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環失色、就業「內卷」、航班受阻:百萬海歸求職出路在哪?

來到五月,一年一度的「春招」也即將進入尾聲。

在陳潔儀所在的校友群里,最近「找工作」成為討論熱度最高的話題。尤其是每次有人順利拿到「offer(錄取通知)」曬到群里的時候,都會湧上一群人急著詢問相關攻略。眼看「春招」就要進入尾聲,還沒有成功「上岸」的陳潔儀心裏不免有些慌張。

學習數字資產與媒體管理專業的陳潔儀在今年1月底回國。與一些提交了畢業論文之後就回國參加「秋招」的同學不同,她抓住工作前最後的一點空閑時間與幾個朋友遊玩了歐洲,在參加完畢業典禮之後才回國找工作。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囿於疫情和今年的就業形勢,她的求職之路並沒有預想的那樣順利。

自春節過後,陳潔儀大大小小海投了四五十家公司,參加了十幾個企業的筆試、面試。在落選了幾家心儀的公司後,陳潔儀又拒絕了兩家薪資與她預期有差距的offer。如今,擺在她眼前的選擇已經十分有限。

在校友群里,與陳潔儀面臨同樣窘境的留學生不在少數。他們不得不承認一個現狀,海外鍍金的光環正在失色,與留在國內學習的同學相比,他們就業的優勢正在減少。

「海歸」光環失色,留學生失去用人單位青睞

智聯招聘近期發佈的《2021中國海歸就業調查報告》(下稱《海歸就業報告》)顯示,83.1%的海歸認為在國內求職難度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高校畢業生期待進入的行業或公司門檻正在變高。一位任職於人工智能公司的HR告訴記者,由於公司剛剛起步,急需具備經驗或業務資源的人才來帶動業務發展,因此更傾向於社招而非校招。具體到應屆畢業生招聘,也更傾向於有過長期實習經驗的學生而非初出茅廬者。

《海歸就業報告》顯示,國內海歸優先的職位數持續減少,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別同比減少25.4%、23.5%、0.4%。分企業類型來看,2021年,往年容納留學生就業佔比超過一半的民營企業提供的海歸優先職位數同比減少2.3%,股份制企業、國企提供的海歸優先職位數同比分別減少8.7%和3.6%。相比國內高校畢業生,缺乏實習經驗成為國外留學生最大的缺點。尤其是一年授課制的研究生,很少有相關企業實習的經驗。此外,各個國家對於留學生的打工時間也有一定的規定。如澳洲要求法定打工時間一周不得超過20小時,這也讓留學生很難有機會在讀書的同時獲得實習機會。作為一家大型科研機構的招聘負責人,黃莉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自己從事招聘工作已近10年,該企業對於留學生招聘的門檻一再提高。10年前同等條件的留學生,如今可能連簡歷這關都過不了。「過去留學生相對較少,大家對國外院校的情況也不是很了解。如果應聘者有海外留學的經歷,肯定是會加分的。但是近年來,隨著留學生人數的增多,海內外信息的互通,我們對留學生的要求也相應提高了很多。」黃莉表示,以她所在的機構為例,現在招聘海外留學生不僅要看該學生畢業院校的國際排名,還要重點考察學生論文的完成情況。對於頂尖院校畢業,有一定研究成果的海外畢業生,在市場上仍然是十分搶手的。

「其實就和我們招聘國內畢業生一樣,優秀的人才仍然是很吃香的。只是過去我們比較迷信『留學』這件事,現在相對變理智了。當然,如果是很優秀的海歸,我們開出的條件還是會相對優渥一些的。」黃莉說。

歸國留學生增多,就業「內卷」愈發激烈

國家發改委直屬事業單位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展部報告估算,2021年海外留學生學成回國人數首次超過100萬,在所有留學生中佔比達到84.74%。此外,教育部發佈的數據顯示,2022屆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達1076萬人,同比增加167萬人,規模創歷史新高。

百萬歸國留學生,與千萬國內院校畢業生,幾乎同時湧入就業市場,就業形勢嚴峻可見一斑。

「求職市場的海歸競爭真的是越來越卷了。」陳潔儀對記者說。出國之前,她曾經對國內就業市場的薪資做了一個基本調查和研判。一般來說,海外留學生的薪資會普遍比國內畢業生的薪資高一些。儘管如此,與出國留學付出的高額學費和生活費相比,這份薪資也只能說差強人意。但是從她今年的面試情況來看,留學經歷並沒有在求職或者薪資談判上帶來任何優勢,因為競爭同一個崗位的對手裡,十之七八都是留學生。

