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論·作品批評丨《主播女孩重度依賴》的精神分析

一、一個走鋼絲的女孩

本次和大家分享的是日本偶像培養冒險遊戲《主播女孩重度依賴》(NEEDY GIRL OVERDOSE)。在該遊戲中,玩家會與新人少女主播「糖糖」(藝名為「超天醬」)一起開啟直播生涯,目標是在三十天內達到一百萬的粉絲量。玩家扮演糖糖的戀人,同時也是製作人——「P醬」,為糖糖挑選每天的日程,與糖糖進行交談,陪她玩遊戲、逛街、去醫院、去各種不同的地方,簡而言之,就是陪她做各種不同的事情,從而獲得直播時會用到的能夠增加粉絲數量的各種點子,比如說進行遊戲直播、給粉絲講都市怪談等等。

在這個遊戲裡,不同事件對糖糖的各項屬性產生不同的影響。這些屬性有「粉絲數」、「壓力值」、「好感度」、「陰暗度」等,不同的屬性會導致遊戲走向多達21種不同的結局。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只打算涉及其中一種結局——作者第一次打出來的結局。作者在玩這個遊戲之前並沒有看攻略,對遊戲的玩法也是一邊玩一邊才慢慢熟悉,所以在遊戲進行到將近一半的時候,才認識到各項數值,尤其是「壓力」數值對結局走向的重大影響。儘管作者在後期極力控制「壓力」數值,卻還是難免走到壓力過大,被「網暴」到精神崩潰的結局,也就是在第24天結束時壓力大於等於80後達成的「INTERNET OVERDOSE」(「謹遵用法用量,上網快樂衝浪」)的結局。這就導出了本文決定僅僅呈現這一種結局的原因——對作為玩家的作者來說,這是一個自由心證的「真結局」。

糖糖無疑是這款遊戲主要的分析對象。作為玩家,也就是糖糖的「戀與製作人」,我們除了知道糖糖直播時的「前台」情況外,對於她的各種「後台」狀況也了如指掌。這就為我們了解真實的糖糖提供了相對充足的材料。這些後台主要包括「推博」和「JINE」兩種,前者類似我們平時使用的「微博」,後者則類似「微信」,但是玩家很少被允許打字(一般只在糖糖希望你能幫她在網路留言板上寫「軟文」的時候),絕大多數時間里玩家只能通過發表情來和糖糖互動。

在每一次採取行動後(一般是一天一次),以及每天直播結束後,糖糖都會在「推博」上分享自己做了這件事之後的感受,並且她擁有一個面向所有公眾的「大號」,也就是類似明星「官方號」之類的東西,同時,也擁有一個用作「樹洞」的充滿了私人情緒的用來吐槽的「小號」。在一些日常時間或者活動結束後,總之是糖糖想要向你分享和傾訴的時候,她就會在「JINE」上對你碎碎念,而你需要在「好」、「太強了」、「嚶嚶」、「關我屁事」、「抱歉」、「原地去世」、「永遠愛你」、「啊對對」等八個表情中選擇一個來與糖糖互動。儘管選擇什麼表情進行回復並不影響數值和最後的結局,並且糖糖的回復是在一個預先設計好的語料庫中被隨機抽取出來、具有一定的重複性,但是在這個交流過程中,玩家其實也能通過糖糖有限的回復語句看到糖糖的一些性格特質。

關於糖糖的人設,不少測評都認為她是一個精神異於常人的「雷女」,例如糖糖在壓力值到高位時會有一些暗黑表現,比如會在「推博」的小號上說「好害怕……無來由的感覺一切都好可怕,好像現在就立馬離開人世哦」、「手好痛……可是不弄痛自己真的會撐不下去」之類的話;糖糖的日常事件中也有服用精神類藥物的設定,以及外出地點中會有「醫院」的設定更是加深了玩家對糖糖精神「不正常」的判斷。然而需要審視的是,這本身是否是一種「污名化」認識?事實上,對於生活在當代社會中的人來說,壓力是不可避免的,而當心理壓力過大時,在一定程度上尋求醫療和藥物幫助也是非常正常且有效的解決辦法。因此,其實沒有足夠的充要條件足以將糖糖定義為心理異常人群。而本文也試圖將糖糖作為一個「正常」的,只是在心理上有些敏感的女生來看待,後文也將呈現更多的糖糖所具有的心理特質及其社會文化內涵。

