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荷賽獎獲得者眼中的西湖樹:我拍的是老朋友

傅擁軍拍攝的西湖邊的柳樹。傅擁軍 攝

中新網杭州5月14日電 題:一位荷賽獎獲得者眼中的西湖樹:我拍的是老朋友

作者 童笑雨

「西湖邊的每棵樹,我都當人一樣對待,是老朋友。在很多人的鏡頭裡,它是風景。但我認為,它是有情感的,我拍的是它的肖像。」這是荷賽獎獲得者傅擁軍眼中的西湖樹。

此前,「浙江杭州西湖邊7棵柳樹被移走換成月季」一事,引髮網友熱議。目前,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已在該路段連夜補種了7棵柳樹,並對大家表示歉意。

馬立群拍攝於柳浪聞鶯公園內的柳樹。馬立群 攝

13日晚,原先頗受網友關注的柳浪聞鶯入口處柳樹與原貌差異較大一事,也迎來「圓滿」結局:與原栽柳樹品相接近的40棵柳樹開始栽種,並於14日上午之前更換到位。

5月14日,看到杭州西湖柳樹移栽後續,傅擁軍沒有太多的欣喜。對他來說,之前拍的「老朋友」已經不在了。但他的日程上又多了一項計劃:去拍補種在西湖斷橋邊的7棵柳樹。

西湖邊的樹,傅擁軍和它們打了近20年的交道。他也因拍樹而出名。2009年,他憑藉作品《西湖之畔的樹》獲荷賽獎。

為什麼要拍樹?他表示,自己曾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一位外國攝影師於1978年拍的西湖邊的一棵樹。「我很好奇,就去做調查,想看看這棵樹還在不在,但是很遺憾,沒有找到。」

那個時候開始,傅擁軍就產生了一個念頭:我在西湖邊拍過很多樹,要是以後也有人來找我拍的那棵樹,我覺得蠻有意思的。

後來,他每次路過西湖斷橋,都會給第十棵桃樹拍張照。就這樣,傅擁軍一拍就是三年,拍了一千多張。照片里有這棵樹的春夏秋冬、花開花落,也有這棵樹下各種各樣的人。

因為這棵樹,他獲得了荷賽獎。事實上,除了桃樹,傅擁軍還拍過很多西湖邊的樹。「你只要給我發一張照片,我基本就能知道它長在什麼位置。」

西湖新栽的柳樹。王剛 攝

這句話並非大言不慚。如今在他的電腦中,就保存著上萬張樹的照片,其中自然包括斷橋邊被移栽的7棵柳樹。

5月11日,在「斷橋垂柳」被換成「斷橋月季」時,傅擁軍就在自媒體平台上發了動態:三月拍的,明天去看看還在不在,配圖是靠近湖邊的兩棵柳樹。沒過一個小時,他又上傳了四張柳樹照片,寫著:緊靠斷橋的兩棵柳樹。翻了一下手機,便找到多張。

事實上,在傅擁軍拍西湖樹的那麼多年裡,回西湖邊找樹,已成為「常態」。有次,他經常拍的那棵桃樹不在了,他覺得自己「像失戀一樣,很難過」。

2020年春西湖斷橋邊的柳樹。馬立群 攝

在他看來,每棵樹都是平等的,都是有生命的。給一棵樹拍的照片,就像是為他們拍的肖像。在他的描述中,有些樹歪得很可愛,有些長得很高,但對遊客而言,這些樹可能都是一個模樣。

傅擁軍曾為兩棵隔著躺椅的柳樹起名為「夫妻樹」。他說,當兩棵樹長在一起的時候,它們會越長越像,就像夫妻一樣。

事實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但傅擁軍深信,西湖邊的一草一木,都是有情感的。他說,像對待人一樣對待西湖邊的每一棵樹,可能很少有人能做到。但至少可以對它們友好一點。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