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氣治理上市公司業績「喜憂參半」 高額應收賬款問題待解

  本報記者 茹陽陽 吳可仲 北京報導

  2021年,A股大氣治理上市公司業績出現分化。

  其中,在申萬三級子行業大氣治理板塊的9家上市公司中,三聚環保(300072.SZ)和中創環保(300056.SZ)2021年營收分別同比下滑19%和38%,其餘7家公司則同比增長7%~46%;歸母凈利潤方面,中創環保和中航泰達(836263.BJ)分別同比下滑3363%和43%,其餘7家同比增長5%~136%。

  中創環保方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其業績下滑,主要是因為收購的子公司江西祥盛未完成業績承諾,計提了相關商譽減值準備造成。對於業績變動的原因,三聚環保方面在年報中指出,其當期出售子公司等帶來了0.77億元的非經常性損益。

  業績「喜憂參半」

  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三聚環保、龍凈環保(600388.SH)、清新環境(002573.SZ)、遠達環保(600292.SH)、德創環保(603177.SH)、同興環保(003027.SZ)、雪浪環境(300385.SZ)、中創環保和中航泰達分別實現營收57.5億元、112.9億元、68.8億元、44.4億元、45.3億元、9.3億元、18.1億元、11.4億元和5.6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9%、11%、46%、21%、7%、22%、22%、-38%和39%。

  當年,上述9家上市公司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0.8億元、8.6億元、5.7億元、0.5億元、-0.8億元、1.6億元、1.2億元、-4.3億元和0.2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06%、22%、67%、100%、34%、5%、136%、-3363%和43%。

  其中,近年業務重心謀求向生物柴油業務轉移的三聚環保,繼2020年巨虧13.8億元後,2021年歸母凈利潤實現「由負轉正」。

  不過,三聚環保年報顯示,2021年其0.8億元的歸母凈利潤中,有0.77億元來自出售子公司「三聚能源」和「寶聚科技」等帶來的非經常性損益,較2020年的0.22億元增長250%。

  值得注意的是,三聚環保繼2021年小幅盈利0.8億元後,2022年一季度的歸母凈利潤為-1.76億元,再度陷入虧損。

  三聚環保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公司一季度虧損主要是因子公司『山東三聚』一季度出現一個月的停產,因此產生部分成本,產能也無法完全釋放,子公司『四川鑫達』和『美方焦化』一季度出現的虧損也是部分原因。」

  同時,三聚環保亦收到來自深交所的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對「報告期內凈利潤主要來源於非經常損益」「2022年一季度大幅虧損」「盈利能力是否仍未有實際改善」等問題進行詳細說明。三聚環保方面表示,其正在對問詢函相關問題進行回復,具體內容將會於近期披露。

  此外,2020年同樣虧損的還有雪浪環境,該公司2021年實現扭虧為盈、歸母凈利潤大幅增長。不過,如出一轍的是,2022年一季度公司歸母凈利潤僅為0.02億元,同比下滑逾90%。

  雪浪環境方面向記者表示,2021年公司(無錫市經開區)的一個老廠區被拆遷,獲得了一筆1.15億元的補償款,因此帶來了較大的收益。此外,2020年公司對子公司「南京卓越」計提5.19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造成當年的歸母凈利潤為-3.36億元,基數較低。而對於今年一季度業績下滑的原因,公司一季報中並未作出明確說明。

  不同於三聚環保和雪浪環境,中創環保2021年歸母凈利潤則上演了「由正轉負」,當年虧損4.3億元,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3363%。

  中創環保方面向記者表示,公司業績下滑主要是因為子公司「江西祥盛」未完成業績承諾,計提了相關商譽減值準備造成的。公司年報顯示,江西祥盛因存在環保雨污分流不到位等問題,被當地生態環境部門要求停產整改,為期8個月的停產造成其2021年經營出現虧損,業績遠未達到之前的承諾金額。

