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生活是認真的

北京市東城區殘疾人輪椅籃球隊訓練場景。(受訪者供圖,新華社發)

  球場上揮灑汗水、職場上自信拼搏、學海中暢快游弋……在奔向美好生活的道路上,眾多殘障人士同樣在腳踏實地、闊步前行。全國助殘日來臨之際,記者走近三位不同年齡的殘障人士,聽他們講述生命中的獨特精彩。   據新華社電

  「70後」輪椅籃球隊員羅永福:熱愛不懼年齡

  一邊手搖輪椅,一邊運球前進,不停招呼隊友接應……這是羅永福在籃球場上「馳騁」的景象。作為一名「70後」殘疾人輪椅籃球運動員,這項運動已陪伴他20多年。

  「我從小很好動,各種體育項目都想『玩』兩下。」羅永福說,但1歲多時,他患脊髓灰質炎。隨著運動方面的能力越來越弱,最後只能坐在輪椅上。

  1997年,一個偶然的機會,羅永福觀看了北京市輪椅籃球隊的訓練和比賽,立刻被這項運動所吸引。「沒想到在輪椅上也能揮汗如雨,激烈比賽。」羅永福回憶道,因長時間沒有鍛煉,剛剛接觸輪椅籃球時自己很不適應,經過一段時間的刻苦訓練,他體內的運動基因被「喚醒」,感受到了在輪椅上「飛馳」的感覺。

  「因為我輪椅滑動快,速度有優勢,所以司職後衛。」羅永福告訴記者,由於參與輪椅籃球運動較晚,起初技戰術水平和高水平選手有很大差距,但三個字——「不服輸」,一直激勵著他和隊友們不斷前進。

  兩次全國殘疾人運動會輪椅籃球冠軍、一次亞軍……羅永福翻看著自己年輕時比賽獲得的獎狀和照片,眼前浮現與隊友們並肩作戰的美好時光。

  雖已年過五十,但羅永福一直「球不離手」。退休後,他加入了殘疾人球友組建的東城區殘疾人輪椅籃球隊。「我們雖然頭髮白了,但覺得自己特別年輕。」羅永福說。

  「80後」視障女孩徐健:自信面對人生

  「『呆萌(導盲犬)』每天和我一起上下班,它就是我的眼睛。」走在上班的路上,「80後」女孩徐健說。

  初見徐健,很多人都看不出她是一名視障人士。她11歲那年患眼疾,雙眼僅存些許光感。高考時因體檢不合格無法報考自己理想的學校,讓這個東北姑娘變得十分迷茫。後來,雖然通過努力考入長春大學特殊教育學院音樂表演專業,但畢業後她發現,表演並不是她想要的人生軌跡。「我雖然殘疾,但和健全人一樣,有自己的目標,要過我自己想要的人生。」

  隨後,徐健參加了中國殘聯組織的電話座席培訓項目,讓她的聲音有了用武之地。通過這項技能,她加入了北京一家保險公司,成為一名電話座席人員。客戶並不知道,電話那邊清澈親切的聲音來自一名視障女孩。「我的打字速度也很快,超過不少同事,得到大家的認可,讓我在工作中變得更加自信。」

  2018年,徐健告別保險公司,加入一家互聯網共享辦公企業,擔任資深運營專員。「雖然我眼睛看不見,但是我想讓更多人看見我們視障群體,認可我們的人生價值。」徐健說。

  為了挑戰自己,她在2021年告別了生活12年的北京,前往公司的深圳分部發展,也想將無障礙理念傳遞給更多人。「新的環境肯定也會有新的挑戰,但我相信,殘疾人也能自信面對生活,勇敢面對人生。」她說。

  「00後」殘疾人火炬手張博文:青春煥發光采

  北京冬殘奧會開幕前一天,北京聯合大學特殊教育學院大四學生張博文,在北京世園公園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奧運火炬傳遞。作為一名視障殘疾人,雖然張博文看不到火炬的模樣,但他在志願者的陪護下,朝著火焰的熱浪方向前進。

  「當時感覺舉起的不只是火炬,更是祖國強大的證明。」千禧年出生的張博文說。

  2歲時,張博文的父母發現他不敢自己走路,找東西時也總是用手摸索,後被診斷為視網膜色素變性。雖跑遍了國內各大眼科醫院,但最終他只能接受雙目失明的現實。

  然而,現實沒有擊敗張博文。6歲那年,他接觸到游泳,希望通過這項相對適合自己的運動強健體魄,但很多游泳館不敢接收他。「視力障礙者在游泳過程中受傷的情況比較多,很多游泳館都不願意承擔這樣的風險。」張博文說,幾經波折,父母終於幫他找到一家願意接收自己的游泳館,並提交了安全保證書。

  手腳被水線划傷、腦袋撞到池壁、體能訓練摔倒受傷……張博文說:「我當時心裏很清楚,這個機會來之不易,所以下定決心,即便『頭破血流』,只要有人願意教我,我就會咬牙堅持下去。」

  拼搏,總能讓青春煥發絢麗光采。經過夜以繼日的練習,張博文於2010年入選北京市殘疾人游泳隊,並在2015年到2021年期間,先後三次參加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奪得八枚銀牌,並入選國家殘疾人游泳隊。

  2018年,張博文又順利考入北京聯合大學特殊教育學院,學習音樂學,把他對音樂的愛好變成專業。

  音樂相伴、游泳相隨、參與冬奧……「即便看不到星光,也要抬頭望向星空,只要心中有光,腳下就有力量。」這位「00後」青年幸福而堅定地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