怕之處——進展迅速。

2. 進展快

在這方面,胰腺癌又具備幾個獨特的加成。

首先,超過 90% 癌變的胰腺細胞都有 KRAS 基因突變。這種基因突變會導致「腫瘤抑制因子」失活的頻率越來越高,相當於把封印解了,腫瘤生長自然會大大加速。

圖片來源:翠花

另一方面,胰腺癌還擁有得天獨厚的生長環境。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腫瘤也有自己的那方水土,叫做「腫瘤微環境」。胰腺癌的微環境就像一個強大的保護罩,既可以產生很多生長因子扶持腫瘤細胞的存活,又能抵禦免疫系統的攻擊、阻斷藥物輸送進來。

在一個胰腺腫瘤中,癌細胞只佔不到兩成,供給它的微環境像銅牆鐵壁一樣包裹在四周。

更要命的是,胰腺癌細胞不光增殖快,還很容易轉移。

3. 易轉移

胰腺有非常豐富的淋巴管和血管,這是癌細胞轉運到肝、肺、骨、腦、腎等遠處臟器的快速路。另外,胰腺和胃、腸、膽管等各個器官都靠在一起,胰腺的腺泡沒有包膜形成阻礙,腫瘤也容易直接散播。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層層 buff 疊加,使得胰腺癌早期就能發生轉移。據統計,在因胰腺癌死亡的患者中,有約 70% 是死於廣泛的轉移性疾病。

4. 難治療

剛提到,胰腺癌的微環境把藥物都阻擋在外,所以對化療不敏感。

經常創造奇蹟的「靶向治療」用於胰腺癌的效果還遠不夠理想,而針對 KRAS 基因的靶向藥目前也暫未上市。

就連現在最熱門的、在很多癌症中都取得突破性進展的 PD-1 免疫治療,在胰腺癌這裏依然舉步維艱。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目前而言,手術切除是胰腺癌唯一潛在的治愈性療法,但只有 15%~20% 的患者適合手術,且手術後往往也不能顯著提升生存率。

手術,化療,靶向……每一條路都困難重重。

然而就在治療手段進展緩慢的時候,胰腺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卻逐年攀升。根據 PanCAN 公佈的最新數據,胰腺癌將成為繼肺癌發病的第二大癌症。

這跟現代人身上常見的壞習慣很大的關係。

做到這些事

讓胰腺癌離自己遠一點

據估計,5%~10% 的胰腺癌具有遺傳成分,這也是我們無法控制。

但與胰腺癌相關的危險因素早已明確,改掉這些壞習慣,或許可以大大降低患病機率。

首先,是老生常談的控制體重,均衡飲食。

研究顯示,肥胖(BMI ≥ 35)和十 年以上的糖尿病史,都會使胰腺癌風險提高 50%。二者也與不健康的飲食生活習慣有關。

少吃高油高糖食品、紅肉和加工肉類,可以用新鮮水果和蔬菜、全穀物和瘦肉蛋白來均衡飲食。尤其要少吃油炸食品,食物中的氨基酸和蛋白質在高溫油炸時,會分解出可誘發胰腺癌的雜環芳香族胺類物質。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另外一定要多運動。運動不僅可以減少肥胖、降低 2 型糖尿病風險,在微觀層面對細胞癌變也有一定抑製作用。

更重要的是,戒煙!戒煙!戒煙!

吸煙是明確的、公認的對胰腺癌發病有確定作用的危險因素,吸煙量的多少與胰腺癌的發病呈正相關。

煙草煙霧中包含 4000 種以上的化合物,其中至少 69 種已知致癌物。研究者發現煙草中的尼古丁成分會誘導胰腺上皮細胞間質轉化,為腫瘤細胞的侵襲和轉移創造條件,同時也會促使抑癌基因失活,導致胰腺癌的發生。

中國有 3.5 億煙民,殊不知點起香煙的時候,正在把「癌王」招至身邊。只要能戒煙,胰腺癌的發病風險就會逐漸降低,甚至恢復至正常水平。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除了吸煙,酒也要少喝。大量飲酒會增加患慢性胰腺炎的風險,這也是胰腺癌的危險因素。

胰腺癌固然可怕,但我們可以選擇不做它的幫凶,幫它湊齊天時地利人和。

本文合作專家

粒粒沙拉醬

清華大學醫學院

腫瘤免疫方向博士生

本文審核專家

參考文獻

[1] David P. Ryan, M.D., Theodore S. Hong, M.D., and Nabeel Bardeesy, Ph.D.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14; 371:1039-49.

[2] Duell EJ, Lucenteforte E, Olson SH, et al. Pancreatitis and pancreatic cancer risk: a pooled analysis in the International Pancreatic Cancer Case-Control Consortium (PanC4). Ann Oncol 2012; 23:2964-70.

[3] Aune D, Greenwood DC, Chan DS, et al. Body mass index, abdominal fatness and pancreatic cancer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non-linear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studies. Ann Oncol 2012; 23:843-52.

[4] Klein AP, Lindström S, Mendelsohn JB, et al. An absolute risk model to identify individuals at elevated risk for pancreatic cancer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PLoS One 2013;8(9): e72311.

[5] Jemal A, Bray F, Center MM, Ferlay J, Ward E, Forman D.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CA Cancer J Clin 2011; 61:69-90.

[6] Bosetti C, Lucenteforte E, Silverman DT, et al. Cigarette smoking and pancreatic cancer: an analysi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Pancreatic Cancer Case-Control Consortium (Panc4). Ann Oncol 2012; 23:1880-8.

[7]Zeng, H., Chen, W., Zheng, R., Zhang, S., Ji, J. S., Zou, X., Xia, C., Sun, K., Yang, Z., Li, H., Wang, N., Han, R., Liu, S., Li, H., Mu, H., He, Y., Xu, Y., Fu, Z., Zhou, Y., Jiang, J., … He, J. (2018). Changing 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15: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based cancer registries.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6(5), e555–e567. https://doi.org/10.1016/S2214-109X(18)30127-X

[8]內科學第9版[M]. 人民衛生出版社, 2018. 349-440.

策劃製作

策劃:Deanna | 監製:Feidi

插圖:見標註 | 封面圖來源:圖蟲創意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