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or藍,誰在為推特塗色?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江月 上海報道 「有錢人什麼都能買到,但就是買不來推特上的尊重。」2021年2月4日,一個叫Lauren、愛好美式棒球的女孩這樣寫道,她還說:「推特給了我們對有錢人說不的力量。」Lauren的話反映推特此前有一種平等對話的形象。然而,14個月後,全球首富埃隆·馬斯克宣布,他將全資收購推特。

這似乎是很具戲劇性的一刻。

馬斯克收購推特,已經被無數人視為商業史上的一出大戲。但是,更戲劇的事情也許還在後面。在剛剛過去的一個月里,人們將埃隆·馬斯克奉若英雄,但一個月後,越來越多的人發現,馬斯克似乎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一些人正在推特的背後塗抹色彩,究竟是共和黨的紅、還是民主黨的藍呢?一個疑問是,2020年曾在私家莊園招待特朗普支持者的富豪,為什麼出現在了馬斯克收購團的名單里?他是誰,究竟想幹什麼?

馬斯克背後的富豪

2020年初,為共和党進行過政治捐款的很多人收到了一封不尋常的邀請:「在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私人莊園里,誠邀閣下與唐納德·J·特朗普共同打高爾夫及參加招待酒會。」

很多受邀者都前往這個位於加利福尼亞的莊園赴宴。這個莊園只是這位矽谷富豪眾多地產寶藏里的一顆珍珠,但也足夠奢華,擁有一個迷你高爾夫球場。奇怪的是,在沒有社交禁令的情況下,莊園主人拉里·埃里森最後居然沒有露面。

生於1944年8月的拉里·埃里森,現年已經77歲了。他生於紐約州紐約市,在芝加哥南部長大,但人生大部分時間是在加利福尼亞度過的。他一生的商業成就包括支持史蒂夫·喬布斯在1997年奪回蘋果公司,但最主要的成就是成立了甲骨文公司。

1990年代,甲骨文率先開闢了商業資料庫服務,成為當時最有科技含量的代表性公司,並開闢了SaaS新時代。成立甲骨文也令埃里森成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儘管年逾古稀,但埃里森對於高收益投資的興趣仍不減當年。5月5日,美國證券監督委員會公布了一份文件,顯示有19家投資機構有意向埃隆·馬斯克認購推特股權。這是什麼意思呢?在4月中旬,埃隆·馬斯克宣布了向推特現股東收購100%股權的計劃,如果成功,這將令推特從一家在紐交所掛牌上市的公眾公司變為馬斯克的私有公司。然而,馬斯克無意讓推特成為一家「家庭作坊」,而是希望引入新的股東血液,引入一些外部資金和共同運營的夥伴。

其中,拉里·埃里森「下注」最重,他單方面願意斥資10億美元認購股份,這比紅杉基金、沙特基金VyCapital和虛擬幣交易平台幣安等都要多,要知道,后三者無一不是高風險遊戲的愛好者。

拉里·埃里森為什麼想成為馬斯克運營推特的夥伴?這和共和黨又是否有什麼關係呢?

紅藍之爭

有關那場為特朗普舉行的捐款活動,埃里森後來解釋說,這隻是出於一種愛國責任,因為他希望總統能做得好一點。由於他顯然故意地缺席了這場活動,因此人們無法由此判斷出他和共和黨真實的關係。

但拉里·埃里森其實是一名註冊過的民主黨人,這名商人的政治選擇,在紅藍光譜上左右搖擺。在美國的政治光譜里,藍色代表親民主黨,紅色代表親共和黨。

多年以前,矽谷所在的加利福尼亞是民主黨的重要票倉。當時,埃里森也和比爾·柯林頓交往甚密,除了在公事場合里一起出現,兩人還一起在新奧爾良參加過私人「夜場」活動。

但在2009年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后,拉里·埃里森卻開始做出前所未有的改變。在2012年,共和黨候選人米特·羅姆尼和民主黨當時的在任總統奧巴馬,同台競爭下一屆總統寶座,拉里·埃里森選擇了為羅姆尼站台。

在上海某高校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任職的教授陳實向記者解釋,美國民主黨在經濟上傾向於主張政府干預,而共和黨則傾向主張資本自由,後者因此贏得了不少富豪的選票,埃里森的政治選擇,也顯然是為他的商業利益服務。