對於糖糖心理的正常性,我們只需要從她在難過、失望後總會嘗試自我說服,希望重新變得快樂就能夠體會出來。糖糖是具備一定的自我情緒調節能力的。比如她會在自己的小號上說:「雖然有點負能量,不過跟阿P聊了聊,我覺得還是繼續努力吧。雖然阿P有時候也不靠譜,還會捉弄人……可我還是好愛。」在隱藏結局中,玩家會發現,其實糖糖的「戀與製作人」P醬其實也是糖糖自己幻想出來的產物。但是即使是在這種有明顯的病理性特徵的設定中,P醬所扮演的也只是一個幫助糖糖重拾信心、充滿希望的角色,也就是說,糖糖將P醬幻想出來同樣也是為了穩定和調整自身的情緒。另外,在P醬和糖糖的對話中,如果玩家一直只選擇「太強了」、「好」、「永遠愛你」的表情進行回復,那麼糖糖的回復在絕大多數時候在情緒上會是非常穩定和友好的,例如當你給她發送「永遠愛你」,她經常會很正面地回答「我也愛你哦」。

因此,儘管糖糖在日常任性、在壓力過大的時候會做出極端的行為,但是,依然有必要看到糖糖在本質上並不是特別「異於常人」的,她的「反覆無常」更適合被理解為一種自我調整和平衡,就像走鋼絲一樣。通過將糖糖視為一個仍舊在「正常」範圍內的人,或者說,一個仍舊努力待在「正常」範圍內的人,我們接下來的討論才會更有意義——糖糖為什麼會呈現出這樣的性格特質。

二、存在與虛無

對糖糖的理解大致可以分為三部分展開:糖糖對自己的看法,糖糖對他人的看法,糖糖對自身與他人關係的看法。通過這三個方面的考察,我們將能略微復原出糖糖整體的精神世界與精神結構。

首先是糖糖對自己的看法。糖糖對自己的看法呈現正、負兩個極端。在和阿P聊天的時候,她會說:「不會有人喜歡我這種殘次品的一切的啦,我真的可以活在世上嗎?」也會在看過影片網站後和阿P說這樣的話:「今天影片網站上了新片。那種業界奮鬥系偶像番真的好好看,如果同時角色還是小女孩的話就更好了。看著向夢想中的偶像舞台全力邁進的她們,我就會開始討厭這個世界,現實世界的偶像們只關心如何從阿宅那裡撈錢。好美啊……為什麼我不是那個樣子……為什麼我這麼骯髒……為了告訴阿宅們這世上還有閃耀的東西,今天就來聊小女孩動畫吧!」

而在另一些時候,她也會在和阿P聊天的時候說「陰謀論不管什麼時候看都令人興奮呢。網上既有人信也有人嗤之以鼻,還有人為此唇槍舌戰,一看就完全停不下來了。不過啊~可能了解得越深入,人的思想就越容易被影響……這就是所謂的『好奇心害死貓吧『。啊哈!沒事的!別人我不知道,但糖糖是絕不會陷進去的。我可是全世界最理性的女人。只有在阿P面前才是小笨笨啦。」也會在「推博」的「大號」上發佈「你們要一直支持超天醬,讓我的名號傳遍世界,永遠回蕩在互聯網之中哦~~~!!!」

在以上兩種狀態中,糖糖會認為自己骯髒,覺得自己是殘次品,但同時也會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理性的女人以及能讓粉絲自豪的偶像。但是明顯可以看出前者才是糖糖對自己的真實評價。前者指向糖糖的自我認知和自我反思,是糖糖的真實感知;後者則指向讓P醬和粉絲的慾望獲得撫慰,屬於糖糖取悅他人時的一種話術。

同時,糖糖對P醬的看法也是正負參半的。糖糖一方面會在「推博」小號上寫「不如乾脆就陷進去好了。因為我的阿P,就算糖糖去了『那頭』,也會緊緊抱住我的。」以及「就算糖糖在世人眼裡是個腦子有病的飯桶主播,也會因為阿P陪我來看精神科感覺好安心……」但是另一方面,糖糖也會在私人日記里寫「自從跟阿P開始同居生活已經過去好幾周了。在直播方面你可能多少有幫到忙,可除此之外,我總感覺凈是些不愉快的回憶……阿P,你說,我可以繼續相信你嗎?有時候我會搞不懂阿P心裏在想些什麼。但是我又怕一旦了解了你的內心,會發現你其實一點都不在意我……不過,我還是會繼續跟著你再做一段時間的。」

可以發現,即使是作為心靈避風港的阿P,在糖糖那裡也免不了備受懷疑。但考慮到阿P是糖糖自我意識幻化出來的產物,我們可以得出結論:糖糖對於自我,甚至是自我的邊緣地帶,都是充滿了不安全感的,她不相信自己的價值,因而也不相信自己會真的被他人在意。但即使是在這樣的缺乏安全感的環境中,在泛自我的範圍內,糖糖都沒有放棄「索取」的希望——她至少仍然對阿P有所要求,即她要求阿P對她的愛。但是一旦面對超出自我範圍內的他者,糖糖就進入了一種近乎是「無限給予」的狀態,它建立在糖糖對自我慾望乃至自我的犧牲之上,這種狀態有一個好聽的名字:「救世主情結」。

