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志|1000萬霸氣「搶人」,重慶、無錫底氣何在

搶人才大戰哪家強?近日,重慶渝中區、無錫梁溪區都發佈了最新人才政策:對於獲當地認定的高級別人才,最高給予1000萬元購房補貼支持。這刷新了中國人才房補最高紀錄。

最高購房補貼達到千萬元,重慶和無錫兩地的人才政策,很快吸引了廣泛關注。從具體的補貼內容來看,這1000萬不只是口頭說說的造勢,而是實打實的真金白銀。

重慶渝中區的《「渝中人才」黃金十二條》提到,在渝中區購買首套住房的高層次人才,可享受最高100%契稅補助,對有突出貢獻的一、二類高層次人才,可享受最高1000萬元購房補助。

無錫梁溪區則是對A1類人才補貼1000萬元,條件是全職在梁溪區工作,在無錫5年內無住房登記信息和房屋交易記錄信息。

對比其他城市,重慶和無錫的目標與實力

之前的人才爭奪大戰中,大手筆地推出購房等各類補貼,幾乎是各大城市的標配。像杭州對於頂尖人才的房補,最高可達800萬元。而這次的重慶和無錫,刷新了補貼記錄。那麼,為什麼這兩個城市如此「豪橫」?

先說說全國性的背景。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不少地方都推出了面向高學歷人才的優惠政策。以長沙為例,4月發佈的《關於實施強省會戰略支持長沙市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就放寬了人才落戶限制,大專及以上學歷可即時申報落戶,享受在長沙購房資格。

不過,相較於這類基礎性的「廣撒網」人才政策,重慶和無錫的補貼,目標更明確,就是招引高層次人才。

一擲千金招賢納士,首先當然源於對人才的饑渴——重慶和無錫兩個城市,在過去幾年的人才競爭中,確實都談不上是比較突出的。

比如西安,作為搶人大戰的先鋒,曾創下了不到兩年時間戶籍人口新增百萬的記錄。2021年西安的常住人口增長,也多達20.3萬人。而重慶2021年增長3.5萬人,無錫2021年增長1.55萬人,如果扣除自然增長,這兩個城市很可能處於人口流出的狀態。

常住人口增長情況,未必等同於人才的流入流出狀況,但也是城市吸引力的一個縮影。事實上,我們觀察那些人口流入較多的城市,不難發現,像之前的廣州、深圳、杭州等,都是發展較快、活力十足的代表。

而且重慶、無錫的補貼政策,並不是只補最頂尖的那一檔人才,它們都是按照分檔,對地方認定的A、B、C、D等不同層次人才進行補助,補貼惠及面還是比較廣的。

對它們來說,能夠把價碼開到千萬級別,也是因為自己確實有那個家底和實力。重慶是GDP第五城,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2000億元;至於無錫,別看它平時很低調,它的GDP可是突破了1.4萬億,直追天津。

當然,重慶和無錫的補貼政策,還是有很高的申請門檻。而且,重慶和無錫的房價水平不是特別高,其補貼政策都提到了,「申請額度不超過所購住房總價」,所以真正能拿到1000萬元足額補貼的人才,實際可能會比較少。

但從城市營銷的角度看,不管有多少人能拿到補貼,這次引發刷屏式的關注,也起到了向全國人才示好的宣傳效果。尤其是無錫,本身屬於低調的經濟強市,這一次成功出圈,也賺到了一波流量。

巨額補貼只是輔助手段,「築巢引鳳」才是關鍵

值得注意的是,重慶和無錫的補貼政策,都不是全市層面下發的文件,而是區一級。所以如此大手筆地招賢納士,不免有基於自身人才結構、產業升級壓力的考慮。

而從全國來看,重慶和無錫創紀錄的補貼,在將招引力度推向新高度的同時,也預示著當下的人才競爭走向白熱化,激烈程度更甚以往。

這種局面其實不難理解。早期的人才競爭,更多是依靠寬鬆的落戶門檻,加上一定數量的安居購房補貼。隨著落戶限制普遍放鬆,各大城市紛紛砸錢搶人,傳統手段招引人才的邊際效應在逐漸遞減,吸引人才的成本在增加。

我們可以發現,近兩年來人口流動在明顯放緩。以常住人口為例,前幾年廣州深圳的常住人口增量,動輒高達四五十萬,然而2021年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合計增長只有12.48萬人。

頭部城市的人口增長放緩,意味著大城市虹吸效應在減弱,疫情當然是一個重要原因。疫情降低了人口流動的意願,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就近就業。不過除此以外,傳統搶人方式效果逐漸式微,也是不容忽視的因素。

在這個背景下,提高補貼,開出一個讓高層次人才很難拒絕的籌碼,就成了最簡單直接的攬才手段了。

而且,疫情影響的不只是人們的遷移流動意願,對地方經濟也構成了巨大壓力。像重慶這樣前兩年出現經濟降速的城市,產業轉型升級壓力在此時會特別的凸顯,它對人才的需求程度會不斷提升,轉型所對應的人才缺口,和補貼的力度,某種意義上是成正比的。

但是話說回來,人才層次越高,對地方生活、就業、營商等環境的要求也會越高。如果城市的綜合環境不夠好,各個城市爭搶的頂尖人才,很難為了千萬補貼而前來安家。

同理,如果地方缺少足夠高質量的就業崗位,缺少讓人才發光發熱的舞台,哪怕人才被引進來了,拿完補貼之後,他依舊可能逃出去。

此前,像廣州、深圳,包括新一線城市杭州,它們成為學歷人才爭相前往的城市,根本還是因為地方產業發展有活力,如杭州的互聯網和電商,就吸引了大量的專業人員。至於這些城市的補貼也開得很高,更多還是起到錦上添花的效果。

因此,像重慶和無錫這樣創紀錄地補貼高層次人才,只能當做一個輔助手段,不能迷戀,不宜上頭。要吸引最頂尖的人才,說到底還得改善城市面貌、完善綜合環境、提升產業層次。正所謂「築巢引鳳」,「巢」築好了,自然不愁人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