身為民主黨的拉里·埃里森雖然「染紅」,但他一直和共和黨保持著既不過分親密、也不甚為疏遠的關係。就正如他在張羅特朗普酒會這件事上一樣,讓人無法確定他選票的顏色。

2022年,在民主黨人喬·拜登登上總統之位后,拉里·埃里森仍在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搖旗吶喊。從他在過去18個月內所做的政治捐款來看,他單一給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共和黨人Tim Scott的政治捐款就高達2500萬美元,兩人之間並且保持了一定的私人友好關係。

值得留意的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在5月拉開了序幕,當前的民調反映,共和黨佔據了有利地位。另外,­非洲裔的Tim Scott,目前也被認為是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高潛力共和黨提名人。

很少會有人認為,商人的政治投資與商業動機之間沒有必然聯繫。拉里·埃里森的政治投資和推特投資之間,究竟有沒有具體的聯繫呢?

塗色人

自從4月14日宣布收購推特的計劃以來,馬斯克的言論更具有影響力了。

短短一個月內,他的推特「粉絲」數量從8000多萬迅速漲到9000多萬。推特的文字長度限制在140個字元以內,馬斯克發送的內容實際更短,但往往幾個字就能引發幾十萬人的迴響。

有兩個近期的例子,可以說明馬斯克的言論影響力之巨。

當地時間5月13日清晨,馬斯克發推文表示,正因為一個垃圾賬號的數據核實而擱淺這筆收購。短短一則消息,就令在紐交所上市的推特在盤前的櫃檯市場上瞬間掉價25%。他隨後澄清說,收購方案仍在推進,股價跌幅又縮窄至10%。以推特440億美元的市場價值來看,馬斯克的幾個字就能引發數十億美元的賬面財產蒸發。

除了經濟影響力,馬斯克的言論顯然還有一些別的影響。這位超級富豪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遠遠不止和金錢挂鉤。

當地時間5月12日下午,馬斯克在短短9分鐘內連續發了兩條涉及兩屆總統的推文。他先是寫道:「儘管我認為在2024年有一個不那麼分裂的(總統)候選人會更好,但我仍然認為特朗普應該重返推特。」之後他又發出另一條:「拜登的錯誤在於他認為自己當選是要來改變這個國家,但實際上,所有人只是希望不要那麼多戲劇性。」

在深夜來臨前的8個小時內,有關拜登的推文獲得約53000次轉發、53萬個贊、接近8000個評論,而有關特朗普的推文獲得約26900個轉發、接近5000個評論、33.3萬個贊。

在特朗普的那一條下面,有人寫道:「埃隆,你是否在認同特朗普的行為,他可是在傳播錯誤信息以及操作輿論。」還有人發了一張動圖,顯示一個人將薯條扔進油鍋以後引起大火,這人說「這就將是把特朗普召回推特的後果」。

關於拜登的言論,有網友點評讓馬斯克「自己照照鏡子吧」,獲得高贊的評論還包括「說到我心裏去了」,同時不少人勸馬斯克「遠離政治吧」。

從「粉絲」回復里可以看到,很多人至今仍然選擇相信馬斯克的推特改造計劃,將馬斯克視為一個沒有政治偏向、有能力拯救世界、理應對荒誕政治發出理性聲音的人物。

成立於2006年的推特,在web2.0時代曾經盡享影響力的輝煌。然而,在政治光譜變化、web3.0興起的今天,它看起來有些「行將就木」。僅僅是短視頻擠壓了它的生存空間嗎?還是因為工程師太缺乏想象力呢?

陳實向記者表示:「近幾年,美國的政治『極化』嚴重,人們因為立場互相仇恨,反智現象嚴重。」也許,很多人都在渴望回到那個能好好討論事情、具有理性的時代吧。

然而,馬斯克真的能成為開闢新時代(或者回歸舊時代)的「英雄」嗎?這個工作似乎不僅需要超人的能力,還需要無暇的道德。自身身為超級富豪,且要對千千萬萬股東負責的馬斯克,在推特問題上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只要看一看拉里·埃里森就知道,超級富豪的紅藍立場往往無法那麼清晰。

其實,埃里森曾經的一番表態是推特前途命運的草蛇灰線,他在2018年的一次罕見表態里,堅稱自己是處於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的中間派,他說:「世界正在兩極化,而我的立場很孤獨。」

如果拉里·埃里森和埃隆·馬斯克都知道中間派註定孤獨,也許就不會推動推特走向人跡罕至之處。

(應受訪者需要,陳實為化名)

(作者:江月 編輯:李艷霞)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