  高懸的應收賬款

  高額的應收賬款困擾著多個環保細分行業的企業,而煙氣治理領域也未能例外。

  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末,三聚環保、龍凈環保、清新環境、遠達環保、德創環保、同興環保、雪浪環境、中創環保和中航泰達的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12.5億元、28.2億元、44.2億元、16.1億元、3.5億元、3.5億元、8.4億元、1.9億元和2.3億元,分別占其當期總資產的8%、10%、20%、15%、25%、16%、23%、15%和27%。

  2019年末應收賬款餘額曾高達72億元的三聚環保,為縮短應收賬款回籠時間、加快資金周轉、改善資產負債結構及經營性現金流狀況,於2021年完成兩筆應收賬款的出售,交易價格合計達25.8億元。

  三聚環保方面向記者表示:「2021年公司做了部分應收賬款的處理,賬面上的應收賬款餘額較2019年末和2020年末已大幅下降。公司應收賬款的堆積主要是之前做的一些大項目的遺留問題,目前我們正在積極解決相關問題。」

  「公司應收賬款一部分是質保金造成的,同時隨著近年業務的發展,部分客戶推遲付款。雖然總體規模一直都處在略高的水平,不過目前這28.2億元應收賬款的賬齡大部分小於2年,成為壞賬的比例很低。同時,我們的客戶大部分是央企、國企,只要公司設備沒有問題,應收賬款收不回來的機率很小。」龍凈環保方面向記者表示。

  記者注意到,在2021年財報審計過程中,清新環境應收賬款可回收性及減值準備和雪浪環境應收賬款壞賬準備分別被確認為當期的關鍵審計事項。而清新環境應收賬款的增加,還導致公司當期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降至2.9億元,同比減少48%。

  雪浪環境方面表示,其已關注到應收賬款的風險,不過公司的客戶都是較大的企業,所以該風險不會失控。中創環保方面表示,公司每年都會對應收賬款做相應的測試和評估,目前看不到太大的風險。

  多維度拓展業務

  煙氣治理行業有很強的政策驅動性,同時因受下遊 行業影響,又具有較強的周期性。隨著近年行業內市場增速放緩,多家公司正在向新領域進行業務擴展。

  主營環保催化劑和凈化劑、油氣設施製造及綜合服務的三聚環保,近年在原油、煤炭等傳統化石大宗商品貿易增值服務業務的基礎上,向生物能源產業轉型。2021年,該公司旗下山東三聚一期40萬噸/年生物能源項目完成建設;生物柴油業務首次出現在公司主營業務中,當年實現營收4.2億元,佔總營收的7%。

  「公司今後的業務重點就是生物柴油業務,該業務同公司目前所從事的環保催化劑業務有一定關聯性。我們認為該業務方向未來會受到政策的鼓勵,有較大的市場空間。」三聚環保方面向記者表示。

  除了三聚環保,其他多家環保公司也在開拓新市場。其中,控股股東在2019年變更為四川省生態環保集團的清新環境,在向生態修復和資源再利用等環保細分領域進軍的同時,還將大氣治理業務擴展至海外。截至2021年末,其已在印度、巴西、巴基斯坦、土耳其、韓國等國取得多個項目合作,當期海外業務貢獻營收0.95億元,佔總營收的1.4%。

  此外,作為煙氣治理頭部企業的龍凈環保,2019年收購德長環保99.28%股份,進軍垃圾焚燒發電行業;2021年,其又以4.2億元收購「弘德環保」100%股權,獲得豐縣工業廢物綜合處理項目相關的資產和業務。此外,近年公司還布局了水務、土壤及生態修復和環境監測等多個環保細分行業。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負債率保持在70%以上的龍凈環保,自2017年引入福建起家的「陽光系」控股後,近期擬再引入閩系的紫金礦業(601899.SH)作為戰投。

  2022年2月28日,龍凈環保披露定增預案,擬引入紫金礦業作為戰略投資者,募資8.23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債務。該預案顯示,雙方已簽訂相關協議,擬在光伏、風電電站EPC工程建設及運維、鋰電新能源材料等新能源領域開展深度合作。

  「進軍新能源是公司業務的方向,目前正在進行相關的洽談,不過落地需要一個過程。公司在大氣治理領域已經做到了頭部,需要做一些突破,尋找新的增量市場。」龍凈環保方面向記者表示。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