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濤:中國貨幣政策窗口並非美聯儲是否加息 而是國內通脹期到來之前

21世紀經濟報導 記者李願 北京報導 「我們可以看到最近兩個月中國的CPI同比、環比增速出現比較快的上升,在這樣的情況下實際上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時間窗口並不是美聯儲是否加息,時間窗口是通脹期來之前,如果通脹期來了對於中國央行貨幣政策操作可能也會面臨更大的挑戰。」5月14日,中銀國際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表示。

5月11日,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全國CPI同比上漲2.1%、環比上漲0.4%,同比增速為今年首次突破2%。同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確保物價穩定,中國基本民生需求品供應是充裕的,但不可掉以輕心,要抓實糧食生產,確保糧食產量和供應穩定,夯實穩物價基礎。

管濤認為,要用好財政貨幣政策的正常空間,靠前發力、切實發力,去年底的中央工作會議已經提出要把跨周期、逆周期調節有機結合,同時要把總量工具和結構工具有機結合,加強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聯動,以及財政貨幣政策與其他政策的協調配合,加大對於重點領域薄弱環節的財稅金融支持力度,努力實現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的目標。同時,我們既要繼續做好相關工作穩住外需,同時還需要進一步擴大內需,「尤其避免將來外需緊縮、內需低迷雙碰頭,穩增長壓力將會進一步加大,只有經濟穩了才能金融穩,經濟強才能貨幣強。」

「從3月中旬開始特別是4月底以來,人民幣匯率出現了調整,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美聯儲緊縮預期的推動下,美元指數創了20年新高,給人民幣匯率帶來調整的壓力,但人民幣匯率調整不完全是這一個原因,還有其他因素的影響。」管濤表示,未來的美聯儲進一步緊縮,通過貿易往來、資本流動和金融市場渠道對中國產生溢出影響。

對此,管濤表示,要在合理均衡水平基本穩定的基礎上要保持人民幣匯率政策的靈活性,讓人民幣匯率形成有漲有跌的雙向波動,發揮匯率浮動的吸收內外部衝擊的減振器作用,增強宏觀政策的自主性,同時也有助於增強境內外投資者的信心;應該繼續推動金融市場的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建設,完善基礎制度,吸引中長期資金直接入市,增強政策透明度和可預期性,及時回應市場關切,穩定境內外投資者的預期。

對於中國來說,管濤認為,貨幣政策怎麼樣既要堅持以我為主,同時又要兼顧內外平衡,這面臨比較大的挑戰,但美聯儲在緊縮的過程中怎麼處理好物價穩定、經濟穩定和金融穩定的關係,不但對美國經濟金融的穩定至關重要,對全球來講也是至關重要的,「美國不要因為政策失誤導致資產泡沫破滅、經濟衰退,這個是非常大的尾部風險。」

管濤還評論了4月社融、信貸數據,其認為,貨幣信貸數據顯示環比、同比增速都明顯放緩,反映出近期疫情對虛擬經濟的影響進一步顯現,也反應出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經營困難增多,有效融資需求下降。

「4月份利率(貨幣市場)月均水平環比下降27個BP,5月份到5月13日日均水平比4月份環比下降20個BP,所以主要的問題不是貨幣政策寬不寬鬆、市場上不缺錢,很主要的問題是受到疫情蔓延的影響,市場有效需求不足,所以今年能不能夠更好地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對內關係到穩增長的目標能不能實現,對外關係到能不能有效應對外部超預期的衝擊。」管濤稱。

(作者:李願 編輯:周鵬峰)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