「過去大家比留學經歷,比外語能力,比課外實踐和獎項。現在都是留學回來的,開始比學校排名,比名校經歷,甚至開始比專業排名。真是太瘋狂了。」陳潔儀感慨。

剛剛入職山東一家高校不久的崔子健對此深有同感。今年已經36歲的崔子健主要研究信息工程相關的領域。在英國一家世界排名前50的大學博士畢業後,他在那裡擔任了7年教職,最終決定回國生活。手握數十篇SCI論文的崔子健沒有想到,在應聘國內大學教職時,他遇上了比在國外更多也更強的對手。

崔子健對記者解釋稱,應聘高校和應聘企業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近年來,為了吸引海外人才歸國,不管是高校還是各個省區市,都出台了很多人才引進計劃,包括優秀人才評比等等。是否能納入引進計劃,或者評比上海外優青,對於入職後職稱的認定、研究基金的歸屬以及相關科研項目的競爭都有很大影響,因此競爭十分激烈。

「尤其是近兩年,一方面回國的留學生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回來的優秀人才也越來越多。如果換成5年前,評比門檻哪有現在這麼高。」崔子健不無遺憾地表示,自己應該早兩年下定決心回來。

航班受阻,留學生「繞著地球」回國就業

對於另一部分即將踏上歸程的留學生來說,眼下擋在回國就業前最大的困難莫過於搶不到,也買不起回國的機票。

目前已經拿到國內一所高校助教錄用通知的薛敏向記者表示,該校給自己限定的最晚入職時間是7月。從2月中收到通知的那一刻起,她就馬不停蹄地在網上搶起了機票。由於直飛航班熔斷,只能選擇在歐洲轉機。在經歷了好幾次付款失敗後,薛敏成功預訂到了4月底由倫敦轉飛德國法蘭克福再飛上海的航班。沒有想到的是,臨近出發前一周,薛敏收到了航空公司的通知,該航班因疫情觸發熔斷機制從而取消了。

「我當時已經和中介談好了退租的時間,很多生活用品也都在二手市場賣掉了。沒有想到航班突然取消,幸好中介和房東願意通融,又給了我幾個月的續約時間。」薛敏在無奈之下又回到了「繞著地球找機票」的狀態。最終,薛敏以58000元人民幣買到了6月底經芬蘭赫爾辛基回國的另一個航班。而在往年,這樣一張轉飛的機票只需要5000元左右。

薛敏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根據目前相關部門出台的規定,搭乘回國航班需要持有駐始發國使領館核發的綠色健康碼。為了申請這一健康碼,她需要在起飛前48小時內在指定機構分別進行一次PCR和Igm核酸採樣檢測。以英國留學生最常選擇的王藥師診所為例,完成一次這樣的雙檢需要近3000元人民幣。再加上回國的酒店隔離費用,此次回國,光在行程上的花費就已經接近10萬元人民幣。

對於薛敏來說,眼下最讓她焦慮的是自己能否在6月底順利回國。由於英國沒有直飛國內的航班,她不得已選擇了經由第三國轉飛的方案。但即使機票在手,也不能保證她一定能登上這班航班。如果第二航程由於疫情原因再次熔斷或者英國—中國的直飛航班恢復了,她的這張機票仍然會分分鐘被取消。

「根據目前公佈的政策,駐各國大使館都不再為始發國有直飛赴華航班的人員發放健康碼。也就是說,一旦中英直飛航班恢復,駐芬蘭大使館是不會給我發放健康碼的,我仍然登不上從赫爾辛基起飛的飛機。」薛敏告訴記者,錄取她的高校已經一再確認,最多只能為她寬限到7月底。如果再遇上航班取消,她將失去這次錄取機會。

即將從多倫多大學完成博士學業的李元龍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境。從4月份開始,他已經通過了國內一家互聯網公司的三輪線上面試。最後一輪面試的時間定在了6月,對方提出了希望他畢業後回國面談的要求。在眼下不超過40%上座率的限制下,一張回國機票不僅昂貴,且還會面臨在登機前一秒被取消的風險。李元龍向記者坦承,動輒五六萬一張的機票讓他有些望而卻步。眼下他已經拿到了就讀大學實驗室研究員的資格,他開始猶豫自己要不要回國去爭取那份他心儀了很久的工作機會。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名字均為化名)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張燕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