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中國海外資產負債結構需調整,要保持一定的資本管制

澎湃新聞記者 侯嘉成

5月1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在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表示,在當前的美元本位的國際貨幣體系下,仍存在著一個根內在矛盾,即美國只有通過保持經常項目逆差,才能為世界提供美元流動性,而美國維持的貿易逆轉越大,美元最終貶值的可能性越大。

余永定表示,到2021年底美國凈海外負債15萬億美元。在美國外債對GDP的比不斷上升的情況下,美元還能夠保持穩定,其中一個原因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特別是中國對作為儲備貨幣的美元有很強的需求。其中日本、中國、盧森堡、英國、愛爾蘭5個國家購買了3.6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

對於俄烏衝突之後美國凍結俄Rose銀行3000億美元的做法,余永定認為,此舉嚴重破壞了美國的信用,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進一步受到了地緣政治因素的沉重衝擊。

長期以來,中國通過經常項目順差和資本項目順差,積累了3.3萬億的美元儲備。

余永定表示,3.3萬億美元超過了外匯儲備充足率的要求。其次,由於外匯儲備收益率極低,在海外資產中外匯儲備的比重過高;且外匯儲備當中有相當大一部分是資本項目順差「借」來的,而不是貿易順差掙來的。

余永定認為,中國的海外資產負債結構需要調整,一是為了提高海外投資的凈收益,降低外匯儲備在中國海外資產中的佔比;二是為了提高中國海外資產特別是外匯儲備的安全性。

中國的海外資產可以分成存量和流量兩部分。

在存量資產方面,余永定表示,可採取的措施包括:減持美國國債,增持其他形式的資產;增加對戰略資源生產國的投資;嚴格保護外國投資者在中國的投資,等等。

在流量資產方面,余永定表示,可考慮的考慮政策調整包括: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刺激內需帶動進口;儘快取消殘存的出口政策;增大對大宗商品、戰略物資的進口;少購買美國國債,更多進口美國產品;特定時期維持貿易逆差,用掉多餘的外匯儲備;實行浮動匯率政策;增加海外投資形式;發揮中國在基礎設施投資方面的優勢,並小心債務陷阱。

余永定強調,要保持一定的資本管制,抑制熱錢的流入和資本外逃。

責任編輯:鄭景昕 圖片編輯:蔣立冬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