糖糖在吐露她私人心聲的「推博」小號寫到:「只要我的臉上永遠掛著笑容,就會有人被其拯救。所以,我只需要為了大家微笑。為了屏幕那端坐在電腦前的宅宅們。」而大號上寫著「雖然我一直空口說白話,偽善地講什麼要救大家。但如果真的『有人』因此而得救的話,那我降臨在世上就是有價值的。」在這一點上,分別承載糖糖或公開或私密的兩種想法的帳號,在其推送內容上,難得地達成了一致。

糖糖在和阿P的聊天中說道:「好喜歡美少女遊戲啊。它就像個塞滿了宅男們最『少女』之幻想的美夢。用美術、音樂、配音、文字來構建一位『少女』。這種行為已經可以被成為一種拯救自身靈魂的禱告了呢。超天醬也好想成為宅宅心目中的完美少女呀。」這顯現出糖糖圍繞他人的慾望來實現自我建構的傾向,並且將此與自身靈魂拯救聯繫起來。

糖糖不僅將自身作為滿足他者慾望的純粹手段,還會因為自己的「正當」慾望有可能損害到他者的慾望而深感不安。她對阿P說:「看著向夢想中的偶像舞台全力邁進的她們,我就會開始討厭這個世界。現實世界的偶像們只關心如何從阿宅那裡撈錢。好美啊……為什麼我不是那個樣子……為什麼我這麼骯髒……」在對自己進行過度貶低和檢討,否認自身慾望的合理性之後,糖糖再次轉向為「阿宅」們服務:「為了告訴阿宅們世界上還有閃耀的東西,今天就來聊小女孩動畫吧。」

糖糖一切為了阿宅,卻恥於為了自己,因為糖糖從不認為自己值得,而只有在為了「各位單純可愛到甚至有點氣人的宅宅們~」的時候,糖糖才能感覺到自我的價值和自我被肯定的感覺,她對阿P說:「……真是的,你們這些阿宅也太喜歡我了吧。哼,感覺不賴哦。話又說回來,看到數字變這麼大好開心啊,而且無論說什麼他們都一定會回應,大家還都願意捧著我。自我肯定感直接暴漲,這種感覺比吃藥還快樂。切身體會到了幸福指數蹭蹭上漲的感覺。」

就是這樣,糖糖通過滿足他者幻想的方式來確認自己的價值,得到內心中一直渴望的回應與肯定。而因為她的這種確認方式是如此的孤注一擲,將所有的自我認同感都壓在這一根縹緲而細弱的與粉絲之間的關係之絲上,因此一旦受到他者的否定,糖糖就會感受到泰山壓頂般的壓力。歸根結底,糖糖動輒飆升的壓力值並不來源於其精神在本質上是病態的,而是在於她選擇了一條最為艱難的、「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自我認同之路。

糖糖的這種自我認同方式放在現實生活中就已經註定充滿艱難了,而「直播」這個社會語境則加深了糖糖這一自我認同方式的悲劇性。因為自我認同必然需要某些堅固的具有現實感的基礎,但是以直播為代表的網路卻是真正的「驅逐真實」之地。在遊戲過程中我們也能看到,糖糖的確是認真地在「直播」這一場域中尋找和堅持真實,直到最後。可惜的是,當最終時刻到來,真實也被顛倒為「戲仿」,糖糖的精神狀況也最終難以挽回。

三、真實與虛假

糖糖最終的崩潰看起來是由網路暴民導致的,但究其根本,或者說從「網路暴民」這一表象深入分析下去,可以發現,網路世界與「真實」的衝突才是一切悲劇的最終根源,這背後隱藏的其實是主播和粉絲對於真實與虛假的接受問題。

其實遊戲本身在結構上就提供了探討「前台/後台」問題的切口——糖糖在「推博」上的小號。糖糖對於小號的宣言是:「但我已經搞了這麼一個小號惹。沒事,反正只要這個小號不暴露,宅宅就能永遠地幸福下去。沒被發現就不算犯罪,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法則呢。」這個充滿隱喻的宣言實際上已經宣告「小號」(也就是「真實」)一旦被發現,對於網路世界,或者說,至少是直播世界來說,就是「罪證確鑿」,而「被發現」的人也將受到「應有」的懲罰。

