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高等教育中國學科評級被質疑,一負責人回應

澎湃新聞記者 楚菁

5月11日,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 簡稱THE)發佈了第三版中國學科評級。

澎湃新聞注意到,近日被傳要退出國際大學排名的中國人民大學(以下簡稱「人大」)和南京大學(以下簡稱「南大」)尚在此次學科評級名單中。該學科評級發佈後,網上有聲音質疑,在該評級中,人大總體表現不佳,包括人大一向有優勢的文科也表現不佳。該評級中還有些學科排名引發爭議,一些網友認為有些學科的排名「離譜」。

泰晤士高等教育大中華區域一名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此次學科評級數據源之一,是去年9月發佈的世界大學排名數據(此數據為各大學於去年提交),其他數據源包括泰晤士高等教育的問卷調查和文獻計量數據。

泰晤士高等教育中國學科評級引質疑

泰晤士高等教育中國學科評級發佈後,在網上引發質疑。

泰晤士高等教育中國學科評級發佈方稱,基於中國教育部的學科分類體系,2022年的評級包括了91所中國大陸高校與其他1543所全球大學,採用中國教育部的學科分類法,涵蓋82門學科,以A+ 至C–的評分系統比較這些大學的表現。與其他主要學科排名或評級機構相比,泰晤士高等教育中國學科評級在中國學科分類體系下提供更多學科的全球評級結果。

上述學科評級結果表明,在絕大多數學科中,中國大陸高校的表現均優於世界其他地區的高校。總體而言,中國大陸高校的平均評級為B+,而全球高校的平均評級為B。

然而,在泰晤士學科評級中,不少學科排名情況引發質疑,一些學科排名與網友的預期差距較大,被網友認為「離譜」。

如,新聞傳播學,在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中,獲評為A+的為中國人民大學和中國傳媒大學,評為A的為復旦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在泰晤士評級中,評為A+的是上海交通大學、清華大學、浙江大學,中國人民大學與在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中為C的西安交通大學同在A-序列,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傳播學評級僅為B。

還有網上文章指出,在泰晤士學科評級中,中國人民大學學科排名總體不佳,即使佔優勢的文科也僅一個學科進入A+(藝術學理論),而在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中為A的哲學,在泰晤士學科評級中僅為B。

澎湃新聞注意到,除一些學科評級排名引發質疑外,還有網友指出,有些學科排名在國內高校中名列前茅的高校及其相關專業未出現在榜單中,有些「離譜」。有些網友評論稱,新聞傳播學中沒有中國傳媒大學,外語沒有北京外國語大學,體育沒有北京體育大學,「缺這麼多學校就別做學科評級了」。

泰晤士高等教育評級依據從何而來?

2022年度泰晤士高等教育中國學科評級數據來自何處?

在5月12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佈的《淡化排名背後:建構自主知識體系》一文中,中國人民大學當代政黨研究平台首席專家吳付來提到,當前在學界較有影響的世界大學排行榜主要有四個,分別是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英國Quacquarelli Symonds(英國一家國際教育市場諮詢公司,簡稱QS)世界大學排名、美國U.S.News & World Report(《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簡稱U.S.News)世界大學排名和中國軟科世界大學學術排名。其中,泰晤士、QS、U.S.News等需要高校報名並提供數據。

同在5月12日,泰晤士高等教育大中華區域一名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泰晤士高等教育第三版中國學科評級的數據源之一,是去年9月發佈的世界大學排名數據(此數據為各大學於去年提交的),其他數據源包括泰晤士高等教育的問卷調查和文獻計量數據。

日前,南京大學在《南京大學「十四五」規劃》和《南京大學「雙一流」建設高校整體建設方案》編製中提出,學校發展和學科建設均不再使用國際排名作為重要建設目標。中國人民大學也在專家座談會中明確提出,從2022年起,不再向任何世界大學排行榜公司提供數據。2021年,蘭州大學主動退出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

與之同時,近期網上盛傳「人大、南大、蘭大退出國際大學排名」。

針對上述傳言,泰晤士高等教育上述負責人向澎湃新聞表示,蘭大從未參加過泰晤士高等教育的排名,人大和南大目前為止並未向泰晤士高等教育明確表達要退榜。

近日,澎湃新聞就「退出國際大學排名」相關傳言,多次聯繫人大、南大與蘭州大學進行核實,但截至發稿前,上述三所高校均未作回應。

另有人大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目前學校官方未否認「人大退出國際大學排名」的傳言,但校內公開場合未討論過「退出國際大學排名」的問題。

各類國際大學排名有無權威性?

儘管如此,有關國內多所名校將「退出國際大學排名」話題仍在網上持續熱議。國際大學排名是否權威可信、能否客觀反映高校的綜合實力等成為網上討論的焦點之一。

在上述《淡化排名背後:建構自主知識體系》一文中,吳付來表示,目前全球沒有任何一家權威機構發佈過關於世界一流大學的評價標準,因此各大排行榜也並非全球通行。

吳付來說,這些排行榜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由於排名標準不一,事實上無法完整客觀地評價一所高校真正的實力。比如QS世界大學排名中,學術領域的同行評價佔比高達40%;軟科排名更注重學校教師的科研情況,如獲諾Bell獎或菲爾茲獎等的教師數量;泰晤士排名的參考指標中,研究、論文引用等權重佔比均為30%;U.S.News排名的主要評估指標中,權重最高的是高校聲譽。

他還指出,大學國際排名多為商業機構參與的行為,與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學術交流有本質區別。在吳付來看來,淡化大學國際排名,摒棄的是對「洋指標」的盲目推崇,留下的是平等、客觀的國際對話。

有學者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強調,任何一個排行都是某些指標下的排行,不是對高校全面真實情況的反映。正因為尺子不一樣,在不同排行榜中,高校的排序幾乎都不一樣,所以這些排名只是一個參考,只能看,不能追、不能在辦學中本末倒置。

此外,「世界大學排行榜無法客觀公正評價中國人文社科類高校水平」的觀點,在學界幾乎已成共識。

吳付來指出,世界大學排行榜大都偏重理工科,對於中國人文社科類高校並不「友好」。不少排行榜把獲得諾Bell獎和菲爾茲獎的人數、各學科領域被引用次數最高的科學家數、大學對與工科相關的研究領域所做的資源投入、發表在《科學》和《自然》等學術期刊上的論文的引用率等作為重要指標。但人文社會科學的研究是一個複雜的精神產品生產過程,很難像自然科學一樣在短時間的實驗驗證中獲得普遍認可,不斷生產出大量成果產品。因此,人文社會科學無法、也不應該用自然科學的評價標準去量化和評估。

也有教育界人士向澎湃新聞表示,由於意識形態、政治制度、社會制度,文化傳統完全不一樣,西方人文社科類專業與中國人文社科類專業沒有可比性,把中國偏人文社科類專業的高校放到世界大學排名體系下很難進行比較、評價。人文社科領域發展絕不能唯國外排名。過分看重國外各種排名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吳付來也指出,世界各國都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和國情,這決定了不同國家的世界一流大學一定是各具特色的。中國建設世界一流大學首先必須堅持中國特色,最終落腳點是「如何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如何有用於中國社會」。

本期資深編輯 邢潭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