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談:最高學歷下基層,博士「村干」的喜憂盼

在首批鄉村振興駐村幹部中,不乏擁有博士學位的年輕幹部身影。一年來,這些博士「村干」為鄉村振興揮灑汗水、貢獻智慧,同時他們也在基層得到歷練,有機會深入觀察和思考鄉村的發展狀況。

喜:從「輸血」到「造血」

博士學歷的駐村幹部來自科研機構、高等院校、機關單位等,不少是「80後」「90後」。經過一年的基層鍛煉,這些幹部對農村情況有了更深的了解。

產業發展走向正軌,有「龍頭」也有「奔頭」。受訪博士「村干」表示,各地立足自身資源稟賦,發展了多種產業,經過幾年發展,一些產業已經形成規模,持續助力村集體和群眾增收。

廣西凌雲縣加西村駐村第一書記、北京大學通訊與信息系統博士梁安忠說,當地重點發展種桑養蠶,土地流轉、蠶房建設、產業路等基礎設施已基本完善。鄉村振興階段,駐村工作隊通過改建標準化大蠶房、發展果桑種植、盤活村集體資產等方式進一步拓展村集體經濟收入來源。2021年,加西村集體經濟收入25.5萬元,2022年預計收入翻番。

「空心化」趨勢緩解,「無人用」變「能人帶」。廣西那坡縣達臘村駐村第一書記、廣西大學農學博士張正淳2020年4月到達臘村擔任工作隊員,2021年5月主動留任擔任駐村第一書記,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他感覺本土人才的迴流是重要變化之一。

張正淳(中)在桑園指導農戶進行科學肥培管理和早春病蟲害防治

「以前村裡缺乏產業,青壯年都外出打工,現在增收途徑多,不少人又選擇回鄉創業。」張正淳說,這些從外面回來的村民見過世面,有一定文化,學習能力較強,一些致富帶頭人到廣西大學培訓後,掌握了自主開展母牛人工授精的技術,實現肉牛養殖規模化發展。這些本地人才是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

發展形成合力,從「自己干」到「一起干」。鄉村振興階段,後援單位和各地更加註重技術、人才、市場方面的幫扶,對鄉村產業的提質增效大有好處。

廣西天峨縣令當村駐村工作隊員、中國科技大學材料物理與化學博士童彬說,當地春冬季多雨霧、溫度低、持續時間長,不利於農作物生長,原來種植的水果品種單一、銷路不穩定,群眾增收遇到瓶頸。自治區科技廳、自治區農科院等後援單位聯繫專家對當地土壤、氣候、光照、水源等進行分析,綜合這些因素後再向群眾精準推薦種植品種,種植過程中不定期派出專家跟蹤指導。

童彬(右)在走訪農戶

「精準的科技幫扶改變了過去一村一地單打獨鬥的局面,2021年,令當村百香果科技示範基地輻射帶動33戶群眾種植百香果面積174畝,銷售收入達77.57萬元。」童彬說。

憂:發展仍有難題

多名受訪博士駐村幹部認為,基層治理的廣度和難度不亞於科學研究。不少博士學會了用「農民的話」來跟農民打交道,對基層治理存在的共性問題也有了深入觀察。

有博士駐村第一書記認為,一些具備勞動能力的脫貧戶,享有社會救助及社會保障等非經營性收入,有的還通過易地扶貧搬遷獲得城區的住房,但發展內生動力不足。部分未評上貧困戶的群眾,不能享受同等政策,心中有一些不滿情緒,需要加強思想引導。

還有博士駐村第一書記指出,撤點並校後,有的村校師資和教學硬體跟不上,教學質量不高。一些家長選擇送小孩到鎮上或縣裡上學,增加了教育負擔。此外,留守兒童的教育和成長也需加強關懷與幫扶。

部分博士駐村幹部表示,基層治理的不斷規範和深化,對村兩委幹部的業務素質和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雖然當前村黨組織書記、村委會主任等關鍵崗位幹部素質與過去相比有較大提高,但在一些欠發達地區,村兩委幹部的整體能力還有繼續提升的空間。

盼:抓好三個關鍵

受訪博士駐村幹部認為,鄉村振興不可能一蹴而就,以下三個關鍵任務要持之以恆抓好。

因地制宜抓產業發展,不斷提質增效。一些博士駐村幹部表示,脫貧攻堅階段,許多「空殼村」產業從無到有,奠定了一定基礎,但局部也出現產業與實際匹配度不足、與本地產業鏈契合度不高、市場銷售途徑有欠缺等問題,需要加以優化。一名博士駐村幹部說,產業培育要因地制宜、小心探索、大胆試驗、科學求證;相關部門要整合資源,針對產業發展風險點出台針對性措施,幫助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高度重視教育振興在鄉村振興中的意義。部分博士駐村幹部認為,人口素質的提升是發展產業、鄉村善治的基礎和關鍵,因此,尤須提升鄉村教育質量。建議整合多方幫扶力量,打造常態化引進大學生支教團、青壯年教師的機制,加強城鄉基礎教育學校聯動交流,探索以「雲課堂」為載體的創新型教學模式,讓農村地區學生足不出校便能與各地優秀教師面對面互動交流,優化知識結構,提升綜合素質。

培養鄉村治理人才,培育鄉村振興持久動力。一些博士駐村幹部建議,加大力度鼓勵外出人員回鄉發展、年輕幹部下鄉鍛煉;發展地方特色產業,用產業引人、留人。產業基礎薄弱的地區,可探索把西區計劃志願者、信息員等補充到村兩委幹部之中,適當提高待遇、拓寬職業上升通道,吸引人才下沉,以人才促產業發展。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