對於糖糖,她是信奉「真」之價值的,她認為「真」是一種值得追求的高貴之物,並且以自己能夠提供「真」而自豪,她不僅認為此為一珍貴之物,並且試圖將之作為禮物饋贈給所有粉絲。糖糖說:「大家可是在廣闊的網路世界里,與唯一真實存在的超天醬相遇了啊!抬頭挺胸!自豪地狂推我吧!我是絕對不會欺騙大家,背叛大家的!」

但是粉絲對於糖糖這種想要和他們建立起真實聯繫的意願並不買賬。當糖糖在「推博」大號寫下「難受到無以復加的時候,要記得開口向他人求助哦。要知道這不是『軟弱』,而是『勇敢』」的時候,在她的「勇敢」下面,只有這樣一條不無反諷的回復:「超天醬能不能發張高清自拍讓我當鎖屏啊?」在這裏,存在的不僅僅是糖糖與粉絲之意願的錯位,更是前者渴望「真實」的深層的關係,後者卻只想要「虛假」的膚淺的關係。

糖糖並不是沒有懷疑過她和粉絲之間的關係,她對阿P說:「大家真的需要我嗎?其實誰來都可以吧,不需要是我也沒關係的吧……阿P,你真的是因為我是我,才會喜歡我的嗎……大家到底是喜歡我哪裡呀」。在這一刻,她質疑了她所追尋的真實的、唯一性的關係在存在上的可能性。但是,她也一直深信只要毫無保留地為了他者而獻出自己,他者就一定能從自己的犧牲和奉獻中獲益,而其自身的價值也就能隨之得到確認。在十萬粉絲紀念直播中,糖糖對粉絲們說「超天醬啊,是為了拯救網路世界里的大家才從天界下凡的哦」,在這裏,與其說是糖糖拯救了粉絲,不如說是她通過「拯救了大家」的幻想來完成對自身靈魂的拯救。

因此,在這裏存在的,是糖糖基於自我認同的需要而向直播世界中的茫茫粉絲髮起的一場「真實之約」,它生髮於糖糖在自我建構方面的真實需要,存在於糖糖試圖與粉絲建立起真實聯繫的一次又一次嘗試。但是在粉絲看來,這不過是一種戲劇化的、不值一提之物。

而當糖糖因為壓力過大而認真譴責網路暴民之後,卻迎來了更多的諸如「變成墮天使了」、「煩死了」、「那你去死啊」等暴力言辭,糖糖緊接著在「推博」大號上寫到「不管是誰都救不了我,超天醬永遠是孤獨的」,而評論中則有人回復「( ´_ゝ`)←無論你說什麼我就只有這個表情」。當本該出現在私密小號中的內容穿過帷幕來到公開的大號上,滿心真誠的肺腑之言,換來的也只不過是他者的冷漠以對。對粉絲來說,對真實進行迴避是必要的。

之後糖糖在直播中由於負面彈幕的刺激迎來了更大的失控。當她在直播間公然負氣地抱怨「這個世界已經完蛋了」,彈幕區出現了清一色的負面評論:「求你快點恢復正常吧」、「不要說這種話啦」、「再也不看了」、「回不去了看來」、「這話能說嗎?!」、「告辭,愛過」……

糖糖隨後對阿P說:「我覺得那些不講理的人正在破壞這個世界,一部分的。我希望他們能夠明白,無論國家還是福祉,任何人都有可能隨時變成加害者,他們要監視我到什麼時候啊,我明明全都拉黑了。」但是,所謂的「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呢?當超天醬在直播間說「說實話,真的很煩人!不許你們來看超天醬的直播,滾粗!」的時候,彈幕區的一條評論道出了真相:「你不是老網民嗎?這寄了啊。」這裏隱含的真相是,「破壞這個世界」的人正是不遵守「不暴露」、「不被發現」之規則的糖糖自己,而一切信奉「不當真」、「不認真」、開得起任何玩笑、聽得起任何負面評價的老網民才是真正「遵守規則」的合格「遊戲」者。

故事的最後,徹底崩壞的糖糖一身血污地抱著自己的遺照出現在直播間,而彈幕區反而一片叫好聲:「也太可愛了吧」、「立刻訂閱」、「好好笑」……這是糖糖之真實的最徹底的暴露,卻最終被作為一場成功的表演而被粉絲高度讚揚。天使主播糖糖的故事似乎揭示了一樣一個隱喻:在「直播」這一場域中,一旦自我和關係的真實之維衝破帷幕從「後台」登上「前台」,就會遭遇拒絕和迴避,而如果其存在感強到不容忽視的地步,則其最後也只能以一種戲謔、表演的方式為接收方所解碼。「直播場是否是為人真實所不可抵達之地?」這是糖糖所提出的仍未解答的問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